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入者不雷、雷者不入條例,雷到不負責。
本文需熟知護玄之特殊傳說。

 

※CP:冰炎X漾漾
※人物有崩,如覺得這不是主角,請按右上角離開,謝。

 

「哈嗯──嗚哇!」

黑館一處,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剛睡醒的褚冥漾打著呵欠拉開窗簾時,被窗外不一樣的景色給大大嚇了一跳!

原本黑館外應該是有座小庭院,但現在小庭院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像叢林的大草,高度……有三樓之高,那樣隨風擺動的模樣很像海中的水草,只是下一秒那些草突然往窗戶一撞,原本扁平的葉面居然裂開張出利齒血盆大口,來勢凶凶讓褚冥漾開始懷疑黑館窗戶會不會撐不住啊啊啊啊──

「碰!」血盆大口撞上玻璃,發出好大的聲響,褚冥漾退到門口,打算苗頭不對立即開門逃跑;血盆大口撞了幾下都撞不破玻璃之後,便悻悻然的退回原位,繼續偽裝成海草搖擺。

右眼皮開始狂跳,褚冥漾有種想要躺回床上繼續蒙頭大睡的衝動。

今天一定有怪事要發生!

而且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褚冥漾盤算著今天宅在房間的機率有多大……

「漾漾,快下來!我們來玩!」

答案是零。

「漾漾,快一點唷!比賽快要開始了!」小心翼翼走進窗戶往下看,喵喵開心的往漾漾所住的房間揮手,旁邊偽裝的海草一點也沒有攻擊的傾向。

「……等我一下。」褚冥漾認命的關上窗戶準備梳洗後下樓,轉身時卻發現一封信擺在他桌上,上面寫著美麗的藝術字體──「慢開者,死!」

如果字體不是用鮮紅色寫得像詛咒的話,褚冥漾會覺得這真是優雅無比的藝術字,打開信封,裡頭卻出現一首短詩。


沒有人可以拒絕我的請求。

此時此刻你只能服從,

世上的美醜貴賤在此一律平等。

我不偏袒任何人,你又怎能拒絕我。


「這什麼東西啊……」褚冥漾一頭霧水,這封信到底是什麼時候送到的啊?這內容又是什麼鬼?褚冥漾百思不得其解,順手將信塞入外套裡,打算等等請千冬歲幫忙看看。

「漾漾,快一點,要開始了!」喵喵穿著一身粉色洋裝,看起來非常的青春洋溢超級美少女一位,只是抓著褚冥漾的手跟奔跑的速度一點也不少女。

對於被友人拖著跑這樣的事情,褚冥漾已經覺得很正常了,來到這裡漸漸被火星人同化了啊;褚冥漾突然很想為自己哭一哭,他也要進入火星人的世界了嗎?他可不可以當個正常人就好啊!

被拖著跑好一陣子,好不容易停下來時,卻發現身旁都是一堆人,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興奮及紅暈,各個摩拳擦掌似的,還有人在喊著「怎麼還不快點開始啊!」之類的話。

「什麼要開始了?」褚冥漾轉頭問喵喵。

「咦?喵喵沒有跟漾漾說嗎?」喵喵一臉很驚訝,在看到褚冥漾一臉茫然後便開始解釋。

「喔,就是扇董事辦了個『愛心閃光去死去死競賽』,然後喵喵有幫漾漾跟學長報名唷!對了,千冬歲也有報名呢,大概去準備了吧!」

『愛心閃光去死去死競賽』這是什麼爛名稱,這根本就是兩個不一樣的詞結合起來而已嘛!是說喵喵居然幫學長報名,不怕被學長種在學校某處嗎?

等等!

「喵喵……妳剛剛說妳幫誰跟誰報名?」喔不,褚冥漾發現一件糟糕的消息。

「當然是漾漾跟學長啊!難道漾漾不喜歡學長?這樣學長會傷心的!」喵喵一臉哀傷,搞得很像褚冥漾始亂終棄似的。

「幫我報名!?」妳是嫌我活得太久嗎!?

