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二)穿越千年惡搞版
※CP:凡斯X亞那
※人物有崩,如覺得這不是主角,請按右上角離開,謝。


【前情提要】

如果凡斯和亞那還活著,並且也在學院裡授課的話……
(因為襲覺得就讀的話……年紀真的接不太上(難道授課接得上?(毆)

 

「喔喔喔!那裡怎麼那麼多人?是在玩什麼遊戲嗎?我也要玩~」身為冰牙族三王子卻留在學院裡無所事事的亞那,此刻正高高坐在某株從草變異成樹的偽裝樹上,只見原本會裂開血盆大口張出利齒的葉面,現在完全沒有遇到褚冥漾時的凶狠,反而乖乖的讓亞那坐在屁股下,也許這就是愛好自然的精靈特有的魔力。

耳聽前方傳來一陣陣熱鬧,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於是亞那快速的在各個異變葉面上跳來跳去,完全沒有打滑或是摔落的跡象,一路非常快樂的前行直到目的地。

然而他完全忘記了,今天他要跟凡斯到左商店街買授課時要用的水晶等教材這件事,當然也不知道凡斯此刻已經踹破了他房門,對著空盪盪的房間及窗戶大動肝火、咒罵連連……

「喔喔喔看來真的很好ㄨ──嗚啊──碰!」

突然一聲巨響讓興致高昂的大家嚇了好大一跳,只見不小心打滑的亞那一秒從大坑中爬起來,身上奇蹟般的毫髮未傷。

「啊,是亞那教授!他也要玩嗎?」一旁有學生認出了亞那的身份,雖說是教授,但其實亞那一點也沒有教授的架子,有時候甚至還玩得比學生瘋。

「咦咦,亞那教授……難道已經有了對象了嗎?」喔不,她可愛的亞那教授──

「妳問這是什麼廢話!」路人三號丟了個鄙夷的眼神給上一位發話者。「全學校裡面只有凡斯教授治得住亞那教授,妳說亞那教授的對象是誰?」

「嗚嗚,可是凡斯教授的臉都很臭好兇的說……」

「廢話,這就是互補!互補啊!兩個人都面癱生下來的孩子只會面癱,這能看嗎?這根本就是蹧蹋了凡斯亞那教授那兩張俊美的臉啊啊啊啊──」路人三號激動無比,只見眾人慢慢讓出個圓圈讓她繼續哀嚎。


──讓我們回歸有亞那所在的地方。


「請問,這是要玩什麼遊戲啊?」亞那跳到服務處前面的小空地,邊看著人群驚嘆邊笑瞇瞇的問服務處小姐,彎彎的眉眼看起來很討人喜歡──而且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眾人瞠目結舌的眼光──服務處的小姐也相當處變不驚,面對從天而降的猴子一點也沒有驚訝的感覺。

「這是扇董事舉辦的『愛心閃光去死去死競賽』,是專門給有愛人及沒愛人的同學或師長,發揮閃光及發洩怨念的時刻,想要閃爆大家或是砍爆愛侶們的頭都可以唷!」服務處小姐還笑瞇瞇的解說,手卻已經遞出一張單子,擺明就是看亞那一定會禁不住好奇心而參加。「目前可以現場報名,請問您要參加嗎?」

因為亞那整張臉都亮了起來,一整個就寫著:我要玩乘以一百的平方。

「我要玩!」亞那立刻寫下了賣身契,喔不是,是活動單。

寫完之後,亞那手上立刻出現一封信跟一顆紅燦燦的愛心,上面的數值是5000/5000,隨手將愛心塞進懷裡並興高采烈的打開信件,亞那看得津津有味,但有沒有看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為有你把我在你懷抱裡放好 我才不怕這地球如何動搖
愛呀呀呀 喔!愛的抱抱 愛呀呀呀 溶化了煩惱
愛呀呀呀 喔!愛的抱抱 愛呀呀呀 跟著我的心跳

嗯,這是什麼東西?算了,先玩再說!哈哈哈──

看完一遍的亞那頭上冒出好幾個問號,但他不以為意,反正找到凡斯交給凡斯去煩惱就好啦~

於是亞那快樂的拿著手上的信件,也許該慶幸的是他沒有把信隨手丟掉……


「哇哈哈哈──死吧!通通去死吧!什麼愛人都是狗屁啊哈哈哈──」

「說我是好人的通通來領死人卡吧!」

「有愛心的都給我過來領死,去死去死吧你們這些閃瞎別人的混帳──」


一片燒殺擄掠、哀鴻遍野之中,亞那心有餘力的邊閃躲邊看一對對閃光情侶如何閃瞎別人的眼睛,再看一群群去死去死團如何追殺閃光;雖然亞那平時看起來脫線,但他的實力仍然不容小覷,之前來了幾個學生,看他一臉笑咪咪感覺手無縛雞之力於是圍攻他,輕敵的下場就是通通到保健室報到!

正所謂:在強者手中,皮尺也能成為凶器(?)

