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03


「其實日皇的弟弟更名為安向夜──來了!」女記者問話問到一半,突然抽回麥克風往穿堂奔去,腳上的三寸高跟鞋被當成球鞋一樣的奔跑,一溜煙的衝到最前頭卡位。

跟著記者們的舉動,學生們也引頸盼望著前頭今天難得沒下雨,但地上仍東一處水窪、西一處積水,是昨晚下一整夜雨的結果;然而天空還是一片陰霾,光亮都被埋在厚厚的雲層,透不出光,遠處則灰濛濛的,似乎正下著大雨,隨著風的吹動,那片下著雨的烏雲也漸漸飄過來。

放學鐘聲響起,葉蘭學院陸陸續續走出三五成群的學生,嘻嘻哈哈的一點也沒有想要趕快回家的跡象,突然間,學校正門口湧進一批批記者,甚至連SNG車都到達現場,讓正要走出門口的、已經走出門口的學生都忍不住停下動作,察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記者過來?

就算是當初傳奇歌手雷因斯到校,也沒見到那麼多的記者來訪,更何況學校這陣子風平浪靜的很,連愛搞怪的校長都金盆洗手似的,讓全校師生過了好一陣愜意的生活──而現在那麼多記者來訪,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嗎?

「這位同學,請問你知道日皇的弟弟──日向夜正就讀葉蘭學院嗎?你是否跟他接觸過?日向夜給人的印象如何?」一位女記者隨手抓了一名路人學生做訪問,但被問到的學生一頭霧水。

「日皇的弟弟?日向夜?我們學校有這個人嗎?」學生抓抓頭,完全搞不清楚眼前人究竟在幹麻。

「其實日皇的弟弟更名為安向夜──來了!」女記者問話問到一半,突然抽回麥克風往穿堂奔去,腳上的三寸高跟鞋被當成球鞋一樣的奔跑,一溜煙的衝到最前頭卡位。

跟著記者們的舉動,學生們也引頸盼望著前頭即將發生的事。

只見穿堂走出兩名學生,一個一頭銀髮,穿著正式上學服裝,外形看來是復古五零年代的乖乖牌;另一位則是滿頭橘髮,臉上還有一道刺青,感覺就是不良學生,但現在兩人並肩走在一起還有說有笑的,怎麼看怎麼不搭。

兩人說話說到一半,卻感到一片陰影鋪天蓋地而來,一轉頭才發現一堵堵人牆圍住他們,各個的眼神像極了狼群找到獵物,正準備將獵物撕裂下肚!

「……靠……這是怎麼回事?」見那群記者如狼似虎的眼神,從不知害怕為何物的伊薩特不知道為什麼,背上竟也冒出一粒粒冷汗。

「這些人是──」日向夜也覺得事情不太對勁,褪去乖乖牌的傻笑,取而代之的是玄日的警戒。

但日向夜的話語彷彿引信一般,眾人抄起麥克風朝他迅速逼進,每個人的嘴裡在同一瞬間發出好幾個問句,像機關槍一樣瘋狂掃射──


「有情報顯示你是日皇的弟弟,為什麼要改姓成安?又為什麼就讀葉蘭學院呢?」

「傳聞日皇為了隱瞞你的消息毀掉一整個實驗室是真的嗎?」

「你為什麼有十年的時間沒有上學?這段日子你到什麼地方去?做了什麼事情?」

「你真的是改造人嗎?」

「傳言日向炎和你並非同父所生,那麼你應該才是太陽聯盟正統繼承人,是否想過要拿回實權?」

「據說日皇為了你殺了親生父親日基言,這件事是真的嗎?」

記者的問題辛辣而犀利,這些都是他跟哥哥的秘密,一下子被攤開到檯面上,日向夜一時無法做出任何回應;腦中晶片快速判斷「此地不可多留,避免事情再度混亂」,於是日向夜當機立斷抓著伊薩特朝反方向奔跑,意圖甩掉後面拆吃人入腹而沒有絲毫罪惡感的記者群!


