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守護她一輩子,不管發生任何事。
※※※
她是我這輩子最深愛的女人,李德月。

打從德月小時候我就認識她了。
因為李伯父、李伯母工作的原故,必須常到各國家去出差;而又跟我父母算是世交,兩家人彼此熟得不得了,感情也不知道在好些什麼,而總總因素加在一起的情況下便是--
當李伯父、伯母出差時,德月就暫時成為我家的小孩。反正我爸媽喜愛德月喜愛的緊,恨不得她也是我家的小孩。
我和德月都是家中的獨生子,對於沒有其他兄弟姊妹的我們而言,彼此就是對方的手足;德月黏我黏得很,每每跟我一起玩、一起吃、一起喝、一起睡覺,感情好到只差沒有一起洗澡。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吧!
德月不高,有著一頭及腰的長髮、一張白白淨淨的鵝蛋臉,以及一個淺淺的酒窩;她身上有一種恬寧的氣質,笑起來時別有一股特別魅力,讓見過她的人都被她所吸引,下至八歲,上至八十,男女老幼--通殺!
基於這原因,我除了是德月的青梅竹馬、鄰家大哥哥外,更常兼任的是,擋下四方蒼蠅蝴蝶蜜蜂的護花使者。

我之於德月,就像是她的大哥哥,一個凡事依她、讓她、疼她、寵她的哥哥。
對於這樣的關係,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該喜還是該悲:喜的是,德月把我當成她的哥哥,有什麼心事、有任何麻煩,我都會是第一個知道的人;悲的是,德月只把我當成是「哥哥」,而我們只能當一對沒有愛情成份掺雜在相處間的「兄妹」。
德月之於我,就像是個公主,一個讓我願意傾盡心力、付出所有去永遠守護的人。
這是我對自己,也是對德月的承諾--

「你會一輩子保護我嗎?」德月坐在院子的鞦韆上,用著軟軟的嗓音對我發出她的疑問。「會一直在我身邊,不會像爸爸還有媽媽一樣,常常丟下我不管?」
看著德月輕皺的小臉,我明白她的不安:縱使我和爸媽再怎麼愛護她,卻怎麼也不比過,李伯父、伯母這親生父母的關懷呀!
德月想要的,不過就是有人可以常常陪伴她,尤其是父母不在時。
我笑了笑,對她點點頭,說:「當然。」我蹲下來與她的視線齊平,握著她的小手,對她許下承諾。「我會一輩子保護妳、也會一直在妳身邊陪妳,更會永遠守護著妳,我的……小公主。」以唇輕觸德月的手背,代表了我的認真。
「嗯,那我們打勾勾,說謊的人是小狗。」德月笑開了臉,伸出小手與我的大掌蓋下約定。

那年,她五歲,我十二。

※※※
十年光陰匆匆,再回首,所有的事好像都只是在上一秒才剛發生的,歷歷在目。

德月上了高中,而我也從大學生變成了報效國家的青年,因為我去當兵了,會有整整兩年的時間,無法跟德月朝夕相處。
不過,我的慰藉就是--德月每天都會寫一封信寄給我,那是我在營中的寄託;遇到假日會客時,德月也會努力抽出時間來跟我見面,並把我需要的東西帶來給我,例如:回信用的信紙和筆。
在信中,我不敢跟她說喜歡她,一方面德月還只是高中生,目前談戀愛對她而言,怕是壞處比好處多;再來,我最害怕的是,在說出口後的情況下,我會不會連「哥哥」的身份都不會再有?
是的,我是膽小鬼,不敢放手一搏,所以我在信上只能跟她聊一些平常發生的事,聊她的,也聊我的。

在兵役期滿後,我終於踏出了連呼吸都很嚴肅的兵營,回到該有的生活,工作。
不過,平凡的日子總是不長,就像歌手鄧麗君所唱的--「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一樣,晴天霹靂的事來了:德月,有了,男朋友。
是一名同樣是第一志願的學生,當她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告訴我時,我可以感覺到當下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

