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章


只見藍斯齊丟開契的手,並以一記側踢將人狠狠踢飛出去,還撞倒了一把椅子,毓幫的人都將手伸進衣裡,準備掏槍;藍斯齊則上前幾步,小心翼翼地撥開袁極真臉上的亂髮,卻見袁極真的左半臉像是毀容了一般,慘不忍睹,瘀血、腫包還有其他的青青紫紫,讓藍斯齊整個人都冷了起來,眼底的怒火卻更加熾烈。


袁極真睜著腫了一半的眼睛,好不容易才看清楚抱著他的人是誰,一見到熟人,袁極真不禁哭了出來,兩行清淚淺淺地流出,劃開了一道細細的血污。


「藍……」袁極真張口呼叫著藍斯齊當初要他叫的名字,彷彿是溺水者求救一般,拼命叫著。「藍……藍……」


「我在這裡。」藍斯齊單手抱起了袁極真,摟在懷中低聲安撫著。「我會帶你離開。」說完,藍斯齊壓著袁極真的後頸,稍稍使勁就讓袁極真昏睡過去。


「這恐怕不能喔,毓幫不是遊樂場,敢進門總得付出代價。」毓秀一出聲打斷了藍斯齊的話,臉上是一片的冷笑,但比起刀疤男來說,毓秀一的冷笑就好像是春風一樣。


「毓秀一,我記得,你明明就把帳單寄給我了,現在又抓了我的人是怎樣?」藍斯齊抱起袁極真,散發著零下五度C的冰冷氣勢,質問坐在位子上的毓秀一。


「大膽!居然敢直呼老大的名字!」一旁的毓幫成員聽見這不甚禮貌的問法,隨即往前踏了一步,頗有跟藍斯齊幹上一架的姿態,但這樣的氣燄在看到藍斯齊冷冷瞟過來的一眼時,瞬間消退,還不禁往後倒退了兩步。


「咦?有嗎?我怎麼只記得帳單我寄了五次,卻都沒看到錢匯進來?」毓秀一對藍斯齊的態度不以為意,嘴角甚至微微揚起,擺明了睜眼說瞎話。


「鬼話連篇。要真是如此,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藍斯齊皮笑肉不笑,緊緊抱著袁極真,擔心著袁極真的傷勢。「我記得當初你說過註銷了追捕令,為何今天還綁走極真?」


「哎,你這麼說,是指我的帳單都寄給鬼了?」毓秀一不把藍斯齊臉上的著急放在眼裡,「就說你的款項還沒匯給我,我當然只好請你的人來我這兒坐坐囉。」

 

當毓秀一知道底下的兄弟居然糊里糊塗把袁極真綁來時,差點忍不住叫綁架的那些人全去跳樓死一死算了,現在還以為袁極真是以前追討的對象,殊不知,兔子早已被大野狼列入保護範圍之內,敢捉走兔子,勢必得擋得了大野狼的追殺。


雖說如此,對於藍斯齊慌張的樣子他倒是蠻想念的,再者他也想會會那名叫袁極真的人,看看是有什麼天大的媚力,能讓眼光一向高高在上的藍斯齊傾心。


至於青一跟偉凡所擔心的被藍斯齊追殺,毓秀一倒是不怎麼放在心上,反正兔子在獵人手上,野狼還是得乖乖聽話才能帶回兔子,更何況,現在是藍斯齊來到他的地盤,不趁這時候再敲一筆,怎對得起自己?

 

「Bullshit!」藍斯齊忍不住罵了句髒話,往前踩踏一步,卻瞬間被多把槍給指著腦門,嚇阻了藍斯齊想衝上階梯跟毓秀一理論的動作。「鬼你媽的才沒收到錢!」藍斯齊在眾人面前爆粗口,肝火越燒越旺!


「你的意思是,我在說謊囉?」毓秀一話剛說完,藍斯齊就聽到槍枝保險的開啟聲,整個人卻是更加憤怒,血壓搞不好都破一百四十了;然而,座位上的毓秀一只覺得藍斯齊的臉漲得跟紅臉關公差不多,卻還是很惡質地繼續說謊不打草稿。


「……你敢開槍?不怕我媽找你算帳!」面對眾槍環伺,藍斯齊將藍夫人名號搬出來,卻見毓秀一微笑加深。


「不,開槍的不會是我,桂姨怎麼會找我算帳?」一名手下將槍口貼上藍斯齊的太陽穴。


「我媽不是無腦的人,你說她會不知道?」


「桂姨是聰明人,難道我就是笨蛋了?」


「不是笨蛋。」藍斯齊冷冷地說道:「是個死要錢的混蛋。」


(續)

***

啊哈哈哈,看到這裡就知道其實這是一家人的故事(被巴飛)
其實秀一才是男主角(大誤)

祝大家新年快樂唷:)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