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雷者不入、入者不雷之條例。

請熟知水泉作品《沉月之鑰》,謝謝。

  

 

※此文為襲音緘默共同合寫。

CP:綾侍+音侍X違侍。主要是以違侍角度做書寫

※然後有些部分做了更改,與原作的設定有所出入,請見諒。

※最後人物是一定有崩掉的──違侍出現的部分實在不多,除了第二本還是第三本的後記有聊到他自己之外,違侍真是爹不疼娘不愛啊(刪除線)──如果覺得這不是主角,請按右上角離開,謝謝。

※分級:G,但最後一章是 NC-17,會鎖密(請慎入)

 

  

(一)

 

  

主筆:緘默

修改:襲音

 

  

「音侍這個該死的混帳!」

 

神王殿中最偏僻的廁所傳出一句響亮的咒罵聲,聲音的主人也不怕這聲咒罵會傳入其他人耳中,因為這個廁所緊鄰傳說中鬧鬼的院落,平時根本不會有人隨意靠近。

 

翻飛著他的袍子,違侍板著那張搆不上和善的臉,怒氣沖沖的衝進最裡面一間鎖上門,飛快的蓋上馬桶蓋坐了上去;伸手進口袋中掏了半天,卻一直沒找到想要的東西。

 

違侍停下動作,愣了一會後才想起原本想拿的東西,已經在前天被他咒罵著的人給拿走了,而他也一直沒時間再做個新的。

 

「混帳!」違侍又罵了一聲,真是該死的發現。

 

不過沒關係,他還有另一個選擇,換了隻手在另一邊的口袋摸了摸,一下摸出了一隻娃娃。

 

娃娃大小大約跟嬰兒差不多,卻製作的相當精細,銀中偏紫的長頭髮、仿真寶石的漂亮額飾以及華麗的長擺衣物,讓任何一個人看到,絕對都能一眼認出這個娃娃就是Q版的綾侍。

 

違侍瞇眼看著手中的綾侍娃娃,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一在腦海中重演。

 

 

下午,違侍如往常埋首在桌前忙著一堆像是永遠都處理不完的公事,外頭卻突然傳來巨大的爆炸聲響;他才剛起身要去看看是怎麼回事,一名屬下已經跌跌撞撞的跑進來。

 

「違、違違侍大人……那個……那……」

 

「鎮靜一點!」違侍隨手打出一個符咒,憑空冒出一盆水淋在那個驚慌失措的屬下上頭。「說,發生什麼事?」命令。

 

被淋得一身濕的屬下愣在當下,但馬上被一記凌厲的瞪視喚回遊走的飛魂,趕緊回答:「是、是音侍大人不知道為了什麼突然和綾侍大人打了起來,把整個偏殿都給打跨了!」

 

「整個偏殿?」違侍咬牙切齒問,額際的青筋正鼓鼓地跳動著。

 

「呃、是……」屬下小心翼翼的回答。

 

「混帳東西!」咒罵著,違侍滿是怒火的衝出房間。

 

 

想起剛才看到偏殿的坍塌慘況,腦中開始自動計算神王殿今年的赤字,違侍抓著手上的綾侍娃娃,雙手不斷對著娃娃的臉又揉又捏,很明顯的是洩恨。

 

天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樣的布料和縫工,才能讓娃娃不至於因此虐待而變形。

 

那群豬頭,就不會想辦法制止他們兩個,整個偏殿、整個偏殿耶!前幾個禮拜才毀了四棟寢殿,現在又毀了一個偏殿,這兩個人是吃飽太閒是不是!?

 

一想到為了這個財務漏洞他所要付出的代價,違侍就忍不住在手上的娃娃揍了幾拳。

 

而且那兩個宇宙大混帳,居然還一臉無事的走人,然後留下一堆爛攤子給他──綾侍把一切責任都推到音侍頭上,而女王肯定會維護音侍,讓他免於責罰;那群只敢圍在一旁看,卻不敢出手阻止的豬頭屬下也承擔不了這麼大的責任。

 

於是到頭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他自己!必須多花幾倍的心力去處理這個漏洞,想到可能要熬夜好幾個月,違侍就想把那兩個混帳碎屍萬段!

 

腦中計算著的偏殿重建預算總算是停止了它的上漲趨勢,違侍煩躁的抓了下頭髮,把這數字交上去,肯定會被女王海刮一頓,因為下一年的各項開支一定會為這筆意外的預算支出而縮減許多。

 

再想想他要到各處去討論縮減開支的問題,氣更不打一處來!

 

衣物署為了他每年莫名的衣物破損已經不給他好臉色看了,要是再讓他們知道要縮減開支,他不敢想像他的衣服明年會出現什麼奇怪顏色和圖案的補丁。

 

思及此,鏡片後方的眼睛閃過一道寒光,長年握筆批改公文的修長手指,自然而然的對著娃娃寫下一道符文,下一瞬,娃娃像是被十數道利刃砍過一樣,綻開許多裂縫,裡頭塞著棉花也跟著飛散出來。

 

經過這小小的發洩,違侍呼出一口悶氣,隨手又寫出一道符文,把四散飄飛的棉花收集起來,裝進他不知什麼時候拿出的袋子中,然後塞回口袋。

 

抓著有些殘破的娃娃,打開門,離開窄小的密閉空間,違侍走到洗手檯前扭開水龍頭接了些水潑在臉上,平靜剩餘的一點煩躁。

 

再抽出手巾擦乾他的臉和手,抓著他的眼鏡和娃娃來到一旁整理儀容的檯桌前,從下面拉出一張小折凳坐著;這裡本來沒有這張小折凳,顯然是違侍把它搬來這邊的。

 

違侍從口袋中掏出剛剛的棉花和一只盒子,打開來,裡頭是滿滿各種顏色的線圈和一些碎布料、扣環等等的手作工具;他拿起一根針,再仔細挑選出幾個顏色的線圈,然後開始縫補手上的娃娃,速度飛快且熟練。

 

「大功告成!」

 

違侍在最後給線頭收尾時這樣說著,去除掉多餘的部份,用兩手舉起手上的娃娃,左翻翻、右翻翻,滿意的沒有看到任何一絲縫補的痕跡,臉上不禁綻開小小的笑花。

 

但正當他要收回手時,一隻手突然出現從他手中搶走了娃娃。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