「哥,我告訴你唷,諾杭說他也喜歡我耶!」哥是德月從小對我的稱呼,今天德月笑得好開心,我也很想跟著笑,可惜我一頭霧水,笑不出來。
「諾杭?誰呀?」是李家的親戚嗎?沒聽說過耶!「我認識的人嗎?」
只見德月爬上了我的大腿,笑得神秘。「你還沒認識,不過我很快就會帶來給你認識。」
「啊?」什麼叫還沒認識?給我認識?「德月,到底是怎樣?」我一隻手蓄勢待發,只要見她不說,我就給她搔癢搔下去,看她招是不招。
像是看穿我的企圖,德月快手一抓,先抓住我的手,「哎呀,別這樣嘛,哥哥~妹妹我只是開個玩笑嘛~」德月靠近我耳邊,跟我咬耳朵,卻讓我在聽了之後,很後悔有這雙耳朵。
「康諾杭,是我男、朋、友。」啊?!
喔,天呀,我感覺到我的世界正在崩盤。
「妳男朋友?」慘白著臉,我顫著聲問。「妳現在交男友會不會影響學業?」其實我很想大聲的告訴她:不要交男友!但沒有,我是膽小鬼,我選擇用委婉的方式,期望德月知道。
也許是太高興吧,德月沒有發現我的異狀,更謬論知道我的期望,只見她不以為然的說:「放心,就算我交了男朋友,我的功課還是能維持在水準之上的!」語氣裡有著滿滿的自信。
「喔……」不知道能說些什麼,現在我的腦袋實在容納不下更多的東西,只能發出語助詞。
「哥,」想著、想著,德月卻突然捧著我的臉,對我很認真很認真的問:「你會祝福我吧?」不會,我並不想。
我想這麼說,卻言不由衷。
「會。」我背叛自己,只因為德月希望有我的祝福。
※※※
當德月有了男友之後,相對的,我和她相處的時間也被壓縮,我只能苦笑,等待德月有空。
我看過那男生,高高瘦瘦的,帶著一副無框眼鏡,一臉書卷味,跟德月真的很配;據說他們小倆口很少吵架,意見不合的時候也很少,相對於我對德月單方面的寵溺,他選擇同德月提出自己的見解,並學會兩人溝通。
我想,這就是「哥哥」與「情人」的不同吧!
他們交往五、六年了,唯一一次的大吵,在那男生要去國外深造時,爆發了。

我忘不了那一夜,德月哭著跑來找我,向我述說那男生不信任她,她怎麼可能會變心之類的話題。我摟著她,聽她發洩了一夜,在她睡著時的夢囈,我聽見了讓我開心的話語。
「哥,不要離開我……只有哥對我是好的……我只要哥……」『我只要哥』,這話讓我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有了收獲,自私的以為,德月的世界,從此只有我。

不過,大概是老天爺對我的懲罰吧!懲罰我的自私與空想。
過不久,德月與他冰釋前嫌,打算和他一起出國深造,並且,先訂婚。
訂婚?
我聽到這,除了傻了,還是傻了;我多希望打昏自己,也好過聽見這殘酷的語言。

「哥,你會祝福我們吧?!」再一次,德月問著五年前的問題,不同的是,她不再是坐在我的大腿、捧著我的臉問,而是牽著另一個人的手,站著問我。
看著她希冀的表情,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從乾澀的喉間發出--
「會,我當然會祝福你們。」苦澀,是感情被自己扼殺後,硬吞下的味道。

當公主的身邊已有了王子,那我呢?還要再守護她嗎?
在一回回醉生夢死、燈紅酒綠之中,到頭來卻發現--愛情最大的付出,其實是成全。

要不要繼續守護她?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
回過神,便發現自己坐在客廳的椅上,一直想著以前發生的事情。
奇怪,我怎麼恍神了?我笑著問自己。
今天是德月跟他要回國的日子,記得他們說會先打電話到我這來通知我,請我去接機;瞄了手錶一眼,發現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卻還沒看見人影,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路上塞車?還是先去看其他人?亦或是臨時有事不回來了?

