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寵愛的意義?】番外01


晨光灑進了冰炎的房間,將站在穿衣鏡前整理儀容的冰炎影子拉得好長,幾隻鳥兒飛到窗檯啾啾啾的叫著,整個氛圍靜宓而和諧。

確定自己的儀容整理好,冰炎跨著大步來到床邊,伸手推了推大床中央的人兒。「褚,起來吃早餐了。」

睡得頗沉的褚冥漾耳朵因冰炎的動作而抖了抖,但人還是縮在暖暖的被子裡賴床,不經意地蹭了蹭冰炎的床舖,但看在冰炎的眼裡,那動作彷彿是在蹭著他的胸膛,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安詳的睡顏,心下閃過「不要吵他,讓他繼續睡」的念頭。

但下一秒冰炎迅速地否決掉這個想法,褚就是正餐不吃都吃甜點才會營養不良,於是冰炎再次伸手推了推褚冥漾。

「嗯……」褚冥漾這次抖了抖耳朵,蓬鬆的尾巴搖了搖,眼皮卻沒半點睜開的跡象,二度蹭了蹭被單後轉過身背對著冰炎,整個人也像小動物蜷了起來,只剩下那團蓬鬆鬆的尾巴離冰炎最近。

「……褚。」對於叫不起床的戀人,要是在平常冰炎早就一巴掌從頭上巴下去叫他清醒,並把人踢進浴室,哪還會縱容對方賴床;但同樣的情況、同樣的人換到現在的場景,冰炎卻怎樣也巴不下手……

只能說,獸化的褚實在是太可愛了,連「巴人不留情、種人不遺餘力、威脅人如呼吸般順手」的冰炎都忍住三分,要是褚冥漾知道這件事,說不定願意一輩子維持獸化的模樣!?

「起床,褚!」深吸一口氣,冰炎決定不再那麼溫和叫對方了,這樣叫到下午對方都不會起來!

於是冰炎大手一掀將被子拉到一旁,模樣縮到大約五歲孩童身高的褚冥漾從暖空氣接觸到冷空氣,瞬間抖了起來,全身像在篩米一樣,讓冰炎忍不住將人抓到自己懷裡。

「起床!」從沒叫過這麼多次起床的冰炎,此刻也有點不耐煩了,但褚冥漾在此時卻又用睡得紅咚咚的臉頰蹭了蹭他的胸膛及手臂,好像在測試床軟不軟一樣,這動作讓冰炎暗暗吞了口水。

──該死!誰下次再敢對褚下獸化的詛咒,他就宰了那個人,原本只需要手揚掌落的一秒鐘就能叫醒對方,由於獸化的模樣害他巴不下手,浪費那麼多時間!

最後冰炎是捏著褚冥漾的鼻子強迫他清醒。

「唔……學、學長……」五歲稚童的軟軟嗓音不意外的重擊了冰炎,只見他忍不住用手撐住額頭,該死的,他又不是米可蕥,幹什麼對褚這麼沒有抵抗力!

剛清醒的褚不明究理,伸出小小的手揉揉自己的眼睛,耳朵因為睡意而半垂,尾巴則輕輕搖了搖,像在打節拍準備下一輪與周公再戰一棋。

「再睡下去我就把你丟回自己的浴室。」只不過頭上傳來的威脅讓褚打消回籠覺的念頭,接著被人抱往浴室,學長溫熱的胸膛讓他覺得自己好像熱蛋糕上的奶油,不禁要融化在這麼溫暖的懷抱裡……

──再睡他一回。

最後褚冥漾終於清醒過來,他穿著喵喵昨晚送過來的衣服準備跟冰炎到餐廳吃早餐,縮回了五歲模樣,彷彿連心性也變回了稚童,褚冥漾蹦蹦跳跳的下樓,尾巴連帶上下晃動──但衰運不會因褚冥漾縮回了五歲而有所減少,下一秒他就在平滑沒有任何障礙物的地上滑了一跤,標準的狗吃屎。

「嗚……」撞到鼻子及額頭讓褚冥漾的淚花逸了出來,耳朵因為痛而瞬間捲起來,冰炎微嘆口氣將人抱在手上走下樓,照褚在平地都能自己跌倒的樣子,若是讓他走樓梯恐怕會一路滾風火輪滾到第一階。

「活該,誰叫你要用跳的。」看見褚的淚眼,冰炎還是嘮叨了一句,伸出摸摸褚的後頸,下樓去。

不過原本冷清清沒什麼人在的黑館大廳,今天意外的來了許多人,冰炎一愣,見所有人看見他抱著褚出現,那眼神連瞎子都猜得出來是來幹麻的!

