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食用注意事項】
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患者不可食用,此為廚房禁地,踏入前請三思再三思!!!


※CP:日皇X白蓮月
※日向炎狼變有,請注意!
※某畫面有,。請自備所有醫藥品及收驚符紙等等。
※人物有一些些崩壞(我覺得的啦),覺得這根本不是主角的話,請按右上,謝

 

 

 

裝飾的動作到一半,日向炎感覺右臉一陣溫熱,原來是白蓮月湊近了臉,在日向炎還沒反應過來時,白蓮月突然伸出舌尖往日向炎唇邊一舔,頓時讓日向炎燥熱起來,剛剛看見白蓮月的妄想又自動自發地跑了出來。

 

這個小舉動彷彿是個引信,火焰在日向炎身上開始竄燒。

 

「你唇邊沾到巧克力醬了。」白蓮月退開身子,解釋自己剛才的動作,但眼裡的笑意卻是藏不住的。

 

只是這樣小小的舉動,剛才慌亂的氣氛瞬間化成曖昧的氛圍,籠罩在廚房之間。

 

日向炎盯著白蓮月唇邊惡作劇般的笑意,眼眸的流轉宛如從裂縫中緩緩流出的岩漿,空氣彷彿也炎熱了起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日向炎的視線讓被那雙眸子盯著看的白蓮月漸漸覺得不太對勁,才剛想著「是不是玩過頭了?」的時候,日向炎突然用力一擠手中的巧克力醬,褐色的液體不僅沾到白蓮月的衣上,也濺了一道在白皙的臉上。

 

「你幹什麼──」白蓮月微皺眉,正要伸手擦拭時,日向炎抓著白蓮月的肩膀將他拉進,照剛剛的方式用舌尖輕輕地舔去臉頰上的巧克力醬,白蓮月頓時愣在原地。

於是也沒來得及避開日向炎接下來的吻。

 

甜膩的巧克力醬在唇齒間化開,濃郁的香味擴散在味蕾之上,朦朧間似乎聽到什麼東西墜地的聲音,但此時兩人正沉迷在四唇交接的嬉戲之間,大概只有火燒屋才能讓兩人真正清醒吧!

 

唇瓣角度的變換,被吻得渾渾噩噩、好不容易才分開唇瓣的白蓮月,唇裡吐出如絲如媚的熱氣,日向炎低頭輕咬了他的喉結,換來白蓮月的縮肩;隨後日向炎開始在白皙的脖頸上烙下鮮紅的吻痕,似乎在標誌著所有物的記號,當日向炎在鎖骨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時,白蓮月手往後一撐,剛好撐在流理台的金屬部分,刺骨的冷意讓白蓮月清醒過來。

 

天!這裡是廚房──

 

「等等,阿炎──」回神的白蓮月想推開在脖頸上不斷啃咬的日向炎,可日向炎一反常態地連理都沒理,隨手撥開白蓮月的手,然後一個個解開唐裝鈕扣。

吻,一路往下蔓延。

 

此時白蓮月盤起的頭髮已有點散落,幾綹髮絲垂在漾著緋紅的臉頰邊,更顯得妖媚,當他因為激動而抓緊了日向炎的肩膀時,日向炎停下動作站直身體,臉上不見平常或之前逗著他玩的微笑,而是用一種想要將人狠狠吞噬的表情盯著白蓮月,吐出的話語簡而熾熱,讓聽者也不禁為之一顫。

 

「以後不准在別人面前把頭髮盤起來。」日向炎一把抽掉白蓮月頭上歪斜的原子筆,瞬間,如瀑的髮絲旋落下來,披散在背上、肩上。

 

白蓮月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熾熱的吻又覆上他的唇,將他拖進情慾的漩渦之中,吻得全身都發燙,背脊也竄起陣陣的酥麻感,之後日向炎扯掉白蓮月的上衣,一把將白蓮月壓在流理台,卻聽見破裂聲及驚呼!

 

「阿炎!薑餅屋……嗚……」原來是白蓮月躺下的地方正好是他們裝飾薑餅屋的地方,白蓮月一壓,薑餅屋全被壓平且上頭的裝飾品全數黏在白蓮月的背上,讓白蓮月極不舒服,扭動著想起身。

 

但日向炎沒理會薑餅屋的慘狀,那些都比不上眼前這副軀體帶給他的刺激,於是他仍低著頭在白皙的身軀上點火,並且握住白蓮月的下身搓弄著。

 

「……別、別鬧了……薑餅、嗚啊……啊啊……」白蓮月想推開日向炎,只是被迫半躺在流理台上讓他相當難動作,而且他一動,粗糙的薑餅就會摩擦他的背部然後加上日向炎點火的動作,這根本就是人間煉獄!

 

「月牙兒……」日向炎抬起頭來,看著媚紅著一張臉的白蓮月,伸手撫摸了他的臉,感受到臉頰上的熱度,突然有種將對方藏起來的想法,這樣的話,就沒有任何人能看到這樣的媚態了吧?

