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章


「嗚……」

單人病房裡,袁極真矇矓醒來,視線逗留在米白色的天花板上大約十五秒,像是看膩天花板的油漆痕,袁極真緩緩飄移視線,冷氣機的扇葉正左右擺動著,人造微風拂過臉頰只帶來陣陣的涼意,以及刺痛──讓後知後覺的他回想起之前的事,包括被人毆打、恐嚇,粗糙手掌擊在臉上的力道彷彿還殘留在他臉上,思考配合感官,袁極真覺得左邊臉頰開始疼痛了起來。

不過乾渴的喉嚨讓袁極真發不出什麼慘叫聲,只能像隻小貓般發出無意義的喑嗚,棉被下的手唏唏囌囌地摸索著,像是想要找個人來握,突地,溫熱的大掌握住了茫然搜尋的手,溫熱傳遞了讓袁極真心安的感覺,視線回到身周,發現藍斯齊正趴在他右手邊,一手握著他,一手還捏了捏眉間,一整個疲憊不堪的模樣。

「極真,你醒了?」藍斯齊握著袁極真的手,傾身詢問:「臉很痛嗎?我叫醫生過來一趟。」

袁極真的確疼得皺起了眉頭,藍斯齊趕緊按護士鈴,見袁極真一直舔著下唇,又趕緊倒了一杯溫水並附上吸管,抵到袁極真唇邊。

「慢慢喝,極真,沒人跟你搶。」宛如乾旱的土地上適逢天降甘霖,袁極真就著吸管瘋狂吸水,沒幾秒,水杯見底,吸管只吸到空氣,發出咕嚕嚕的聲響。

「還要再來一杯嗎?」藍斯齊從袁極真嘴裡把被咬得死緊的吸管給『拔』下來,見袁極真對水的饞樣,藍斯齊忍不住輕笑出來,隨即再添滿一杯,遞上。

不過這次狂喝水的袁極真就沒那麼好運,吸沒幾口就被嗆到,嘴裡的水全咳了出來,一滴不漏地灑在水藍色的病號服上,衣服立即展現出袁極真胸膛線條。

藍斯齊暗暗地吞了一口口水。

但他的手仍是規律地輕拍袁極真的背,袁極真的小臉因為咳嗽而漲紅,藍斯齊此刻正在天人交戰,究竟是要以袁極真的傷為重,還是要以自己的慾望為重呢?

這問題對目前的藍斯齊來說,就好像別人在問他,男朋友跟老媽要被水怪吃地了你會救誰是一樣的──

不對,他一定會救男朋友。喂喂喂,別還沒聽到理由就判我是不孝子好嗎?

一來,他老媽是個游泳健將,只要沒有意外絕不會在水裡溺斃;二來……搞不好那隻水怪會被他老媽的鴛鴦刀劈成『莎西米』,當成今晚特餐。

──所以到底是要以哪個為重呢?

「咳、咳……藍……」袁極真沙啞地呼喚,藍斯齊隨即跳脫自己的妄想世界,回歸現實。

「怎麼了?很痛嗎?」藍斯齊趕緊俯身檢查袁極真的左臉,是不小心壓到腫包了嗎?

「很痛……」袁極真點頭,眼眶浮現薄薄的水霧。「……我的背……」

「背?」藍斯齊不解,傷的是臉,怎麼痛的是背?

「你太用力了…咳……嗚……」袁極真覺得自己背部像被佛山無影掌狠狠拍打,總裁到底是想安撫他,還是想要打死他,以規避醫藥費呢?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還好嗎?」在袁極真的提醒之下,藍斯齊才驚覺自己下手的力道太重,因為想事情想到出神,才會造成沒控制力量的情況發生。

「咳咳……我沒事……」袁極真伸出右手揮了揮,只要藍斯齊不要再『出手』殘害他的背就一切沒事,顧著咳嗽沒理會其他的袁極真,沒看見藍斯齊眼中的自責。

「極真。」突然,藍斯齊伸指捏住袁極真的下顎,將袁極真的小臉抬起,看著左半邊慘不忍睹的傷勢,藍斯齊滿滿的都是心痛。「對不起。」沒保護好你。

「……?」袁極真不解,為什麼藍斯齊要跟他道歉?

「要是我多注意一點,你就不會傷得這麼重了。」藍斯齊喃喃低語著,目光掃過左臉,跟袁極真的視線對焦。

「藍……」袁極真覺得眼眶熱了起來,生平第一次有人這樣的關心他。

「我應該直接把你載回家,而不是把你送回去。」至少袁極真在自個兒的床上只會被自己吃掉,不會被別人打壞掉。「下次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也不會再讓你自己回家了。」

「……」意思是他以後有家歸不得嗎?

***

久違的更新(被打爆)
感謝鍵閱(被揍)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