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請僅記入者不雷、雷者不入之條例
本文須熟知JK.蘿琳之哈利波特

 

※CP:RL X SS
※屬性:甜蜜(?)清水向
※人物有崩,如果覺得這不是主角,請按右上角離開,謝!
※時間點架空在大戰結束之後,大家活得好好的時候,也沒有結婚嫁娶等事務。
 


雷木思.約翰.路平踏著略急的腳步沿著石板路走回城堡,黑色的袍角翻飛著,臉上略帶焦急,眉間都皺了起來,在心下設想著對方的神情,路平的臉上不禁露出苦笑。

喔,他可以想像對方等等會用什麼語氣「問候」他了,但偏偏他不擅長跟人辯論,更何況這次是他沒注意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才會耽誤到這次的會面。

「教授,您還好嗎?」背後傳來一聲急促的問句,路平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是哈利三人正跑向他,看他們微紅的臉頰及額際的薄汗,也許是一路追著他而來?「教授,您的身體還好嗎?快要滿月了……」

路平微微一笑,這些孩子還記得月圓時他會特別虛弱這件事情;與佛地魔大戰過後,魔法界汰舊換新了許多,而他居然也能重新被霍格華茲接受,這些孩子也不會特別排斥他,這實在是雷木思.約翰.路平這一生最大的幸運了!

「我很好,三位,謝謝你們的關心。」路平看著三人心下很是感動,雖然時間上不足夠讓他繼續聊天,但有禮的他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打斷對方關心的話語。

恰巧,下一堂課的鐘聲已響起,路平目送哈利三人趕往下一堂課的教室,他掏出懷錶一看,糟!時針已經要到七了,再拖下去等會兒對方大概會把魔藥直接淋在他頭上!

只差沒有用跑的路平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走到自己的辦公室,才剛轉過一個轉角便發現魔藥學教授──賽佛勒斯.石內卜已經站在他辦公室的門外,手上拿著一杯冒煙的魔藥,另一隻手規律地敲著門,臉上有點臭。

「賽佛勒斯,真是非常抱歉,讓你久等了。」石內卜看著喘著氣的路平撫著起伏的胸口,微微皺起眉頭但沒多說話,只是那氣場使人覺得他頗為不悅。「我剛剛去幫海格處理──咦?鑰匙呢?」

路平解釋到一半發現自己辦公室的鑰匙不見了,連忙東摸摸西摸摸,完全沒發現鑰匙就掛在口袋邊,但手忙腳亂的他一下子找不到。

「左邊的口袋。」似乎是看不下去了,石內卜一個箭步上前抽出掛在口袋邊緣的鑰匙,丟給路平。

「哦,原來在這裡,謝謝你,賽佛勒斯。」路平接過鑰匙邊開門邊道謝,但石內卜一聽到謝謝,薄薄的唇角抽了一下,像是想說些什麼,到最後作罷地吞了回去。

「請進來啊,賽佛勒斯。」

石內卜抿抿嘴唇踏進了路平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頭一片溫暖,路平從桌上的瓶瓶罐罐裡抓了一把粉末灑在火爐裡面,暖爐的火燄變得更加旺盛卻不至於使人流汗。

「拿去。」石內卜將魔藥重重地放在桌上後便打算離開,不知道為什麼,路平覺得石內卜的心情似乎越來越糟糕,但他不知道究竟是哪個點惹到了對方。

想想也是,遲到了那麼久的確是他的不對。

「賽佛勒斯,你不喝杯茶再走嗎?」路平的聲音從石內卜身後傳來,成功地讓他停下了腳步,雖然路平的邀請頗為動人,但石內卜想轉身卻放不下面子;路平看著那僵持的背影,心下明瞭了什麼,便放下茶罐走向前去,繞在石內卜面前。

「賽佛勒斯,陪我喝杯茶好嗎?」

路平試著去牽石內卜的手,發現沒有甩開的跡象,便將整個手掌都包進了自己的手裡,將人牽回辦公椅上。

坐到沙發上時,聽見某人的哼氣聲,路平劃上一抹微笑,遞上熱茶。「賽佛勒斯,你想吃點巧克力嗎?」從雜亂的桌面上又翻出一條巧克力,路平詢問著,但不意外地得到否定的答案。