「早安,冰炎殿下。」尼羅微微欠身,今天一樣是一副標準好管家的模樣。

「早,尼羅。」冰炎點點頭,思考要如何突破重圍(?)

「哎呀呀,是可愛的漾漾小朋友呀!」奴勒麗從旁邊出現,纖紅的指甲勾了勾褚冥漾的下巴,豔麗的笑容帶著興味,惡魔的尾巴搖得很愉快。「給姊姊抱一抱吧!」

奴勒麗伸手要抱但被冰炎冷冷一瞪,低頭只見褚冥漾的手緊緊抓著冰炎,耳朵跟尾巴也像遇見敵人一樣豎了起來。

「別調戲漾漾了,小心冰炎把妳種在黑館前面。」蘭德爾送來一句嗓音,一樣是帶著興味,只不過多了層優雅來掩飾他的惡趣味。「來吃早餐吧,尼羅可是一大清早就起來準備呢!」

「早安。」突然後方傳來一道溫潤的嗓音,安因走了下來,看見狐狸模樣的褚冥漾摸了摸他的頭,溫柔的氣息及手勁讓褚冥漾舒服的瞇起雙眼。

「一起來享用吧,早餐是很重要的。」從剛才一直沒說話的賽塔終於出聲,冰炎抵不住盛情(?)只能帶著褚坐到椅上。


「漾漾,嚐嚐這個吧!這是尼羅特地為你做的呢!」蘭德爾將一塊蛋糕放到褚冥漾的盤子上,精緻的蛋糕加上甜甜的香氣,褚冥漾一見便開心的雙眼發亮,扭著腰臀從冰炎腿上下到地板,由於身高關係,褚冥漾努力的伸長手,汗都滴在衣領上落成一個個圓點,尾巴也搖動得很厲害,但還是搆不到盤子。

「學長……」搆不著的褚冥漾只好轉頭向冰炎求救,原本不打算讓他這麼早吃甜點的冰炎,在挨不過褚冥漾的眼神攻擊,只能退一步的提出但書。

「只能吃這塊。」

褚冥漾快速點頭,見冰炎伸手將蛋糕端到他面前,他忍不住雙手舉高高表示自己的開心,接著大吃了起來。

「吃慢點漾漾,沒人跟你搶。」賽塔端了一杯精靈飲料放在他手邊,末了還摸摸褚冥漾的耳朵,手勁用得很巧妙,讓褚冥漾不禁蹭了蹭賽塔手心。

不過這個動作看在冰炎眼裡頗不是滋味,雖然他明白那是因為獸化的緣故。

褚冥漾慢吞吞地解決蛋糕,之後被冰炎一把抓來擦嘴巴,安因跟賽塔因為有事所以先走了,還說下午回來再帶點心給褚冥漾,讓他興奮的直搖尾巴,還跑到門口跟他們揮手。

「哎呀呀,這蓬鬆的尾巴拿來圍在脖子一定很舒服。」突然背後傳來一句這樣驚悚的發言,褚冥漾整個人從腳底板一路抖上了頭頂直到耳尖,轉頭見奴勒麗正撥著他的尾巴,倒抽一口氣的奔回冰炎身旁,抱住冰炎的膝蓋瑟瑟發抖。

「不要嚇他。」冰炎撫著褚的頭髮,一下又一下地安撫他的情緒,直到對方不再發抖為止。

「哎呀,真不好玩,人家只是說說而已~」奴勒麗笑得很歡樂,完全沒把冰炎陰蟄的眼神放在眼裡,朝冰炎拋了個飛吻,奴勒麗去執勤了。「晚上我再帶酒回來一起狂歡啊!」

不需要,快滾!冰炎冷冷一瞪。

「冰炎你們不再多待一會嗎?」蘭德爾從後方出聲,但對於冰炎要離開的舉動倒也在意料之中。

哎,佔有慾強的不想讓人看見這麼可愛的戀人嗎?

「不了。」

冰炎頭也沒回的抱起褚就離開,褚冥漾的耳朵動了動,從冰炎的肩上探出頭來,揮舞著小手跟他們說再見;蘭德爾一挑眉,舉起鮮紅的酒杯朝他致意,勾起的笑容讓褚冥漾也紅了臉。

──幸好醋勁大的某人沒看見。

(續)

***

喔喔喔我真是不要命了早起不趕作文居然在打文
這是本文的補遺啊(羞)
漾漾是很可愛的,獸漾就更可愛了(心)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嵐
  • 啊啊啊漾漾獸畫實在太可愛了我不行了(噴血
    學長的佔有慾啊啊啊啊~~~(亂叫
  • 因為漾漾很可愛啊~~~~~(艸)

    襲音 於 2014/09/06 17: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