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還

天際泛著魚度白,陽光昇起了,在大地的每一個角落,散發它的熱力。

「嗚……?」木蘭幽幽轉醒,微睜雙眸,陽光照著她,使她不能完全睜開眼,
看清楚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
這裡是……哪裡?我……死了嗎?
木蘭呆愣了幾秒,第一個竄入腦海裡的,便是這兩個問題。
我……現在在哪兒?我底下是什麼東西?木蘭隱約感覺是躺在某種物體上,但
剛醒來的她,呈現呆滯狀態,完全不能思考。
陽光很大,很刺眼,想抬起手來遮住陽光,一抬手卻發現了一件事情──

「痛呀~痛死我啦!」木蘭的叫聲,公雞聽了可能都會自形慚愧……因為木蘭剛剛的叫聲,保證聽到後,會讓你一覺醒來,再也睡不著,絕對比公雞還要有效。
「喔……痛……」因為抬手而扯到了傷口,劇烈的疼痛使她的腦筋在一瞬間醒來。「痛……」也讓她想起了山洪爆發後的事情──

依稀記得,那時她還是抓著顓孫的衣服不放,惹得顓孫大喊:「放手!」
眼看著大水即將到來,顓孫現在只想把抓住他衣裳的這隻倔強的手扳開。「快放手!」

「絕、對、不、放……」只記得自己蒼白著臉說了這句話之後,大水也沖到,立即淹沒了他們二人的身影,水流湍急,把他們直往下游沖去。

載浮載沉。

雖然木蘭會泅水,但因顓孫砍的那一刀太深,而她的體力也早在剛才死命拽住顓
孫時就用盡了,現在的她,已沒有能力去讓自己活下去,是生是死,就聽天由命吧!
水流湍急且深,木蘭早已放棄了求生的意志,畢竟對她而言,她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而就在木蘭要完全沉下去的時候,她隱約看見了一雙手臂把她拉了上來,讓她還能呼吸空氣,不至於致死。
模糊的視線讓她感覺,救了自己的那個人好像是顓孫顥頊!

雖然快看不見了,但感覺這個救了自己的這個人,很努力的,讓兩個人的頭盡量在水面之上,記憶中,那個人帶著自己往岸上游去。
「吁吁吁……」好不容易死裡逃生上了岸,木蘭感覺有一些溫暖的液體滴到了她的臉上,整個人快昏了過去,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撐到現在沒暈,或許是為了要想知道這個救了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吧!

只見那個人沒有檢視自己在水流中被巨石擦撞的傷口,便立即救治她,木蘭感覺
到自己的體溫直線下降,整個人已呈現失溫失血的狀態,而那道從右肩劈至左腰
的傷口也正湧出鮮血來,再加上木蘭剛剛也喝了不少水,再這樣下去,木蘭知道,
自己一定會死!
依稀聽見,那個人在她耳邊吼了一句:「妳不可以死!因為我還要找妳算帳!」
不知道過了多久,木蘭感覺自己肚內的水似乎吐了出來,人也隨即有了一口氣在。
然後那個人似乎是鬆了一口氣,隨即似乎卸下木蘭那厚重的戰甲──

「!」卸下戰甲?不會吧!
木蘭記得的片段並不多,尤其是中間怎麼獲救的她都不太清楚,只是依稀在記憶
中,好像有人對她這麼做罷了!
「不會吧?那個人究竟是誰?」映像中好像有脫下她的戰甲,木蘭記不得了;看

了看自己的衣裳,赫然發現一件不妙的事情──她身上的戰衣換成了別的衣服!
糟!那一定有人幫她療傷,並且知道自己是女兒身了!
不知道這個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是誰?
不要是顓孫顥頊,只希望是一般的農家夫婦才好。

對了!
醒了那麼久,卻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方,想要爬起來看一下四周,卻發現只要一動,整個就痛到筋骨裡頭去!
既然爬不起來,那叫人來總行了吧?正要呼喊一下,卻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最後居然在停下來了,在這間房間前。
忽然,那些人嘎啦嘎啦的打開,這房間似乎還上了鎖鏈。
門開啟,陽光隨著四名彪形大漢射了進來,因為背著光,木蘭看不清楚他們臉上的表情;他們筆直的往木蘭的方向走了過來,來勢洶洶,神情肅穆,害木蘭不禁替自己捏了一把汗。

「你們要做──呀~放我下來~~~」木蘭才剛開口,便被四人架了起來,朝門外的一個房間走去。
五人馬不停蹄,到了門外邊,只見那四人中的一人,伸手敲了一下,間隔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便隨即在木蘭還沒會過意之前,把木蘭推了進去。
「你們要做──哎唷!痛!」木蘭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被推了一把,自然是得了一個狗吃屎的模樣。
而在木蘭還搞不清發生什麼狀況之時,便聽見頭頂傳來一句聲音──

「抬起頭來,花木蘭。」

(續)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