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章

 

晚間十點半,遠離不夜城般的市中心,藍斯齊追著廂型車到城市另一邊的山麓別墅區,山坡路雖然經過開拓,但路況仍然蜿蜒,兩臺車以時速八十公里的速度在山路上飆車,簡直不要命了!

 

 

而廂型車試圖甩掉藍斯齊的追趕,不過藍斯齊跟車跟得很緊,若不是路面太過狹窄,藍斯齊早就超車將車阻撓下來;只見廂型車來一個電影中才有的高速過彎甩尾,一邊的輪胎還懸空了一下,迅速開進一間矗立在全是西式風格中顯得非常怪異的和風大宅裡,由於鐵門在廂型車進入後緊緊關上,藍斯齊只好停在鐵門外,眼睜睜看著袁極真被帶進屋裡,忍不住握緊拳頭朝方向盤用力敲了一下!

 

 

藍斯齊開著車子繞著別墅走,越看越覺得這宅第怎麼跟印象中的那間如此相像,等到繞完一圈,看到門牌號碼便忍不住爆出額上青筋!

 

 

 

暈頭轉向的袁極真是被冷水潑醒的。

 

 

當袁極真迷迷糊糊醒來,發現自己正倒臥在大理石地板上,冰冷的大理石被擦得光亮無比,甚至還能倒映出他的臉。

 

 

袁極真想起身,卻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被粗麻繩綑得結結實實,而他的頭仍暈著,左半邊的臉頰像是被流星鎚狠狠砸了一下,又刺又麻又痛,疼得袁極真眥牙咧嘴,喉頭一陣猩甜,袁極真忍不住咳了一聲,將血吐出的同時也震動了他的傷,一聲慘叫便脫口而出,快得讓他來不及壓住。

 

 

「嘶──痛……」

 

 

袁極真在地上疼得一陣陣抽搐,胃部痙攣般的絞痛,勉強抬起頭,發現前方有個階梯,階梯之上有什麼東西他不曉得,那上頭彷彿有顆太陽,讓背光的他看不清楚。

 

 

身下的地板傳來震動,有人、不,是一群人正踩著硬底黑皮鞋朝他而來,袁極真直覺不妙,但胃部的痙攣、臉上的疼痛與綑綁的酸麻卻將他牢牢釘在原地,動彈不得。

 

 

突地,一桶挾著碎冰的冷水往袁極真身上潑來,袁極真慘叫了一聲,倒在原地仍舊無力動作!

 

 

「醒了就起來,裝什麼死!」正當袁極真冷得、痛得瑟瑟發抖時,一隻大手拉住袁極真背後的麻繩,將他整個人拉正。

 

 

「嗚……痛……」由倒姿換成跪姿並沒有比較舒適,相反地,這個姿勢反而讓袁極真整個人將重量壓在下半身,胃部受到擠壓,袁極真痛得縮成了一團。

 

 

「喂,裝死啊!給我抬頭!」一隻大掌拉著袁極真的頭髮,用力的程度似乎要將頭皮一塊拔了下來,袁極真勉力睜開眼,是一個不認識的人,臉上的刀疤從左額角橫到臉頰上,整個人看起來猙獰不已。

 

 

那男人看見袁極真眼中的恐懼,咯咯聲地笑了出來,笑聲難聽無比,就像菜刀磨上磨刀石的聲音,而且磨刀的人技巧非常差,令聽者不寒而慄。

 

 

「唷,這麼漂亮的一張小臉,我這邊的客人已經很久沒換換口味了。」刀疤男眼中燃起興味,騰出一隻手摸著袁極真的臉,袁極真只覺得雞皮疙瘩正從他身體深處狂冒出來,就像雨後春筍一樣,讓他忍不住想躲開刀疤男的手。

 

 

以前藍斯齊也曾摸摸他的小臉或吃吃他的豆腐,卻從來沒有像眼前的人,給他那麼多的恐懼以及噁心!

 

 

刀疤男一見到袁極真想閃躲,大掌一揚就想往袁極真臉上狠狠揮去。

 

 

──然而卻有另一隻手阻止了刀疤男的作為。

 

 

(續)

 

***

 

究竟是誰阻止刀疤男呢?

大家可以猜猜XDD

 

最近寫同人文寫得不亦樂乎,自創的部分好像荒廢了(好像不是好像啊!),等到寒假再來想想要寫哪篇文吧:)

 

感謝大家來看這篇文,也希望大家不要嫌棄這篇文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