想著想著,大門開了。
走進來的是德月,後頭跟著的是康諾杭;只見她紅著一雙哭腫的眼,滿臉憂傷的看著房間。
是康諾杭欺負她嗎?倘若是,我定不饒他!我想過去問她,卻發現,德月幽幽的開了口。

「哥,你在這裡吧?」我是在這裡呀!難道妳看不見我嗎?
「伯母要我來這裡看看,說不定你在這裡……」德月像是沒看見我一樣,從我身旁走過。
「我從來就不知道,哥你對我的感情。是我笨,沒發現到,哥對我的感情、對我的付出早就不是我所想的那樣簡單。」德月哽咽的頓了頓,隨即搖了搖頭,續道──
「不,說穿了是我自己一直在逃避,我以為只要我裝作不知道,一切就會如我所想要的,卻反而……苦了哥、害慘了哥。」
「我一直害怕有人離我而去,而我卻一直離哥而去;我從沒替哥想過,卻一直要求哥要給我承諾......」德月哽咽到不能出聲,淚像湧泉般直落,看得我心疼,想去安慰她,卻發現,我動不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呀,哥……」聲聲的對不起回盪在靜宓的空間裡,令人有股窒息感;德月哭倒在木質地板上,有人扶起了她,是康諾杭。
連連吸了好幾口氣,德月緩過呼吸,輕聲問著:「哥,你還記著小時候的承諾嗎?」

我覺得有些事情正要發生……不,是正在發生;我想我是知道的,但我卻忘了。我有預感,德月接下來的一席話將會引響我的全部。

至於小時候的承諾?我當然記得。
「哥,你說:『我會一輩子保護妳、也會一直在妳身邊陪妳,更會永遠守護著妳』,你還記得嗎?」我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很快,我知道自己就要想起被我所遺忘的了。
「哥,我已找到,可以,保護我的、第二個哥;所以,請您安心走吧……」德月斷續的說完;像是在黑暗的迷宮裡摸索,忽然出口的曙光乍現般--閉上疲憊的眼,我也想起來了--

是的,我已全部想起,我已經不再是德月那世界裡的人了。

就在德月回國的那一天,因為晚起了,所以我為了準時抵達接機,算是給他們一個驚喜,便在路上飆車;沒想到--車子因為車速過快而翻覆,從橋上跌落,雖然不是當場死亡,不過離死亦不遠矣。
送到醫院,我的昏迷指數已在標準以下,卻仍撐著一口氣,拖了三天,醫生說:「可能他還有什麼心願沒有完成,或是他想要見的人還沒到,請你們動作快,這樣對他拖著,反而苦了他。」
是的,所以,德月才會來我的房間,對我說那一番,我最想知道的話呀!

「哥……你永遠都是我的哥!不管發生任何事。」我動了,蹲在德月的面前,就像是小時候我對德月許下諾言的那天那個姿勢一樣,我微笑的看著她,雖然她看不見。

德月,我愛妳。我說出口的話,變成一陣風,吹起德月的一綹髮。
我想守護妳一輩子,不管發生任何事。德月睜大了眼,直視著我,就像是,突然能看到了我。
不過,現在已經有人能代替我,就像妳所說的,已經找到另一個同樣守護著妳的人,我相信他能給你幸福,德月,我會一直祝福妳。
謝謝妳,今生能與妳相遇,是我以前修來的福氣!
說完,在離開之前,我以唇輕觸德月的額,當作是離別吻。

在我完全散去前,我聽見德月的驚呼:「真的是……哥--!」

最後一次,我看著我這輩子最深愛的人,在深愛她的人懷裡,破涕為笑。
是呀,淺淺的酒窩,這才是我的德月。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