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

天界

白涅突然被天帝召回,並要他帶天兵天將去處理一隻從天牢裡逃脫的魔物。
「妖魔,竟敢大膽逃脫且殺傷仙人,得天帝御令:斬立決!」白涅在說完御令之後,身後的天兵天將隨即上前包圍,但那妖魔既然能衝破天牢四方所設下禁咒,便可知這妖魔能力不容小覷!
看到一群天兵天將朝自身四周包圍起來,那妖魔突然一反之前奔逃的態度,反而停在原地不走,只見她雙手一翻結出一個手印,大喝一聲!

「『迷鏡』!」

黑暗瞬時吞沒了她的身影以及那群包圍她的兵將,沒想到她居然還有能力能使出這樣高等的招數,跟著白涅而來的仙人頓時心裡驚了一跳。
「呵,『鏡咒』是嗎……」白涅並沒有被嚇到,他早知道這妖魔的絕招就是『迷鏡』,因為她是隻專用迷術來迷惑人心的妖魔,是『鏡妖』,讓世人看見一堆鏡花水月,人類的快樂與悲傷都能成為她魔力的食糧。
話說回來,用了『迷鏡』,也代表這隻小妖黔驢技窮了。
「藍芰,這裡就給你們了。」白涅朝身旁那穿著一襲水藍紗的柔美仙子說道,隨即便打算離開,他不想浪費時間在這裡跟這隻小妖玩遊戲,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藍芰聞言瞪大了眼。「什麼?你不親自拿下她,反而要離開?」搞錯了吧!?白涅是最盡忠職首的仙人,也是天帝最為倚重的仙人,同時也是每個仙人看齊的對象,原因無他,只因為白涅斷情絕愛,且厭惡妖魔鬼怪,遇妖斬妖、遇魔除魔,盡職的態度讓藍芰等仙人折服不已,希望能追隨他的腳步……
但現在白涅居然一反常態,不親自將這妖魔除掉,反而要離開?

「妳覺得不妥?」白涅淡下了眼看向藍芰,看得藍芰背脊發涼、臉色發青,其他幾名小仙感受到白涅無形之中散發出的氣勢,全都說不出話來……
好、好恐怖……
總覺得下一秒鐘自己就會被一掌解決掉……
「還是妳覺得,妳跟在我身旁那麼久了,連對付這種小妖都沒有辦法?」白涅沒有板著臉,甚至於還有淺笑掛在臉上,但未達眼裡的笑意,卻帶給藍芰更大的恐懼!
「或者妳還在妄想著,總有一日妳能成為我的伴侶?妳以為跟在我身旁這麼久,就有資格可以管我的決定嗎?」藍芰聽見這句話,整張臉變紅變青又變白,她以為白涅沒注意到這件事,沒想到他都知道,只是不點破。
白涅不喜歡交友,也不像有些仙人,喜歡收些徒弟之類的,所以當她可以跟在白涅身旁跟著他到處斬妖除魔,她便以為,她對白涅而言是特別的!
但……
白涅卻狠狠地戳破她的夢!

「不要想插手我任何事,妳只要做好妳的本份就行了。」白涅說話仍是如往常一般的輕及溫厚莊嚴,但語氣裡卻有著不容許旁人反抗的堅決!「知道嗎?藍芰。」
「知、知道了,我知道了。」藍芰忙不迭地點頭,汗早已濕了整個背部。
「那好,就交給妳了。」白涅頷首,滿意地看見藍芰點頭。
正當白涅要轉身離開時,身後的藍芰及眾仙卻發出驚訝聲,同時,他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魔力正籠罩在他們四周。
「大膽妖魔,速速現身!」白涅知道來人魔力之強大,他曾一度追捕『他』,卻每每被逃過,而且,不是僥倖而是游刃有餘地在最後一秒躲開!
「好久不見了,白涅白大仙。」像是誰在黑暗中放出一團美麗煙火,一道赤血紅光讓眾仙無法直視,待紅光過後,便看見一名長相純真無邪的紅衣女子倚在身旁那一臉冷漠的黑衣男子身上。「自上次交手過後,這還是我們……二百多年後第一次相見呀。」

