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的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御我作品之玄日狩


※CP:日皇X白蓮月

※某畫面小有,微慎,真的不激烈,請安心食用(誤)

※更改了一點小設定,請不要毆打作者(逃)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嗯啊……啊……炎、阿炎……不、要用了……」白蓮月像被丟上岸的魚兒,隨著日向炎的動作而一上一下的弓起了腰,日向炎撫過的每一寸肌膚彷彿都著了火,讓白蓮月既想躲開日向炎的手,卻又不想離開主動觸摸他的日向炎。

「月牙兒的意思是,要我離開嗎?」日向炎毫不留戀的直起身離開,卻見白蓮月的臉上出現了驚惶,手掙動著似乎想要掙脫綑綁的領帶。

「阿……阿炎……快回來……」當覆在身上的溫暖抽離的同時,白蓮月突覺一陣寒冷,隨即體內的火焰卻燒得更為熾烈,扭動著身體想更靠近日向炎。

「咦,月牙兒不是要我不要弄了?我可是聽了你的話才這麼做的呢。」日向炎將白蓮月拉鬆的領帶結用力一拉,隨即回覆成最初纏得死緊的模樣;輕舔著白蓮月因磨擦而產生紅痕的手腕,舌尖刷過略微破皮的地方,帶來輕微的刺痛及麻癢。

「才不是……這樣……啊啊──阿炎!」白蓮月彈了起來,不到幾秒又重重落下,縛住的手腕讓他無法直起身,尤其是日向炎探進他的絲綢睡褲裡,正握住他的下身搓弄著。「嗚啊啊──不、啊啊、啊……」

體內的媚藥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之後,藥效的發作越來越強烈,幾乎吞噬了白蓮月的理智,躁動的身軀將床單弄得皺巴巴的,想夾起雙腿阻止日向炎的磨搓,但只要一有動作,日向炎就會加強手上的力道,弄得他只能發出嬌媚的呻吟而無力阻止。

隨著日向炎的磨搓,白蓮月只覺得下腹聚集的熱流像要爆發一般,想達到高潮的想法與快感一陣陣地竄上背脊,嚶嚀的鼻息與喘氣聲交融一起;日向炎察覺到手中的物體正抖動著,動情的液體沾溼了他整個手掌,眼看就要攀上頂點之際,日向炎狠狠地掐住手中的物體,這舉動讓白蓮月大叫一聲,彈起的身體猶如股市曲線圖一般,高高舉起又重重落下!

「呃啊啊啊──」逼近高潮卻又不准解放的痛苦,讓白蓮月眼底都有了淚霧,只可惜被矇住眼的領帶給吸收了。「放、放開……阿、阿炎……」

等到手中的物體再度微垂,日向炎微笑地放開了手,只見白蓮月大口喘著氣,原本順直的頭髮因為掙扎而散亂,有些更被汗水浸濕了黏在額角與臉龐上,日向炎伸手撥開亂髮,並解下矇住眼睛的領帶。

而剛才的衝擊讓白蓮月略為失神,睜著瀰漫淚霧的雙眼與日向炎對看,日向炎伸出手指抹了白蓮月的眼眶,指尖觸摸到的是被淚水浸染的濕潤。「月牙兒……很痛苦嗎?」意有所指的將手覆上半褪下的睡褲,用手掌輕輕劃著圓,惹來白蓮月的一聲媚叫。

「阿、阿炎……我……」白蓮月的腦袋裡只剩下熱、日向炎與熾烈的慾望,只想要日向炎擁抱他,讓他能早一步離開這火燒般的慾望地獄,平日的機伶與心計此時全飛到九霄雲外。「我想……想……」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