 

「不、不要……再弄了……唔……嗯啊……」白蓮月覺得自己好像是包在保鮮膜裡的魚,想跳離卻沒辦法衝破那層薄薄的膜。「我會……忍、忍不住的……」

 

「那就不要忍啊。」

 

日向炎突然將白蓮月轉過身去,現在不止背部、連胸膛都沾上了那堆糖霜、巧克力醬等等,黏得白蓮月更加不舒服,更加拚命扭動;但背脊突然傳來一陣吸吮,日向炎正用舌尖慢慢地舔掉他背脊上的糖,那樣的觸感讓白蓮月彈跳了一下。

 

「阿炎!」白蓮月驚呼一聲,慌不擇路的想往前爬,但前面是牆壁、後面是肉牆,進退無路,而且日向炎還掌握著他身體的一部分,於是白蓮月只能在原地接受日向炎在他背脊上留下一個個吻痕。

 

一節節的脊柱上的甜都被重重吻去,殘留的部分則被日向炎用舌、用唇舔去、吮去,與此同時,日向炎手上的動作也加重了力道、加快了速度,惹得白蓮月無力招架。

 

「啊啊、阿……阿炎……我……」白蓮月眼眶都浮了一層薄薄的淚霧,微張著唇吐氣,突然舌尖感覺到一點甜,原來是日向炎沾了一些巧克力送進白蓮月的唇裡,緩緩攪動著。「唔……甜……嗯啊……」

 

日向炎湊近了白蓮月的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隨後扳過白蓮月的身子狠狠地吻住他;在此同時,白蓮月也領悟到今天日向炎這麼『主動』的原因。

 

「除了房間以外都不准盤髮,脖子、鎖骨都只有我能看到,知道嗎?」

 

──喔,原來阿炎對盤髮後的自己無法招架啊!

 

 


傍晚,日向夜帶著伊薩特回到家裡,手上還提著一大包餅乾跟裝飾品,打算在吃飯前替家裡裝飾一番,而且他還叫了艾爾利安等人一起過來慶祝,晚一點還要互相送禮物呢!

 

「我去廚房拿水,你要不要一罐?」伊薩特把沒什麼路用的書包丟在沙發上,隨即伸懶腰要去廚房拿水,不過日向夜正在組裝扛回來的聖誕樹及用品。

 

「好啊,麻煩你了,伊薩特。」日向夜一邊看著說明書,一邊快速的組裝支架。

 

伊薩特腳步輕快地走到廚房,問題是他一踏進門就覺得屋內一直有貓咪在叫,只是日向夜什麼時候養貓了?要是養貓,日向夜這個呆子一定會跟他說,莫非是野貓跑了進來?

 

但越接近廚房,貓叫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媚,聽得伊薩特臉都有點紅,身體也燥熱了起來;慶幸他雖然塊頭大,可腳步聲不大,貓足般地接近廚房,一抬眼,赫然發現──

 

據說一手掌握世界經濟命脈的日皇日向炎正與前紫月盟盟主的白蓮月在廚房公然做起愛做的事情!

 

「……」伊薩特第一次看見火辣辣的男男春宮戲,驚得整張臉呈現「=口=」的表情,三秒鐘後,伊薩特摸摸鼻子,決定不要去打擾廚房裡正打得火熱的人。

 

──也要告訴客廳裡那個沒什麼神經的呆子。

 

「咦?伊薩特,你的臉好紅──」日向夜轉頭,看見難得臉紅的伊薩特,覺得驚奇便大聲的叫了出來,伊薩特一把衝上前捂住他的嘴。

 

「噓,小聲一點。」叫那麼大聲要死啊!

「米在漢麻?」你在幹麻?日向夜滿眼都是問號,拉拉伊薩特的手要他放下。「伊薩特,你不是去廚房拿水嗎?」日向夜配合地壓低聲音。

 

「呃,你哥跟白蓮月在廚房……在廚房……」伊薩特突然講不出口,張了幾次口都無法順利說出,最後煩躁地抓抓頭說:「哎呀煩死了,反正你現在不要接近廚房就對了!」

 

「哥哥和白蓮月在廚房?」日向夜複誦了一次,不清楚伊薩特究竟要說什麼。

 

「反正你哥跟白蓮月在廚房……呃……『扭來扭去』……」伊薩特貧瘠地腦袋想不出能說得出口的詞彙。

 

「喔?你是說哥哥跟白蓮月在廚房進行性行為吧!」日向夜偏頭想了一想,豁然開朗般的綻放笑容……然後講出了讓伊薩特二度傻眼的話。

 

「你……你知道你哥跟白蓮月他們……那他們知不知道……」你知道?

 

「知道啊!他們常常這麼做呢,但是哥哥跟白蓮月好像不想讓我知道的說。」所以我就沒講了。

 

「……」這就叫做『惦惦吃三碗公』嗎?伊薩特納悶著,並覺得剛剛說不出的自己很蠢。「你還是繼續裝作不知道好了,否則我怕你哥心臟會受不了。」

 

「喔,好。」日向夜點點頭,隨即又想到一件事。「那哥哥的禮物我要不要換一下啊?」

 

「幹麻換?送原本的就好啦,何況要換你要換什麼給你哥?」反正就算送路邊一朵花,日皇也會很開心的收下吧!

 

「我在想啊,是不是該換成保險套送給哥哥?這樣應該比較實用吧?你覺得呢,伊薩特?」

 

 

(全文完)

***

 

貼完了(呼~)
這樣阿夜應該沒有搶戲搶很多了吧?(應該)
原本是要帶過的,為了搶戲關係於是決定補完= =+

 

至於那個薑餅屋的最後...
就留給可憐的安爸在番外裡再解釋(?)
安爸的部分,心臟不好的也不要食用喔(笑)

 

有任何感想都歡迎跟襲說XDDDD

 

 

 

最後是好久不見的惡搞小劇場(原本是要放在文裡,只是放進去很怪的感覺囧)
請看倌笑納↓


「阿炎,你不要再--」把我下腰了,我撐不住!
「月牙兒,撐在半空中很累吧!」躺下吧你!
「不行--後面有--嗚!」

 

 「喀!砰!」一聲破裂聲跟躺在流理台的聲音突地響起--

--後面有薑餅屋。

 

這句話太慢講出來了,兩人沉默。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tuon6234
  • 「扭來扭去」......噗!
    伊薩特,你好個扭來扭去啊!哈哈哈!(拍桌)
    話說日向炎狼變......還真狼變得徹底啊!科科科!

    補感想的O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