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主筆:襲音
修改:緘默


戲弄完違侍而心情忒好的綾侍打算走回自己的寢殿,原本他只是對違侍氣沖沖走人後卻沒回辦公處,反而走去鬧鬼院落的舉動感到好奇,於是跟了上去,沒想到卻讓他撞見個大秘密。
喜歡手作是嗎?

雖然從以前就知道違侍喜歡貓跟孩子,卻沒料到違侍竟然有做得一手好手工藝,剛剛看違侍縫娃娃的速度,就知道那手工功夫已經爐火純青了。

不過那個娃娃的確是讓綾侍驚豔了,光是那頭媲美真人的頭髮,綾侍便能感覺到做工的繁複及苦心,也因此綾侍才好心的把娃娃還給違侍──只是順手拿走同樣精緻的香囊做為禮物。

手伸進暗袋裡拿出香囊,不到巴掌大的香囊,上頭的圖案卻繡得相精細,右下角還繡有日期,似乎是今年剛做好的。

他翻看、欣賞著香囊上的繡工,正面是一朵代表矽櫻女王的櫻花,這可不是小孩畫著玩、像五個蹄印子的插圖櫻花,而是嬌豔欲滴、栩栩如生的寫實版櫻花;背面看似沒有圖案,但只要仔細看就能發現一隻用同色絲線暗繡的老虎。

綾侍勾起嘴角,忍不住去猜想違侍原本是不是想繡隻小貓,但怕被人發現才改繡隻老虎。

攢著香囊,綾侍可以想見現在違侍氣得跳腳的模樣,八成又拿著那個仿他的娃娃躲在廁間裡捶打洩憤吧!

思及此,綾侍不禁輕笑出來,一旁經過的侍衛們看到這等畫面全被迷住了,眼睛只看見綾侍的笑容,忘記自己還在行走中,其下場當然是全體撞牆。

「綾侍大人,音侍大人找您。」沒理會整隊侍衛撞牆的奇觀,綾侍走到一半,一名侍女匆匆來到他面前,紅著臉傳達某個笨蛋的話。「音侍大人請您現在去找他。」

「現在?」音侍在搞什麼鬼,該不會又闖禍了吧?

「是、是的,音侍大人是這麼說的……」侍女紅著臉低頭偷瞄綾侍的臉,唔,那張臉也太美麗了,比女人更女人,嫉妒啊……

綾侍點點頭,隨即從侍女身旁走過,拐幾個彎到達音侍的臨時寢殿,還沒敲門門就先一步打開,音侍像是完全忘了剛剛他們才打過一場,一臉興奮的把他拉進去,然後拿出一個綾侍很眼熟的娃娃──這個娃娃精緻的跟他剛剛在廁所拿走的娃娃有異曲同工之妙。

「老頭,你看這娃娃很像我吧?」音侍一臉開心的拿著仿真度極高的娃娃在綾侍面前揮啊揮的,深怕綾侍看不到一樣。

「的確。」不管是髮型還是臉蛋,甚至是盔甲,根本就是音侍的翻版。「你在哪裡撿到的?」

「喔喔!我之前不是要找你一起去看廁所的花子嗎?結果沒有花子,只有這個娃娃!」音侍拎著娃娃的頭隨著甩啊甩,神奇的是娃娃依然堅固耐操,完全沒有頭斷身離的現象。「難不成這個娃娃就是花子?」

「……不,不可能。」花子九成九是違侍在咒罵時被渲染後的產物。「你沒把娃娃拿去失物招領處?」某人可能急得直跳腳。

「當然沒有啊!」音侍一臉理直氣壯。「這娃娃這麼像我,一定是有人要做給我的啦!」

「哦?」綾侍挑了一邊眉,覺得音侍還有下半句。

「更何況,我的就是我的,撿到的就算是我的!」果然。

音侍理所當然的說出這句話,臉都沒紅半下;綾侍把娃娃拿過來一瞧,用手指敲了敲盔甲,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敲起來有鋼鐵聲,卻沒有鋼鐵的重量。

「對了老頭,我要問你啊,你身上怎麼有死違侍的臭味?」音侍突然靠近綾侍,然後又捂著鼻子退開。

「沒什麼,路上碰到罷了。」綾侍笑了一下,擺弄著娃娃的手,沒想到娃娃的手腳居然能大幅動作,甚至還能劈腿而不裂開,這到底是怎麼縫的?

「是喔,啊啊好臭,老頭以後碰到他要馬上去洗澡啦!」音侍不停地朝空氣揮手。


突然一陣急急的腳步聲從外頭的走廊逼近,像戰鼓一樣咚咚咚咚咚的跑過來,下一秒,門被刷地拉開還撞到牆壁上。

「綾侍你──」違侍衝了進來,一臉氣憤不平,額筋都要爆出來了,但在看到音侍的瞬間,便把要說的話通通吞了回去。

「死違侍,你跑來找老頭幹麻?想找老頭麻煩!?」音侍站了起來,與違侍對峙著。

「不干你的事情!滾開!」違侍上前要推開音侍,卻發現推不開對方;越過音侍的肩膀,違侍看見綾侍勾著一抹淺笑正看著他。

這樣的視線相對,瞬間讓違侍的耳朵紅了。

「老頭的事就是我的事!」發現違侍在看綾侍,音侍側過身子擋住他的視線,卻意外發現違侍的耳朵紅了半截。

「你──你這無理取鬧的傢伙!」違侍發怒了,面對音侍他的怒火總是輕易的被點燃。「綾侍你給我出──喝!」違侍突然噤了聲,音侍也覺得奇怪便低頭看他。

只見違侍兩眼發直的看著綾侍──手上的Q版音侍娃娃。

綾侍站起身來,一手晃了晃Q版娃娃,一手搭在音侍的肩膀上,笑得一臉優雅:「音,娃娃很漂亮對不對?這個可是非賣品,世上獨一無二的呢!可要好好收著,免得哪天『不翼而飛』。」

「……」違侍只能握緊拳頭,綾侍這傢伙是故意的!

「誰那麼大膽子敢來偷朕的東西?喂,死違侍你幹麻一直看著娃娃,這娃娃是我的,不可能給你的啦!」音侍接過綾侍手中的娃娃,還挑釁的在違侍面前晃了晃,違侍整張臉都紅了。

綾侍放下搭在音侍肩上的手,湊近違侍耳邊輕輕說道:「香囊繡得很漂亮啊,不知道這樣一個香囊能賣多少錢?」看見違侍的臉變得鐵青,綾侍笑著離開。

「綾侍你……給我等一下!」甩開音侍的手,違侍急得怕綾侍真的把他的香囊拿去賣。

「想要東西,晚上到我房間來。」綾侍轉頭,笑得傾國傾城,用唇語輕輕說著,然後瀟灑的離開。

違侍的臉從鐵青到慘白再翻紅,好不精彩,最後狠狠瞪了音侍一眼走人。

而留在房裡的音侍一頭霧水,決定等等去逼問綾侍到底跟死違侍說了些什麼,讓面癱的傢伙出現那麼慌張的樣子,改天也能玩玩他。

──殊不知,他手中其實也拿著違侍的罩門。

(續)

***

日更~
感謝鍵閱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