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之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御我作品之玄日狩。

 

※CP:日皇X白蓮月

日向炎狼變有,請注意!

※某畫面有,慎,請自備醫藥物品,本樓不提供輸血。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

        聖誕夜,街上洋溢著歡樂的聖誕氣氛,許多人都應節地替家裡裝飾,甚至街頭還有人扮聖誕老公公在發糖果,整個城市一片鬧哄哄。

        至於大隱隱於市的日皇──日向炎的家裡呢?

        只見日宅的大門外有幾個少年少女拿著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裝飾品紛紛往門上、窗上、樹上掛,其中一位橘髮臉上帶疤的少年正踩在高高的梯子上替屋頂掛上彩帶;突地,一個銀髮少年從一端的街道奔來,懷裡抱著一堆飲料,臉上的笑容燦爛的跟太陽花有得比,而銀髮少年的後面是一個褐髮的少年,他雙手提著著名炸雞店的袋子,裡頭傳來的食物香氣,誘得一旁的野狗都尾隨其後,看起來就像KUSO版的『母雞帶小雞』。

        一看到兩個少年回來,粉髮的女孩立刻丟下手中的裝飾品,上前搶過褐髮少年的袋子,一屁股坐在階梯上,邊拿著食物邊囔囔著:「你們也太慢了吧!很冷很餓耶!」

        愛蘿伊拿出熱可可暖暖手心,然後嘟著嘴說:「到底能進去了沒啊?在外頭好冷!」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再等等吧。」被問到的艾爾利安額上也掛著三條線,他才剛回來,哪裡會知道裡頭的人好了沒。

        伊萊只是沉默地拉緊了外套。

        「艾爾哥、愛蘿伊、伊萊,你們怎麼不吃啊?再不吃會冷掉,冷掉就不好吃了!」日向夜拉著伊薩特過來,卻發現三人都沒動作,驚訝之餘趕緊將塑膠袋拆開,將食物遞給大家。

        一時間,沒有任何人交談,大家又冷又餓,活像個難民一樣。

        「阿夜……你哥跟白蓮月……好吃,喂那是我的!到底……好了沒啊?」伊薩特真的很忙,一邊要發問一邊又要跟愛蘿伊搶食物,然後又要偏頭問同樣狂吃的日向夜。「都已經裝飾好了,再等下去就太陽下山,我們準備回家睡大頭覺了!」

        被問到的日向夜停下瘋狂進食的舉動,偏過頭看向屋內,但窗簾擋住了他的視線,自然也無法得知裡頭的人究竟是好了沒。

「呃,我也不太知道,哥哥跟白蓮月……」日向夜話都還沒說完,一道略帶驚訝的高傲嗓音從日向夜的後方傳來。

「你說我爹爹跟日皇怎麼了?」白蓮星無聲無息的出現,讓艾爾利安、愛蘿伊、伊薩特都嚇了一跳。「你們幹麻不進屋去,在外頭吹風很好玩?」白蓮星冷眼看著一群有屋不進,專坐在屋外吹冷風的瘋子。

「白蓮星,你幹麻突然出現!」伊薩特叫了起來,他剛剛一口飲料差點灌到氣管去!

「哼,是你自己沒有警覺心,別怪到別人身上。」白蓮星冷冷地回應,再度看向日向夜,語氣不善的問:「你說我爹爹怎麼了?」見日向夜沒立刻回答,白蓮星著急的想進屋去,但在他有所動作前,一旁的愛蘿伊等人眼尖地衝上去抱住白蓮星。

「不可以進去啦!」愛蘿伊力大無窮地拉著白蓮星,毫不節制的力道差點勒昏白蓮星。

「為什麼不能進去!?」難道日向炎那混帳對爹爹做了什麼事情!?

「因為……因為……反正就是不能進去啦!」見愛蘿伊快招架不住了,日向夜趕緊上前接手拉住白蓮星,然後爆出一句讓白蓮星腦袋當機的話。

哥哥跟白蓮月正在廚房進行性行為啦!不可以去吵他們!」

雖說艾爾利安等人已經是第二次聽到這句話,但還是很難接受『性行為』這三個字被日向夜講出來,而且本人還一臉『完全沒事,這很正常』的表情,讓他們怎麼看都覺得:其實剛剛講出那三個字的人真的不是可愛的阿夜吧!?對吧!?

所以,反應很大的愛蘿伊跳了起來、捂住發燙的緋紅臉頰大喊:「阿夜你不要大喇喇的說出來啦!好害羞!」

聞言,日向夜搔了搔頭,他又忘記不可以直接講出來了。「真的對不起啊,愛蘿伊──」

「不用理她。」突然,一直不出聲的伊萊開了金口,冷冷淡淡的說:「她根本就是想進去看LIVE秀。

此話一出,眾人靜默,而白蓮星還在努力消化事實中……

 

 

        時間回溯到下午,日向炎待在家裡處理公文,書房敲響了兩聲,日向炎頭也沒抬地喊道:「進來。」

        「阿炎,我們來做薑餅屋吧!」白蓮月穿著一襲海藍色的綢緞衣服,將豔麗的容顏趁得更為嬌媚,只可惜儀態萬千的他倚在門板上,日向炎卻連看都沒看一眼還順口回絕他的提議。

        但白蓮月跟日向炎相處這麼久了,怎還會抓不到日向炎的個性?只見白蓮月輕輕補了一句話,便成功地讓日向炎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看他。

        「阿炎,你不跟我一起做薑餅屋給阿夜吃嗎?」

        「給阿夜吃?」聽到阿夜的名字,日向炎就有點興趣了──當然,這還是讓白蓮月小小的不爽了一下。

        「是啊,今天是聖誕節,你不想『親手』做一個薑餅屋給阿夜吃嗎?」親手兩個字還特地加重語氣,手也特意提起剛剛買好的、精美漂亮的薑餅屋晃了晃。

        「你都已經買好了,要怎麼做?」日向炎皺眉,難不成要拆開照黏一遍嗎?