同理可證,雖然亞那帶著一把隨身匕首,但他隨手拔下一截草梗也能使得像鞭子一樣,更何況他的對手只是一般學生,殺雞焉用牛刀?

亞那根本只是進來享受遊戲的氣氛而已。

「發現目標、幹掉目標,世上就少了一對禍害,上啊同志們──」

突然背後傳來一聲大吼,亞那回頭卻發現一大群人就像野生犀牛一樣,朝他的方向狂衝而來,而且每個人面目猙獰、眼露凶光,一副佛擋殺佛、魔擋殺魔的修羅面孔,讓一向笑容可掬的亞那也不禁嘴角抽搐了幾下。

咦?這些好像是他的學生?是《精靈族動植物導論》?還是《自然界生物的美麗奧妙》?但好像又是凡斯的學生?

在「眾」敵當前(?)的情況下,亞那的腦子裡居然不是幹掉對方或是拔腿就跑,反而是注意到別人不會去注意到的事情,究竟是自視甚高還是神經大條呢……

只見眾敵距離越來越近,剩下不到幾百公尺,亞那還呆呆的站在原地沒有跑的跡象,突然一個傳送陣出現在他眼前,光芒散開後,赫然是冷著一張臉的凡斯站在眾人面前,全身散發生人物近的氣息。

「咦?凡斯,你怎麼來了啊?」亞那看到凡斯的出現,就像維尼熊看見蜂蜜一樣,瞬間黏了上去。

「……」凡斯冷冷地瞪了亞那一眼,額際的青筋正鼓鼓地跳動著,他轉回去面對那群學生,眼見大刀即將落在他的腦袋上,凡斯只冷冷的吐出一句話,卻挾帶著言靈的威力,瞬間釘住所有人的動作。

「《魔藥分析暨實作課程》當掉。」

這句話說得雲淡風輕,彷彿一不小心就會漏聽的話語,此時在學生的耳裡無限放大再放大,所有人的武器都掉在地上,下巴也一併落在地上,蔚為奇觀。

「不──」所有學生退去殺紅眼的凶光,每個人一致的表現出孟克代表作的表情,扭曲著臉孔吶喊著。「凡斯教授不要當我們──」


《魔藥分析暨實作課程》是大學部的一門殺手課,不但是必修,還是必當!

而且這是每個學生的必經過程,據說修這門課的人還沒有人沒被當過──差別只在於當一次跟當很多次而已──,就連戴利跟庚也被當過一次,倖存率是零

因此凡斯不但有面癱教授之稱,還有「當遍天下無敵手,佛心通通都沒有」的招牌,上了凡斯的課,鐵定會過著爆肝重修的「小心.肝」日子。

但據校友表示,出任務碰到相關問題時真的非常有用,於是凡斯也有小小的擁護者替他說話,只是眾人一回想當時還是覺得不堪回首啊!


哀嚎聲此起彼落,一波接一波好像波浪舞,凡斯氣息穩定,依舊冷著一張被學生跟友人說是面癱的臉,對於哀嚎一點也沒感覺。

「教授我們錯了不要當掉我們啊啊啊──」他已經重修第三年了,他還想要畢業啊啊啊──

「教授我們只是不小心看錯了人而已,不用這麼狠吧!」人有失蹄馬有失足……不對!人有失足馬有失蹄,只不過是小小的看錯了人啊!

「嗯,所以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沒有死當。」


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我也只是當掉你們而已……

 
眾人聽到這句話後,紛紛露出囧囧囧囧囧的臉,空白三秒後繼續哀嚎,只可惜凡斯已經拉著亞那走人,就算凡斯還留在現場,十成十還是沒有翻盤的機會。


「噗哈哈哈,凡斯你會不會太狠了些啊哈哈哈,他們、他們好可憐唷!」亞那終於忍不住地笑彎了腰,他從剛才就一直笑到現在,若不是凡斯拉著他,搞不好亞那已經倒在地上翻滾大笑。

「……你是笑夠了沒?」凡斯環起手,握緊拳頭好像想一拳揍到亞那臉上。

「呀哈哈哈……不、不能怪我哈哈哈……你的表情跟、跟語氣搭不起來啊哈哈哈喔我的肚子好痛哈哈哈……」

亞那只要一想到剛才的畫面就止不住笑,明明是那麼肅殺的場合,結果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凡斯用來打倒敵人的,居然不是神兵利器,而是『《魔藥分析暨實作課程》當掉。』這句話,還用言靈講出去,最重要的是那張臉還是面癱得很認真啊,真是太微妙了!

「亞、那。」凡斯舉起手想對亞那的頭施暴,但當亞那拿那雙笑到眼眶微濕的雙眼看著他時,凡斯放下手……

拿起懷中被某人遺失的愛心往亞那額心K了過去──命中!

