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陷害

花府大廳--

花府大廳內,旋繞著不尋常的氣氛,害的那些躲在門外的、窗外的、柱子上的奴僕個個是膽戰心驚、如臨大敵,大氣都不敢吭一聲、眼睛也不敢眨一下,就怕錯過了好戲。

只見花散財面色沉重的坐在椅上,不發一語。
花散財瞧了瞧他們這群寶貝的兒女,這時刻終於還是來了!他心想。

正想開口說話的時候,花家最小的女兒--花木蘭便先說:「說吧!爹!又有什麼事要我跟大姐、二姐去做的?」
反正叫他們來絕不會有什麼好事就對了!

花木蘭,為人正直、最講義氣,看見有人被欺負,定會拔刀相助的那種人,武功造詣也是全花府最高強的。

真的是什麼都瞞不過他們呀!「呃...真不愧是我花散財的乖女兒,一眼就知道阿爹我在想什麼。」花散財換上笑臉說,沒辦法,有求於人總得放低姿態呀!他可是深諳這個道理的呢!

「廢話少說!」大女兒--花火蘭大喊。受不了,每次都是如此的拖拉!

花火蘭,人如其名、性烈如火,生平最痛恨別人拖拖拉拉,但他老爹卻是出名慢。

「不會是你那些蟋蟀又死了還是病了亦或是不見了,要我們幫忙找、幫忙醫呀?爹?」二女兒--花水蘭輕道。

上次就是如此,三更半夜的把他們大家全找來,害大夥以為是發生了火災還是遭宵小入侵什麼的,結果呢?
當大家睡眼惺忪的到大廳集合,這死阿爹卻說,因為他的一隻蟋蟀不見了,要大夥幫忙找,找到五更天了還沒找著,到最後居然還是在他的蟋蟀盒裡找到的,真是氣死人,害她那天不小心發了飆,『小小』的破壞了她的氣質形象。

花水蘭,看起來就像水一般的柔、說起話來也是柔、笑起來更是柔的男人們見了全都酥了骨,化成了水癱在她的裙擺下,不過,俗話說的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以上所述的前提是--她不發飆,才能成立。

被女兒們一陣強白的花散財不禁心想,我……我真的有如此糟糕嗎?

「嘿嘿……別這樣嘛~呵呵!既然被你們識破了,那阿爹我就明講啦!」花散財原還想再賣個關子,卻發現花火蘭的臉色越發難看,害的他只好直接講下去:「昨夜阿爹我嘛,不知道為什麼,『又』收到了一封徵兵的單子,這單子上明言,若再『弄丟』的話,就……就會發生不得了的大事。」

聽完這段話,不管是廳內的還是廳外的全愣住了!

啥?
什麼?
徵什麼?
什麼徵兵?

大兒子--花土蘭首先提出疑問:「爹……您不是說已經退了三萬六千八百七十二封回去了嗎?怎麼又會寄來呢?」
對~這就是大家所納悶的,啊那時不是說了萬事ok嗎?
「咳、咳、咳……」果然不能一次說太多話,不然今年元宵就不能出去玩啦!花土蘭在內心偷偷的想。
花散財急的冒冷汗……一條手帕子被他擦呀擦的,「這、這一言難盡啦!總之這次就是叫阿爹我要去從軍就對了!」

死小孩!問那個什麼爛問題呀!
土蘭,你問那個不就是要害死阿爹的嗎?虧阿爹我平常多疼你呀!

「你們不會忍心的叫年事已高、百病纏身、七老八老的阿爹我去吧?!」花散財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一邊還偷偷觀察每個人的表情。

話到此,相信各位客倌們應該都知道為什麼花老爺要叫他們來大廳集合,也知道接下來花老爺要說什麼了吧?!

果然叫他們來全沒好事在!十個孩子心裡想的都是同一句話。
代父從軍?別傻了!誰要放著美好生活不活,跑去從那死人軍呀?!

「呃……南方鏢局那還有些事需要我去處理才行,我得快啟程了,不然會處理不完的!我先走了!」先閃了,各位!保重!花火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說完後,便溜的不見人影。

好樣的!居然閃這麼快,要閃也不會帶著老妹我一塊閃!

「耶……韓府老爺今年訂了不少絲綢,我還沒跟他講好細節呢!我去跟他談一下。」花水蘭邊說邊靠近門邊,剩五步、三步、兩步、一步,喔!我出運了!我成功了!「晚飯不用準備我的了!」花水蘭閃人前還不忘這點要先提出來。

別了,我的兄弟姐妹!花水蘭火速逃離現場。

其他人一見到前面兩位的『試範』,便紛紛找藉口閃人去也,到最後只剩下花木蘭被留在大聽內,不過,她可不是有孝心,她是因為衣角被花散財抓的緊緊的,掙脫不了。

早知道就不坐這位子了!花木蘭在內心飲泣。

「我、我想起來我還得幫巷尾的陳大嬸的孫女的女兒的乾妹的兒子的舅舅排解一下紛爭呢!我先走啦!」花木蘭起身想走,卻發現衣角還是在他死阿爹的手中。

喔!爹,你就大發慈悲,放過女兒我吧!花木蘭很想跪下求他。

「甭去了!人家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妳就別去了!」想來這招?門兒都沒有!
「木蘭呀!阿爹就知道妳最有良心了!我知道你一定會願意代阿爹我去從軍的吧!」花散財張著滿懷希望的大眼,望著這被他找來的替死鬼。
「我、我最近得內傷...」花木蘭開始掰藉口。
「我等等請最好的醫師來。」花散財見招拆招。
「內傷要很久才會好的!」
「我等等把天山雪蓮給妳,包妳快快好起來!」
「劍鋪那我得管!別人管我不放心!」
「你放心,我會請妳大姐多擔待些,包妳回來那劍鋪還是完好如初。」妳大姐一定會很樂意幫你的!
「我……我……」花木蘭還想再講下去卻被花散財給打斷了。
「福伯!馬上備一輛轎子,我跟木蘭要去市集!」花散財不讓木蘭要逃脫的機會,所以,他要跟著木蘭一塊去!
被點名到的福伯馬上跑進來,「啊?轎子?喔!我知道了,馬上來。」
可憐呀!小姐!妳今個兒是註定要去從軍的啦!福伯以眼神傳遞訊息給木蘭。
福伯!救我!救救我!木蘭有口不能言,只能用眼神傳遞急救訊息。
小姐~福伯不是不想救,而是沒法救呀!福伯再一次的『眉來眼去』。
「福伯,發帖順便宴請鄉里,因為我花家要出現一個巾幗英雄呢!」哈哈哈!我看妳能逃到哪兒去!
唉!您死心吧!小姐!我會替您打理好的!福伯最後一次傳遞訊息後,就照花散財的吩咐去做了。
唉~在外邊的奴僕看見戲落幕了,便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了!

此時他們有著共同的心聲:小姐,妳要保重捏!

就這樣,可憐的木蘭在無法拒絕的情況下,被迫扮成男孩,就此替爺征啦!!!


(續)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