你說人 畢竟不是草木
最後還是變了心 自己也很痛苦
而雖然曾經以為我 就是你的全部
她的出現卻讓你 有了新的領悟 ......

你們的幸福很完整 我的幸福卻被犧牲
傷我最深的人 還在我面前 說別太殘忍 ......

**************************

記得也是這風大的夜晚,我也是站在這個位置,等著守衛放行。

「小姐,可以了。」守衛示意我可以上去了。

點點頭,我不發一語的走向電梯。

現在是幾點了?我忘了帶手錶,忘了時間;能不能、、、、、、也忘了一切?

看著電梯的顯示一層層的往上升,我的心又一點一滴的往下沉。

猶記得上個星期的那個夜晚--

「紀如...」你坐在沙發上,看著進門的我,欲言又止。

「怎麼啦?這麼晚找我來。」我用著客套到不行的客套話回答,但其實,我知道他找我來的原因。

「紀如,我...」他的眼神飄東飄西,更證明了我的臆測。在他說不出口的情況下,我決定先讓他深呼吸一下,反正他家廚房我熟的很,於是,我自己到廚房倒了一杯水。

坐定。沉默。雙方各有所思。

八成是要說分手的事吧!

我見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來是要揭曉『答案』了。「紀如,我們分手吧。」哈!果然,我就知道!

「......」不語,我拿起桌上的水杯,輕輕的喝了一口。

「妳沒事吧?我、我知道這對妳而言,可能一時間無法接受,但我們真的是不適合,真的!」你大聲的對我說,那感覺就像在撇清些什麼。

不適合?哈!真可笑。

怎麼不說是你有了新歡,而我是你的絆腳石呢?這才是真正的理由吧!

你總是習慣把過錯推到別的地方,在一起這麼多年,難道我還不夠瞭解你嗎?!

「那就分手吧!就這樣。」我不想再說什麼,反正說再多結果還是相同,我又何必浪費唇舌?

心痛也痛過了,淚流也流過,最痛苦的都自己經歷了,而現在也沒有什麼感覺了、、、、、、

「紀如?妳還好吧?」我見到你眼裡的驚訝,大概是驚訝平時我這個最愛哭、最愛黏你的人,居然沒有像電視芭樂劇所演的一樣,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還順便衝過去抱住你的大腿,說不要拋棄我吧!

可笑!

我陳紀如也有自己的尊嚴,何況這事我早預料到了、也看破了,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著呢!

嘖嘖,我還曾目擊你們擁吻呢!在心裡無言的呢喃著。

「我很好,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要走了。」我無意聽他的答案,說完我便起身走出他的大門。

************************************

你要我 給你最後的眷顧
只有我能成全 你這份完整的幸福
你在我 面前表現的 那樣的無助
我連苦澀地笑 彷彿都顯得殘酷...

你們的愛情像星辰 我的愛情化做煙塵
我想我只能說 成全你們 不是我的責任......

*****************************
我看見門虛掩,手一推,我便進去;還是像上次一樣,你坐在沙發上,不安的看著我。

「紀如...」好熟悉的呼喚,卻讓我更加心寒。

「還有什麼事嗎?」我開門見山的說,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上面,因為要我再來一趟,是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但我還是來了,而且人還坐在他的面前。「說吧!」不想再拖拖拉拉,我要速戰速決。

「紀如...我需要妳的祝福。」你吐出了這句話語,有點出乎我的預測的,但,也八九不離十。

「祝福?什麼祝福?」我反問,輕笑。

「紀如,給我妳的祝福,只有這樣,我、我才能...」才能心安是吧!呵!

「我能給你什麼?我什麼都沒有,我給你什麼?」是給你一句,你放心跟她在一起吧!是這句話嗎?

可笑!為什麼是我來成全你的幸福?

你大力的握住我的手,力道大到令我皺起眉頭,但你仍然沒有注意到。「有的!紀如,妳有的。只有妳能給我祝福呀!」

我沒開口向你說小力一些,這也是自尊的一部份;既然第一次真心與自尊被你傷的那麼深,那我也不會蠢到再傷第二次,要維持自己的自尊,不容許自己向你再一次低頭。

「紀如、、、、、、」抬頭,我看見你眼裡的深情,但卻令我更加痛心;因為,你的深情,不是為我而展現,是為她,那個女人。

「我沒有你要的祝福。」見到如此,心一橫,我用力把手抽了回來,眉頭皺了起來,淡淡的說。

「紀如!」你心急的大喊。「拜託妳,給我妳的祝福!我真的需要妳的祝福呀!」倏地,你在我面前跪了下來。

深吸一口氣,「你要我的祝福?為什麼,是我要給你?」我沒去扶他,也沒叫他起來,頭轉到另一邊,不看他。

「為了她,你向我跪下,但,我為什麼要成全你的心願呢?!不是嗎?」

「你做再多也不是為我,我也沒從中得到任何好處,我、為、什、麼、要、如、你、所、願?」

我轉過身,從上而下的看著他,狠狠的對他說。

「紀如...我真的需要...」你開口,語氣幾近哀求。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嗎?既然是你的問題,那干我何事?」打斷他要說的話,我冷笑道。

「但我需要呀!我需要妳的祝福呀!」你大聲的說。

「那是你需要,我並不需要。」

我給你祝福,讓你擁有新的幸福,那,誰來給我祝福?又誰來給我幸福?

「紀如...」你再度開口,同樣的要求。

多說無益。

「就這樣,我要走了,後會無期,你好自為知。」我甩了甩頭,笑了笑,越過你,走出房間、也走出你的世界。

* ***********************

「我沒有那個義務,成全你們;那不是,我的責任。」在路上,迎著風,我輕輕的道出這句話語。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