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的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御我作品之玄日狩


※CP:日皇X白蓮月

※某畫面小有,微慎,真的不激烈,請安心食用(誤)

※更改了一點小設定,請不要毆打作者(逃)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阿炎?」怎、怎麼了?怎麼突然這樣看著自己?白蓮月額上突然冒出冷汗,那溫柔的笑臉怎麼讓人覺得背脊一陣陣寒冷?

「月牙兒,這水是給我的?」日向炎闔起相本放到床頭櫃上,偏著頭看坐回自己身旁的白蓮月,看見他點點頭便接過水杯,但卻將水杯隨手擱置在床頭櫃上。「真貼心。」

「你不是渴了?」他明明看見日向炎在舔唇,才去倒水的。「瞧……唇都乾了。」手指像被施了迷魂咒一樣,白蓮月大膽的用指腹觸摸著日向炎的下唇。

「嗯,還好。」日向炎一臉似笑非笑,沒制止他的行為,白蓮月發現自己猜不透日向炎的想法。「聽凱爾說你最近很努力啊,天天加班?」

    「是啊,很努力呢。」不過他可不可以要點獎賞?要知道金鼎電池能保持渾身是勁的狀態,是因為還有在換電池;他活生生的一個人也是需要一點動力的,才能繼續做這不是人幹的工作!

    「月牙兒的表情……似乎是在跟我討獎賞呢……」越湊越近,在白蓮月還沒理解這句話的同時,日向炎將唇疊上他的唇瓣,輕柔的一如當初試探白蓮月的吻。

    雖然不理解日向炎這舉動的涵義,但回過神的白蓮月,這次可沒再讓日向炎戲弄他完就走,抓著日向炎真絲襯衫的前襟,加深了這個吻。

    兩人的唇瓣持續分合,不知何時、也忘了是誰先將舌頭探進對方,早已吻得迷失方向的白蓮月,第一次發現原來日向炎的技巧並不輸給閱人無數的他,心裡又氣又妒──氣的是阿炎跟誰這麼做過、妒的是誰讓阿炎這樣做──但他還是使出渾身解數,意圖在這一吻裡頭掙得上風!

由於白蓮月閉著眼正享受著與日向炎接吻,完全忘了思考為什麼日向炎要親吻他的原因;只見日向炎轉換著不同的角度,寶石紅的雙眸還是一片冷靜,只是在冷靜的表面之下,卻有一小簇的火焰正慢慢燃燒,且越燃越大、越燒越旺!

「月牙兒……」日向炎離開白蓮月的唇,曖昧的銀絲在空氣中拉開了直線,只見懵懵的白蓮月還沉浸在情韻之中,甚至想追上來吻他,便將一隻手壓在白蓮月胸前,另一隻手則去拿放在床頭櫃上的水杯。「想不想喝水?」

 

「阿、阿炎?」看著上方的日向炎,白蓮月停格了十秒鐘才發現,自己什麼時候居然吻著吻著變成躺在床上了!?

才剛想說些話了解一下現在的情況,卻見日向炎含了一大口水,隨即覆上他的唇,在白蓮月的驚呼聲中,將水全數灌進白蓮月的嘴裡;反射性的想掙扎,但理智告訴他身上的人是日向炎,於是舉起的手掌只能默默地放下。

──一切只因他,白蓮月,窮極一生都無法習得的技能,就是傷害日向炎。

然而,在白蓮月遲疑的同時,日向炎早已捏住他的下顎,不准他閉闔雙唇,於是大半的水在嗆咳之中被白蓮月吞下喉去,但這還不夠,日向炎起身又含了一口,仍在嗆咳中的白蓮月又再一次被迫喝水。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