褚冥漾嚇到頭髮都要豎起來了,臉上除了驚嚇就是囧。

「嗯,喵喵已經幫你們報名好了,喔喔!來了!」喵喵大呼一聲,此時褚冥漾發現自己手中出現了半顆大大的愛心,上面還有詭異的HP值:500/500。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漾漾,這個愛心要顧好喔,等等槍聲響起後,漾漾要出發去找學長,找到學長後要在指定的地方做出指定的事件才算贏,如果輸了會有懲罰唷!」喵喵快速的解講了遊戲過程。「對了,漾漾要是受傷的話,愛心的HP會下降,如果到零的話就算淘汰出局,一樣要受懲罰呢!還有,路上會遇到去死去死團攻擊,要小心不要被怨念擊倒,如果能幹掉去死去死團,那麼HP就會上升唷!」

褚冥漾聽完更囧了,沒找到學長要懲罰、HP歸零要懲罰……他真的撐得到找到學長嗎?褚冥漾都要哭了。

「等等,喵喵,學長接了任務耶!」這樣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玩了?還是說……他必須到任務地找學長嗎?「這樣我就沒辦法──」

「喔喔,這個不用擔心唷,出外有任務的人會被傳送回來唷!」強迫中獎就對了……

「各位同學,本次競賽即將開始,請閃光團拿好愛心去尋找你們的閃光,請去死去死團準備好你們的怨念與武器,現在,本次競賽開始!」

空氣中傳來甜美的廣播聲,隨即一聲破天驚的槍聲響起,褚冥漾開始了他的逃亡與尋愛之旅。


「啊啊啊──」褚冥漾抱著愛心抱頭鼠竄,他現在才知道去死去死團的怨念有多重,一看到像他這種拿愛心的便一股腦的把所有武器符咒法術往他身上砸──他根本是被強迫中獎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啊啊──褚冥漾只能拿起米納斯一路發射,然後尋找學長,第一次這麼期待學長的出現!

「幹掉那個拿愛心的,居然有愛心,不知道老子怨念很久了嗎?殺啊──」

「拿愛心的通通下十八層地獄吧哈哈哈哈──」

「愛人算個屁,回歸去死去死團的懷抱吧!」

褚冥漾打開老頭公的結界躲在某棵樹上休息一下,看底下去死去死團毫不留情的燒殺擄掠,喔不,只有燒殺,沒有擄掠,邊看邊深深期望著學長快來解救他。

只是原以為躲在樹上可以撐過一段時間的褚冥漾,完全沒有發覺已經有人發現他的行蹤,一支利箭瞄準了他,只見對方勾起充滿怨念的笑容,搭在拉滿弓的箭如流星般往褚冥漾的背部射去,包准一箭穿心。

當米納斯告知褚冥漾將被攻擊時其實已晚了一步,原以為自己要被三振出局,但有一把長槍在要命的時刻出現,打偏了箭的軌道,救了褚冥漾一命──是學長!

只見冰炎提著長槍,幾個躍步便到對方面前,速度快得像是腳下裝了風火輪,然後對方便被秒殺了,褚冥漾終於覺得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好感動。

「你還在這裡腦殘什麼,褚?」一個爆栗狠狠敲在褚冥漾的頭上,淚花頓時噴飛出來。

「學長……」很痛耶!每次都這樣敲,他會變笨都是學長害的!

「你本來就笨了,不差這一次。」冰炎在他們身周加上了幾層有力的結界,暫時不用擔心被人攻破。「你的信呢?拿出來。」

「學長,你任務解決了嗎?」將今早順手帶出的信從外套拿出來給學長,褚冥漾順口一問。

「嗯,剛好跟夏碎解決完。」冰炎回答,原來那傢伙是要回來參加這活動,殺敵才那麼快速。

「對了學長,你的信內容是什麼啊?」褚冥漾突然很好奇,反正有學長在,這點謎語學長這個火星人一定很快就能解開了啦~

「你是頭癢想被我打是不是?」一陣劇痛從褚冥漾頭上傳來,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腦袋要裂開了……「放心,我會記得幫你『合』回去。」

淚花裡,褚冥漾看見剛才襲擊他的凶器──紙筒。

……這個是鋁合金是不是!?也太痛了吧!?