「這裡應該不是你們能上來的地方,莫非兩位是決定『立地成佛』嗎?」白涅走到眾仙身前,因為他的白光能做為強大的屏障,阻擋那對男女肆無忌憚放出的妖氣。
「哎呀,那也要等白大仙你先『放下屠刀』嘛~話說我們的小妖小魔都被你見一隻殺一隻,見一對殺一雙了,整個魔界都快沒搞頭了呢!」紅衣女子嘟著嘴,狀似撒嬌,但那放出的妖氣卻更是濃烈!
幾隻小仙已無法承受,開始跪倒在地。
「哎呀,小仙們,何必行如此大禮呢~這樣會害我們折壽的呢~」紅衣女子對著一群跪倒在地的小仙們嬌笑著。
「兩位有什麼事嗎?」白涅兩袖一揮,頓時張開更大的屏障。「藍芰,先把他們都帶下去。」
藍芰點點頭,老實說,連她也快撐不下去了,聽見白涅的吩咐,隨即跟著幾位些微中傷的仙人,先將已跪倒的小仙送回。

「唷!白大仙什麼時候也開始學著管別人死活了呢~」
「你們到底有什麼事?」白涅不理會紅衣女子的嘲諷,逕自問向黑衣男子。
「……絳緋。」黑衣男子沒回答,倒是喊了紅衣女子的名;紅衣女子當下收起玩笑心,開始以正經的態度面對白涅。
「這個嘛……好心來幫忙,畢竟白大仙要是死了,那我們就真的沒什麼樂子可玩了,您說是吧?話說回來,白大仙您拖越久只會越難下手,為了能讓您早日做出『決定』,我們兩個只好犧牲一下囉!」
絳緋話音未落,一抹黑影卻衝向白涅;白涅揮袖,周身光壁頓時將黑影打飛出去;一抹細不可見的氣勁卻在同時穿透了白涅的光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中白涅的胸口!

「呃!」白涅感覺自身的氣息比被黛綠擊中的那一次更加的紊亂,那股看似柔弱無力的勁道居然能讓他差點站不住腳!
「真是個硬漢子呢,呵呵。」
「妳……」白涅眼神看向絳緋,沒想到她居然會來個聲東擊西。
「別這樣看我,我可沒插手。」絳緋走到黑影跌落之處,撫了撫她的臉,然後漾出一抹讓她心安的笑。「從頭到尾都是她攻擊的,不過,白涅,想來你是真的快不行了,否則,『鏡』又怎麼可能能打中你呢!」
見手上的人兒已斷了氣息,絳緋眼兒一暗、手腕一翻,深如血紅的魔火憑空竄出,迅速地將她給燒個精光。
「什麼?」白涅稍微瞪大了眼,為什麼絳緋會知道這件事?
「很訝異嗎?呵呵,放心,你的事,到目前只有我跟他以及剛剛的『鏡』知道而已。」絳緋回首笑著,續道。「你知道剛剛那個黑影是誰嗎?她就是那個被你跟眾仙追殺的譽的妹妹,她會故意落入你們的手中,就是為了剛剛那一擊!
「你兩百年前說的話,我到今日都還記得。你說,身為魔物的我們沒有心,只懂得一昧地殺戮;絳緋倒想問問白大仙,『鏡』今日所做之事,可有給你改觀?當初你說我們魔物沒有心,那麼,白大仙,你的心又在哪裡?你真的比我們魔物有心了?如今,你的『心』得用那位青縷的女子的命來換,可在你奪走她『心』的瞬間,你又何嘗不是已抹滅了你的心?而這樣的你,還有資格為一名仙人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