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藍斯齊抱著袁極真飆車離開之後,毓秀一先要人將契給抬到醫護室去,接著再跟其他人討論一下幫內的最新事務,離去之前還不忘再次提醒袁極真及其家人的追捕令已經撤銷,並要眾人傳達給各分部,希望不要再有這類的烏龍事件。


「老大,剛剛那位到底是誰?」盧偉凡跟著毓秀一的腳步回到了書房,在墊後的毓青一將房門關上之後,盧偉凡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疑問。


「嗯?法國藍氏集團T市分部的總裁,藍斯齊,這點你不是知道的嗎?」毓秀一將自己癱在旋轉沙發椅上,還將兩隻修長的腿架上了辦公桌。


「我知道他是藍斯齊,但他跟您的關係究竟是?」盧偉凡站在辦公桌前直挺挺的,立正姿勢一百分。


「喔,這個嘛……」毓秀一勾起笑,看向站在盧偉凡後頭的弟弟。「你何不問青一呢?他也能回答你的問題。」


「……希望老大您能給我個答案。」盧偉凡當然不會傻得不知道毓青一也是知情的人,但他大概天生就跟毓青一犯沖,八字相剋,若非到要緊事,他一點都不想跟毓青一有過多的接觸。


「嗯……不過我現在想要去廁所一趟,你就跟青一問吧。」毓秀一笑得很是歡樂,隨即丟下盧偉凡跟自家老弟,往附設的浴廁間而去。


在經過毓青一身旁時,毫不意外地接收到老弟的『眉來眼訊』。


──老哥,幹得好!


──好說好說,都特地留機會給你了,自己保重。


──什麼保重?你應該要替我加油打氣,所以正常是要說『好好把握』吧!


──不,我沒說錯,自己保重。


──請解釋。


──因為偉凡不是正常人,就算偉凡是正常人,你也不會是個正常人,所以正常的用詞套用在你們身上是不適合的,就別浪費了。


──……我可以扁你嗎?


──你還是先祈禱自己會不會被偉凡扁比較實在啦!


──滾!


捉弄完自家老弟,毓秀一關上浴廁的門,心情好上加好,心想:簽個樂透應該會中獎吧!
當然,沒中獎的話,他就把投注站給燒了!


「藍斯齊跟老大是什麼關係?」相對於毓秀一的好心情,這廂被迫跟毓青一獨處的盧偉凡整個人就像被刺激到的大貓一樣,寒毛都豎起來了!


而盧偉凡的警戒讓毓青一覺得很哀怨,他又還沒拿出逗貓棒……不是,他又沒說出什麼話,幹麻對他這麼有警戒心,偉凡對待他跟對待老哥根本就是兩種政策!


「這個嘛……你要拿什麼東西來交換這項情報?」毓青一沒發覺,此刻的他就像廁所裡的毓秀一一樣,兄弟倆總愛捉弄別人,吊人胃口,所以他們兩兄弟其實是半斤八兩。


「……」盧偉凡狠瞪毓青一一眼,有種衝動想要跟他說『拳頭』,但一來毓青一是老大的弟弟,二來這裡是老大的書房,三來……雖然不想承認,但真要打起來的話,他不是毓青一的對手。「你到底說不說?」


「真是沒耐性啊~」毓青一兩手一擺,還是乖乖說出實話好了,免得偉凡真的生氣。「你知道毓桂雅嗎?」


「那不是前代的老大嗎?」也是毓幫中唯一的女性老大,更是一名傳奇性人物,如果有機會,盧偉凡還真想見見這樣的奇女子。


「嗯哼,藍斯齊是桂姨的兒子。」毓青一替盧偉凡解答,怕盧偉凡還是不懂他們之間的關係,於是再補一句。「也就是說,我、老哥跟藍斯齊是表兄弟。」


盧偉凡點點頭,怪不得剛才老大見藍斯齊突然出現,又用不禮貌的口氣說話都沒有太大的反應。「原來如此。」


「不過,藍家的錢我們不是收到了嗎?怎麼又再拿一次?」盧偉凡雖然是黑幫人物,但其思考有時候仍是正派人士(?)的想法。


「這個嘛……想也知道是老哥多A了一次錢。」提到這個,毓青一也忍不住搖搖頭,真不知道他老哥那種惡劣的個性是遺傳自誰身上。


明明家中兩老都是黑道中的正派人士(?),怎麼會有這麼黑道的兒子呢?


「什麼A錢,我只是收取一些『保管費』而已,被你說的我好像多惡劣似的。」毓秀一從裡頭走了出來,對於自家老弟的用詞相當不以為然。「叫你書多讀一點你就不要,用那什麼怪動詞。」


「最好是,你明明就收到了藍斯的匯款,還硬跟藍斯多凹了一筆,這不是A錢這叫什麼?」老哥你強詞奪理!


「匯款是一回事,他的小情人待在我的地盤又是另一回事。既然人在我這兒,我當然是負責管好人,別讓人亂跑,直到藍斯來接人啊,理所當然要收一些保管費嘛~」反正藍斯家那麼有錢,不差那一元五毛啦!


「那我是不是要慷藍斯之慨,等等送花籃去醫院?」毓青一沒好氣的撇撇嘴。


「你可以考慮菊花或是劍蘭。」毓秀一好壞心的詛咒。


「這句話你最好不要讓藍斯聽到,否則他一定會發飆。」毓青一直想嘆氣,為什麼老天要給他一個死要錢的妖孽老哥?


「……」盧偉凡對於自家老大的作法與說詞一整個啞口無言,生平第一次,他跟毓青一有了相同的想法。


--世道已經夠混亂了,為什麼老天爺要多製造一個妖孽出來侵佔人類的地盤。


(續)

***
有夠久沒更新的(被巴飛)
請看九五妖孽(被揍)

襲去懺悔(跪)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