        「不要擔心嘛阿炎,這個是拿來當參考用的。」順便拿來預防萬一,如果做不出來的話,還有這個可以擋一擋。「我另外買了一包材料,現在動工的話,應該可以趕在阿夜回來之前做好,晚上給他一個驚喜喔!」

        「那走吧。」日向炎起身,一想到阿夜拿到他親手做的薑餅屋,臉上會露出多麼燦爛的笑容時,日向炎整個人都陶醉在想像裡,久久無法自拔。

        「阿炎你先把這個拿下去,我去換個衣服。」白蓮月看日向炎沉醉的表情連猜都不用,對方鐵定是在幻想阿夜的笑容等等;貪看日向炎的表情差不多後,白蓮月就把東西交給對方,然後走回房間換衣服。

        難得日向炎這麼順從地把東西拿到樓下的廚房,突然有種違和感,在等待的過程中突然想起,平常都會一衝二抱三親臉的月牙兒這次居然沒有什麼動作,真是太神奇了,通常節日是月牙兒會幹這種事的時候啊!

        「讓你久等了,阿炎。」

        一道溫潤的嗓音打破日向炎種種的猜測,當日向炎循聲抬起頭來時,腦中一片空白,睜大了那雙寶石紅的雙眼,暗暗地吞了一口口水。

        只見白蓮月換上一件短袖的唐裝式衣衫,領口處的鈕扣並未扣上,微微露出鎖骨及胸膛,而一頭如絲的黑紫色長髮也盤了起來,雖然只是用一根簡易的原子筆將其固定,但線條優美的白皙脖頸卻讓人想將吻痕印在上面,再配上如惑如媚的精緻臉龐,完全令人目不轉睛,十足十的魅惑。

 

        日向炎等到白蓮月走到他面前才終於回過神,有那麼一剎那,日向炎想將眼前的人抓過來狠狠吻住對方,在白皙的頸子上佈滿自己的痕跡,這樣……眼前的人就無法露出那足以誘人犯罪的脖頸了吧?

        但想不代表可以做。

日向炎用力握了自己的拳頭讓自己回神,又不是第一次看到白蓮月了,幹麻表現的像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話說回來,挽起長髮的白蓮月日向炎的確是第一次見到。

        「阿炎,你在發什麼呆?要開始做薑餅屋了喔!」白蓮月一臉似笑非笑地在日向炎眼前揮了揮手,沒想到日向炎居然會盯著他看傻了眼,這讓白蓮月心情很好。

        「咳、咳嗯,好。」日向炎對於自己再度看白蓮月看傻了眼的舉動不禁覺得懊惱,暗自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定下心來做東西。「要先做什麼?」

        日向炎走到白蓮月身旁,看著流理台上一堆陌生的鍋碗瓢盆,再看看一包包的材料,冷汗不禁流了下來;日向炎轉頭看向白蓮月,見白蓮月一臉游刃有餘的模樣,他才定下心來。

        ──看樣子,月牙兒應該是會做菜的吧?

        但事實證明……會擺餐具、會拿材料包跟會做菜之間是沒有等號的

        廚房在日向炎與白蓮月動工十五分鐘後,開始出現驚慌、驚愕、驚疑的對話,讓人頗替兩位及周遭鄰居的生命安危感到擔心。

        「嗯,麵粉怎麼這麼小包?要全部放進去,還是放一些就好?」

        「等等,那個好像是寫發粉耶!」

        「發粉?跟麵粉不一樣嗎?」

        「嗯……應該一樣吧?算了,反正都放下去了,要分也分不出來。」

        有時候也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牛油要打到什麼程度?」

        「我看看……打到軟……你忘了加糖!」

        「耶?可是我有加黑蔗糖漿,不可以嗎?」

        「唔……似乎也沒說不行,反正都是糖跟糖漿都是甜的。」

        甚至於出現令人驚恐(?)且害羞的對白。

        「啊啊!不要亂揉,都散掉了!」

        「咦,你怎麼越用越硬!」

        「等等!飛濺出來了啦!」

        「剩下怎麼辦?它硬得沒辦法壓平!」

        兩人在廚房裡手忙腳亂,終於將形狀怪異、味道未知的薑餅送進烤箱,至於成品能否食用就靠天意了。

大約四十五分鐘過後,薑餅出爐了,形狀還可以看,只是烤得有點焦;味道似乎頗香的,但日向炎跟白蓮月卻一點也不想嘗試;日向炎原以為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但是還沒有,白蓮月拿出了一包糖霜跟一罐巧克力醬,打算要將薑餅黏成屋狀。

「不是烤好就好了?」

「這是『牆壁』啊,要用糖霜把它黏起來。」看著說明書。

於是兩個人努力的將『牆壁』黏成屋子,只是對兩個只會吃不會做的手殘人士而言,把薑餅黏成薑餅屋的動作也是相當困難的,只見他們黏得歪七扭八,偏斜個十幾度都有,反正黏出來就是個『怪怪屋』,但這也無妨,最終都是要吃下肚的嘛!醜一點又如何!

接著日向炎拿起巧克力醬準備要裝飾薑餅屋,白蓮月則拿起一些拐杖糖等等的要黏在上面。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tuon6234
  • 天哪......好寶寶阿夜不純潔了......再也不純潔了......
    就跟月牙兒不愛弟控了一樣......天大的不可能啊......0.0

    補感想~~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