「唔,好痛!凡斯你好狠──咦,這愛心好眼熟唷!」亞那抱頭哀叫一聲,但還是穩穩地抓住了被丟過來的東西,左翻翻右看看,感覺非常熟悉。

「自己的東西都不記得?」凡斯暗暗地嘆了口氣,對亞那伸出右手。「信呢?拿過來。」

「喔喔喔,真的是我的啊!」亞那喜滋滋地看數值變成7800/8000(兩百是因為被凡斯K中而下降),一邊摸著不知道被自己放到哪裡去的信。「咦,信呢?」

「……別亂動。」看不下去亞那因翻找而把自己衣物用得更亂的凡斯,忍不住自己去找信,終於在袍子的內袋找到信件。「……這是什麼東西?」

凡斯看完額筋爆得更嚴重了。

「不知道,對了,凡斯你的愛心跟信呢?我也要看!」沒等凡斯回應,亞那手一伸便伸進了凡斯的內袍,瞬間被凡斯打了手。「小氣鬼,讓我看又有什麼關係。」

「再吵你就不用看。」只是剛剛是誰趁機亂摸他的?「拿去。」

打開信件,卻只出現一句話。

單臂上舉訓練三百下。

「……這也太沒頭沒尾了吧?」亞那忍不住嘟嚷著,比他的抱抱還更──「我知道了凡斯!」

「什麼?」凡斯還在思考,卻被一旁吱吱叫的猴子打斷。

「這個就是要你抱我啦!」亞那驕傲的說出他的答案。

「……」凡斯給他一個「笨蛋」的眼神。

「真的啦!不然你抱我試試看!」亞那大方地伸出雙手要凡斯抱抱,凡斯沉吟了許久,感覺像是被逼迫到最後一步(?)了,只好順著亞那的意思抱起亞那……

於是在某幾對情侶經過草叢邊時,便驚悚地看見面癱教授凡斯抱著猴子教授亞那上下移動,由於草過長遮住了兩人的下半身,而這些人也沒有勇氣撥開草叢,那樣的畫面,再加上兩人傳來斷斷續續輕輕淺淺的喘氣聲,使得路過的人們想像力爆增羞紅了臉迅速離開──


但其實兩位只是正在努力達成「單臂上舉三百下之愛的抱抱」而已,要知道抱著一個不輕的男人單手舉三百下,尤其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情人時,要不發生「反應」也是件神奇的事情。

凡斯很正常的產生了反應,只是他習慣性的壓制了自己。

「三百。」凡斯有預感今晚手臂會很痠。

「喔喔喔凡斯凡斯,你看我們的愛心合起來了!」亞那還死賴在凡斯手臂上不下來,攬著凡斯的脖子指著愛心叫著,亞那身上特有的植物香氣竄進了凡斯的氣息裡,這樣近的距離使得凡斯氣息有點不穩。

轉頭一看,愛心果然合了起來,還發出超閃的七彩霓虹燈,最重要的是出現怪異的背景音樂,上面有著一行無法被忽視的粗體字。

賀喜過關,可回到房間繼續後續動作唷(心)

「……」

「哎,凡斯,你的眉頭一直皺著耶!」亞那突然伸指推了推,「小心抬頭紋唷!」

「哼,你到底要不要下來?」凡斯偏了偏頭,躲過亞那再度伸來的長指。

「不要,我不想用走的,你抱我就好啦。」亞那突然捧起凡斯的臉,磨了磨他的鼻子,一隻手還伸進了凡斯內袍,不意外地看見凡斯萬年冰山面癱臉有融化的跡象,忍不住笑了開來,卻在下一秒雙唇被凡斯掠奪走。

四唇交纏許久,凡斯丟下傳送陣,輕輕地在亞那耳邊落下一句──

「愛玩火,就要有勇氣承擔後果。」


學生會


「咦,亞那教授跟凡斯教授居然有玩耶!」

「這題目是誰出的?好爛啊哈哈哈~~~」

「這照片拿去賣掉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應該蠻多人會買來撕成兩半,一半意淫、一半射飛鏢吧哈哈哈──」

但前提是凡斯不知道有照片跟錄影機這件事,不然……

大家就連當當到死吧!


「我看,我們還是留著自己欣賞就好了。」大家都還想畢業,好嗎?


(完)

***

很榮幸還有機會能發第二篇,這篇人物應該會崩得更嚴重,請多海涵(跪坐)
這一組真的是靈光一現的產物(煙)
至於亞那好像突然變得具有威脅性,這個嘛....

請無視(被砍死)

在襲的心中還是凡斯比較強勢所以他是攻啊啊啊啊--

然後襲真的不太知道他們到底能授什麼課(煙)
凡斯在我腦中一直跟hp的ss做結合(看課名就知道了(攤手)
亞那除了猴子還是猴子(被打)

有任何意見或鼓勵都歡迎跟襲說啊XDDDD

下篇看誰先有梗就寫誰X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嵐
  • 啊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啊啊啊(擦眼淚
    凡斯好可愛好帥啊啊亞那真是太天然了啦啦啦
    這對我也好喜歡啊啊啊啊
  • 凡亞什麼的,很萌不覺得嗎A_A+

    襲音 於 2014/09/06 17: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