「褚。」嗚嗚,好啦,他放空可以了吧。

打開紙筒凶器,裡頭也是一首短詩。


苦澀之物,愛悄悄藏在其中。
請溫暖一盞芳醇,
濃郁的甜膩是兩人愛情的見證。

這是又什麼東西,囧。

難道要溫清酒來喝嗎?什麼叫「濃郁的甜膩是兩人愛情的見證」,寫詩的人頭腦一定有問題,這什麼爛東西啊啊啊──

「閉嘴!」冰炎一巴掌往褚冥漾頭上巴下,額際也出現了青筋,吵死人了!「走了,如果你想一個人待在這裡也可以。」

「不不不,請學長帶我走吧!」打死他也不要留在這裡,這根本是人肉叢林啊啊啊!

「抓好,掉下去自己負責。」冰炎一手攬緊褚冥漾的腰,開始在樹林間跳躍,褚冥漾只能牢牢扒在對方身上,氣息都吐在對方的脖頸之上,由於低著頭,所以沒看見對方勾起的笑容。

持續好一陣子的跳動,終於來到平穩的地面,褚冥漾一時之間還打不開自己的手掌,難得的是冰炎也沒說什麼,穩穩的攬著褚冥漾到一顆參天的巨大版檞寄生底下。

「檞寄生啊……」褚冥漾終於了解他那封短詩在寫什麼,據說在榭寄生底下,沒有人可以拒絕別人的接吻,管他高矮胖瘦鰥寡孤獨廢疾者。「呃,學長,你可以放我下來了。」

只是冰炎置若罔聞,攬著褚冥漾直到把人壓在樹幹上,額貼著額。「不行,還有一件事沒達成。」

「呃,放、放我下來也能做吧……」媽媽,這什麼詭異的對話啊!

「你說呢?」冰炎睨了他一眼,在褚冥漾還想說什麼話前,先一步將某個東西丟在他嘴裡,只是似乎力道太猛,擊到了褚冥漾的喉嚨,但來不及咳嗽,冰炎湊上前吻了他。

冰炎的舌尖將褚冥漾嘴裡深處的巧克力捲了過來,理所當然的深吻,微苦的巧克力在唇裡融化,濃郁的香味混著甜膩交融在雙方的唇舌之中,直到褚冥漾再也喘不過氣,全身開始發軟,冰炎才退開。

「學、學長……」褚冥漾紅著一張臉,好像煮熟的蝦子。

「嗯?」冰炎才剛想說什麼,褚冥漾懷中的半顆愛心突然發出閃光,還浮在半空中。

「學長,你的愛心呢?」褚冥漾突然想起這個東西,不顧自己還被壓在樹幹上,居然伸手去翻冰炎的衣服,半懸在空中的身體被人攬得更緊。

「別亂動。」冰炎暗暗吸一口氣,從內袍裡摸出愛心,浮在空中的那顆迅速與其合而為一,發出更耀眼的閃光,媲美七彩霓虹燈的程度,還浮現一行字。

賀喜過關,可回到房間繼續後續動作唷(心)

……語句後面那個心是怎麼回事!還有這句話也太曖昧了吧!

「好了,該回房間了。」冰炎丟下傳送陣,抱著對方回房。「有些帳是該好好算一算了。」比方說,誰誰誰居然沒有送他巧克力之類的,找死!

「咦?算帳?」褚冥漾背脊一陣寒,他可以申請跳車嗎?

「不可以,認命吧!」冰炎露出遊戲裡最終BOSS的燦笑,褚冥漾開始思考……

他最近是哪裡得罪了這個紅眼殺人兔了嗎?


學生會


「哎呀,這個是漾漾的愛心呢!」

「哇~喔喔,漾漾的腳根本是夾在學長身上嘛~」

「年輕人就是可以玩得這麼瘋啊。」

褚冥漾要到很久很久之後才會發覺,其實愛心根本是個小型攝影機,而他們的照片被學生會拿來當販售的禮品之一,但稱得上欣慰(?)的事情是──受害者不止一人唷!

據說還有某王子跟狩人、四季組兄弟、隱形人愛侶等等唷,歡迎來購買唷!

(完)

***

喔喔喔,襲的第一次(特傳)就獻給了闇月月(羞奔)
有崩掉是正常的唷(喂!)
請體諒一個用三天看完第一部所以對內容幾乎毫無印象忘光光的人(扭)
(就算之後有重看了一小部分,也只看休利嘛(羞)

原本沒打算寫特傳,更別說是寫冰漾。
然後昨天睡覺突發其想於是就爆出了這篇寫得不好不要打我啊啊哈哈哈~
也歡迎留下批評指教(心)

最後祝闇月月生日快樂唷:)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