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騙集團?!》

「嘻嘻嘻,你女兒在我手上耶,嘻嘻。你打算拿多少錢來贖回她呀?嘻嘻~」
「你這王八,不要再打電話來了!你以為每個人都是白痴,會被你們這種下賤的詐騙集團給耍的團團轉嗎?」
「我是說真的呀,嘻嘻,你要拿多少錢來呀?」
「以後不要再打來!不然我就叫警察關了你!」
惡狠狠的撂下話來,張天敬一臉憤怒難平,自從女兒跟同學!去環島旅行之後,這詐騙集團就一直打來,不但開場白一樣,更讓人受不了的是用那變聲器把聲音變得陰陽怪氣的,聽了就讓人火大到不行!
等他處理完紐約的事務,他一定要先打通電話給局長,叫他一定要把這擾人的詐騙集團給剷除掉!
***
「嘻嘻嘻,你女兒在我手上耶,嘻嘻。你打算拿多少錢來贖回她呀?嘻嘻~」
「媽的!你這詐騙集團不要太超過了!連我手機都查出來!」
張天敬吃完早餐,接起一旁管家拿給他的行動電話,哪知道又是那詐騙集團打來的,讓他一肚子火。
「我是說真的呀,嘻嘻──」
「我就只有一個女兒,而且她現在好的不得了,你天天綁我女兒,我是有幾個女兒讓你綁呀?!」張天敬大聲咆哮,一掌還拍上餐桌,讓同桌的張夫人嚇了好大一跳。「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再打電話來了!讓我查到你是誰,你就死定了!」
再一次,張天敬掛斷電話,口中仍喃喃咒罵:「我要告這家通訊公司,居然讓我的資料外漏!」
甫從剛剛驚嚇中回魂的張夫人,一臉擔憂著問:「我們再跟女兒聯絡一下吧!那孩子一直沒打回來,又接到這種電話……」
張天敬擺擺手。「不用了啦!昨日不是才剛打過一次了嗎?妳也不是不知道那孩子的性子,旅行沒打回家報平安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別瞎操心了,反正小娟不也跟在她身旁嗎?如果有事,小娟那孩子不會不跟我們說的!放心好了。」
「但沒聽到孩子的聲音……」
「那孩子沒那麼脆弱的。好了,我美國客戶那邊還有一些問題沒處理好,可能會有點晚,晚上就不用等我了。」張天敬在張夫人臉上香了個吻,便坐上司機的車往公司去了,只留下一臉擔憂的張夫人站在原處不知如何是好。
***
「嘻嘻嘻,你女兒在我手上耶,嘻嘻。你打算拿多少錢來贖回她呀?嘻嘻~」
「X!你到底有完沒完!」張天敬接起電話,又聽見那陰陽怪氣的聲音,真的想直接摔電話。「我女兒還好好的跟朋友在一起,你他媽的不要太白目!」
雖然前幾日張天敬總對著夫人說不需要打給孩子,但「天下父母心」,再怎麼放心孩子,卻一直被這種詐騙集團一再恐嚇,任誰也會感到心慌。所以那之後他又打了好幾通電話女兒的朋友──小娟,也說她們沒事,玩得很愉快,請他們不用擔心。
「我是說真──」這次張天敬是真的如雪碧廣告詞說的:「順從心裡的渴望」,直接摔上電話。
一旁張夫人眉頭深結,雖說小娟一直說她們沒事,但沒事的話,為什麼不讓他們跟女兒說話呢?而且小娟沒事,可不代表女兒也沒事呀!
「不要擔心了,小娟也跟我們掛保證啦!」摟住張夫人的肩,張天敬安撫她。
「可是……我真的覺得不對勁……為什麼小娟不讓她聽電話……」張夫人無法控制的掉下淚來,那女兒可是她的寶貝!他們老來得子,四十幾歲才終於有了孩子,生這女兒時還差點難產,之後也因為風險太高而無法再生育了。
「妳也知道,女兒不喜歡我們干涉太多嘛!小娟也是因為如此才沒有讓女兒聽電話的。妳被這電話搞得太煩心了,別想那麼多,女兒過幾天就會回來了。」
***
「嘻嘻嘻,好糟糕,妳爸爸不肯相信我耶,怎麼辦呢?」放下被掛斷的電話,那人心情愉悅的走到正在拍攝的V8前方,對鏡頭前的人露出一個瘋狂又猥褻的笑容。
只見V8前的女孩面露驚惶,斗大的淚珠直往外冒;她的身上幾乎體無完膚,滿滿的都是刀割過又用火烙止血的傷痕,膝蓋手肘嚴重淤血發黑,身上他處也是傷痕累累。
「嗚嗚──」嘴上因為被貼了膠布所以無法出聲,只好一直搖頭;那人將手貼上她的臉,輕輕的、溫柔的撫摸,但吐出的話卻讓那女孩顫抖的更厲害。
「妳知道我愛妳多久了嗎?妳一直都把我當成瘋子看對不對?妳想離開我對不對?還想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對不對!我不會讓妳走,妳是我的,永遠是我的……對、對,妳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不會讓妳離開我……對了,只要沒了腳指甲,妳就離不開我,而且也不會破壞妳的美麗……」語氣時而高昂時而低沉,話語亂無章法,那人已經呈現歇斯底里的狀態了。
「嗚、嗚嗚──」
「妳口渴嗎?那我拿杯茶給妳好了。不然等等忙起來,我又會忘了幫妳補充水份。」語畢,那人撕下女孩嘴上的膠布,她立刻口齒不清的哭喊。
「不、不要,小娟,我們是朋友呀……」一開口便有血水流出,看來不是牙齒被拔掉了,就是被打碎了。
只見小娟聽而不聞,將水灌入硬掰開的嘴裡,然後將膠布緊實的貼上。
「乖,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唷!」
***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新聞:台商張天敬的女兒終於發現屍體,陳屍於山中一處小屋,身上多處刀傷,研判死者身前曾遭受極大痛苦與凌虐,現在請現場記者為您解說最新消息,記者。」
「各位電視機前的朋友,大家好。目前記者身後的鐵皮屋便是發現死者的地方,也是行兇的第一現場,屋內血跡斑斑,死者四肢分散屋內;家屬情緒崩潰,張姓夫人因打擊過大而昏倒,被救護人員送往醫院;據先前警方的說詞,已經抓到了兇嫌,而兇嫌竟是死者最要好的朋友,由兇嫌拍下的V8似乎有情殺嫌疑,結果如何一切靜待警方釐清真相。現在請隨我到家屬那邊……」
鏡頭轉了一邊,張天敬跪在地上泣不成聲。
「女兒……我的女兒呀……我的寶貝女兒呀……」
只見剛才的記者將麥克風伸向他,面對醫護人員的阻擋仍不屈不撓,大聲的對他問:「據傳兇嫌曾一度打電話於你們,為何你們沒有在第一時間報警?」
「我怎會知道……我怎會知道……」那不是詐騙集團的電話。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