「歡迎收看這節新聞,今日大頭條:世界經濟領袖日皇被爆料,傳出有一名胞弟就讀葉蘭學院中,其胞弟身份、年齡及資歷疑點重重,據消息指出可能是一名改造人,我們來看下午的新聞畫面──」


太陽聯盟頂樓辦公室,冰冷的怒意正充斥其中,日向炎端坐在辦公桌前,表面平靜地看著各家新聞台,但同處一室的凱爾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手上快速調動人員及搜查資料,因為日向炎已經呈現暴怒狀態,仔細看日向炎神情就會發現:炫麗的寶石紅雙眼因怒火而劇烈燃燒,彷彿火山下的熔岩正叫嘯著要爆發,平日勾著冷笑的嘴角,如今抿成緊繃的一直線,而交握的雙手微微顫動著,那是忍耐、克制的象徵。
 
日向炎在第一時間得知日向夜曝光的消息後,便反覆看著各家新聞,以一種不屬於常人的冷靜緊盯著螢幕,彷彿要將所有的影像牢牢記在腦中。

日向炎沒漏看液晶電視上弟弟錯愕的神情,當初找回日向夜卻要他改成安特契的姓,就是為了躲過媒體的追蹤及世人的吹捧──

倘若這些人接近阿夜、親近阿夜的原因只是因為「日向夜是日皇的弟弟」,只是為了利用天真的阿夜獲利的話,那就不是真正想跟阿夜做朋友,而那種虛假的友誼最終只會傷了阿夜的心!

但這原本該藏得很好的事情卻被不知名人士一把掀開來,日向炎在震怒之餘也開始思考究竟是誰洩露秘密,畢竟記者的問題太過犀利也太過切中核心,如果沒有人在幕後指點,是不可能會問出這種問題。

「日皇,日向夜少爺和朋友已從秘密通道回到日宅,守衛人員也已經出動,進行封街動作。」凱爾輕咳一聲,將日向炎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後開始報告。

「阿夜沒事吧?有沒有被那群暴民拉傷?」日向炎最關心的還是弟弟的安全,其他都不重要。

「日皇,日向夜少爺和朋友已從秘密通道回到日宅,守衛人員也已經出動,進行封街動作。」凱爾輕咳一聲,將日向炎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後開始報告。

「回日皇,日向夜少爺說他沒有受傷,請您放心。」凱爾傳達著日向夜剛才留的訊息,之所以不做視訊通話是為了防止外面的高樓有人做監視動作,雖然太陽聯盟的玻璃都是經過特殊設計的,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現在科技日新月異實在不能過於大意。

「那就好,要阿夜早點休息,讓他不要擔心。」日向炎點點頭,吊著的心總算放了一半下來。「對了,要阿夜這幾天都不要去上學,等風聲過了再去。」

「是。」凱爾將事情記下,並傳給日宅的守衛長。

「還有,把這些新聞都抽掉,我不要再看到任何一則關於阿夜的報導,平面的部分也一樣,上架的、未上架的通通抽掉,並向他們寄出存證信函,我不容許這些人再次傷害阿夜!」日向炎將手交疊在下顎,雙眸流轉著業火般的狠厲,幾句雲淡風輕的話卻主宰資訊的流向。

「至於不識相的人,也不需要多說。」

「是的,日皇。」凱爾絲毫不敢大意,直接連絡上各家新聞媒體及平面媒體的主事者,向他們傳達日皇的要求。

「還有,把幕後黑手跟資料來源查出來,有膽量與太陽聯盟作對,就別想要我放過他們。」日向炎伸手按掉螢幕,偌大的辦公室裡只剩下呼吸聲及鍵盤打字聲,日向炎閉上眼睛試圖壓下怒氣,只是鼓出青筋的額角及手背說明情緒的激動。「把月牙兒找回來幫你,中下游的事情轉交給其他人去做就好,以此事為第一優先。」

「是的,日皇。」

 

「您所播的電話現在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播。」

「您所播的電話現在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播。」

「您所播的電話現在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播。」

不到一天的時間,日向夜的新聞迅速地壓下來,許多家媒體被日皇「關照」後,趕緊將日向夜的新聞抽掉,何苦為了收視率葬送自己寶貴的性命呢?

可總有那麼一兩家桀驁不馴的、不畏權勢的繼續追蹤報導,日向炎只得讓人持續施壓並監控,至於日向夜的身家背景也緊急捏造一份正常的資料。

原本這部分是要交由白蓮月負責,可不知道為什麼,白蓮月突然失聯,以往能找到白蓮月的通訊系統通通連絡不上,眼看時間緊迫,於是日向炎只得將其交由凱爾一併處理,只是日向炎心中總不禁有著疑問。

──月牙兒,你為什麼沒有回應?

***
這就是試閱03(爆)
修比較多的其實是第參章(目死)
目前襲正在努力趕工要完結正文WWWWWW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旁邊的出本專區,有出本的公告唷(心)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