「不,我不吃。魔藥你最好快點喝下去。」石內卜搖頭拒絕,一直盯著那杯魔藥看,彷彿在監視著怕對方拿去倒掉一般。

「喔,好的,我這就喝下去。」路平端起魔藥,自己不喝對方大概會一直盯著他,雖然他也希望能多點交流,只是這種緊迫盯人的交流就不用了。

快點喝完他才能好好跟對方聊個天。

「如果不夠,我還多熬了一壺。」石內卜啜著熱茶,見路平真的乖乖喝到一滴不剩,才真正放下心來。

如果不能確實把魔藥喝下去的話,路平將在月圓時變成一頭狼,這會讓他想起非常不好的過往,對路平本身也是一種危害──這種軟心腸的濫好人要是誤傷了什麼,會消沉的在一旁自責,而他最厭惡的就是這種人。

至於為什麼會喜歡上對方……

石內卜看了常掛著笑的對方,還是不能理解自己究竟是哪根神經接錯了線。

「賽佛勒斯?」路平把杯子清洗乾淨走回來時,看到的就是石內卜一臉「吃到發酸的食物,想吐又不敢吐」的表情。「茶包應該沒有過期吧?」路平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個。

「……你拿過期的茶包給我喝?」石內卜瞇起眼睛,有種想把杯子扣在路平頭上的衝動。

「我記得沒有……等等我找一下。」路平越想越沒有把握,那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呢?「我看看……喔,今年十月才過期,沒有過期呢,賽佛勒斯。」

「……」面對對方燦爛到不停的笑容,石內卜的嘴角抽搐越來越明顯。

「是說,今天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忘記跟你約定的時間,只是跟海格找我幫忙時,我看時間還早就過去幫他了,沒想到時間過得很快,當我回神時已經超過時間了,真的不好……」
路平叨叨絮絮的解釋遲到的理由,完全沒發現石內卜的表情越來越陰霾,最後受不了般的站了起來。

「賽佛勒斯,你要走了?」路平見石內卜站了起來,臉色越來越不悅,不禁嚇了一跳,不知道究竟是哪裡惹到對方了。「怎麼了嗎?你在生氣?」他已經道歉了,難道還是不夠嗎?

「……並沒有。」石內卜轉開視線,他只是說不出內心的感受而已。

「你還在氣我遲到這件事嗎?」幾經思量,路平還是決定開門見山的問。

「沒有。」太快的反駁,反而顯得心虛。

「還是說,你在氣我跑去幫海格卻沒有先跟你說?」

「……不是。」

「那究竟是怎麼了?」路平再次走上前,視線直對著石內卜。「我知道我很遲鈍,你不說我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做錯,所以惹你不快……賽佛勒斯,沒有良好的溝通,我們沒有辦法走得長久。」

「……」石內卜緊抿著唇,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想說卻說不出口?

「如果是為了遲到這件事情,我真的很抱──」話還沒說完便被一把捂住了嘴,截斷他話語的不是別人,正是石內卜。

只見對方先是皺著眉頭,之後轉變成不耐煩的神情,用著不坦率的口氣微吼了一聲。

「不要再跟我道歉!」

「?」

「……該死的禮貌!你可不可以把禮貌丟到一旁……」石內卜說到最後轉開了視線,路平的眼裡漸漸浮上笑意,叫他怎麼說下去。「我不喜歡你一直跟我道歉……」

路平拉下石內卜的手,伸出手將對方撇開的臉龐輕輕轉了回來。

「我不知道你這麼討厭我的禮貌與道歉,賽佛勒斯。」

「……」石內卜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眼前的路平,這情景讓路平會心一笑。

「那我換個道歉的方式好了。」

「什麼──唔!」路平將唇輕輕地疊上了石內卜的唇瓣,輕輕淺淺的一吻,卻讓對方紅了耳朵。

「這樣新式的道歉,好嗎?」

「……哼。」

(全文完)

***

這才是真正的賀文XDD
之前發的那篇實在是不符合後半部,於是決定砍掉重發~

那個人物崩得很嚴重(掩面)
請大家稍微看看就好(咬手帕)
當然還是歡迎大家很襲指教(跪坐)

阿芸阿芸~
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