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這天,雨滴滴答答地把城市染得一片灰暗,在斑馬線上等待綠燈亮起的人們,好奇地看著一輛輛黑頭車疾駛而過,偶爾濺起的小水花,則惹來人們的咒罵。

整個城市瀰漫著一片淒迷,無可名狀的悲傷。

這是紫月盟前盟主的公祭,由於去年時間過於倉促,於是在周年這天補辦盛大的公祭,會場上一片哀戚,黑、白、黃三色構築的佈景讓人踏進一步便瞬間斂下所有的愉悅,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士都到場了,不能到場的也請人轉達慰問。

白蓮星一身黑色中國服,手臂上別著麻紗,白皙的左頰有一道正結痂的傷口,而腹部則有著一大片觸目驚心的燒傷及刀傷,至今仍裹著一圈又一圈的紗布。

白蓮星打起精神接待來訪的賓客,臉色蒼白而憔悴,浮腫的紅眼眶說明他的哀傷;然而紫水晶般的瞳眸雖然悲慟,卻帶著一抹堅毅,彷彿大雨過後的陽光,照射到大地時會顯得更為耀眼。

會場裡,白煙繚繞著,檀香的味道在空間裡盤旋,誦經聲在耳邊不斷輪唱,突然間,會場大門傳來一聲驚呼,來人沒理會白家人的怒目相向及阻擋,踏著自我的腳步往會場中央前進。

白蓮星回頭一看,只見來人穿著一襲黑西裝,那頭金髮及那雙紅眸卻是白蓮星怒火的引爆點。

叩、叩、叩,硬皮鞋跟在大理石地板敲出清脆的回音,眾人屏著大氣見日向炎從自己面前走過,接著出現細碎的交談,誰也沒想到紫月盟最大的競爭對手,太陽聯盟的領袖──日皇居然會親自到場慰問。

日向炎走到遺照之前,沒有動作、沒有說話,只是沉著臉、靜靜地看著會場中央的相框裡,那個有著純真笑容卻再也不會綻放笑顏的人。

相框裡的人只有半身照片,穿著紫色的中國袍,紮著一頭紫黑色的髮絲,還是青澀的少年模樣;雖然只是微勾嘴角,可是那雙燦金的眼眸說明當時被拍照的人很開心,明眼人都能感覺出照片裡的人有多麼快樂。

「……月牙兒……」日向炎微動著嘴唇,寶石紅的眼眸印著相框裡的笑容,心不禁重重一跳,卻是沒有舉起手按住胸口的力氣了。

思緒百轉千迴,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厲聲大吼打斷。

「你來做什麼,日向炎?你居然還有臉踏進這裡!」出聲的不是別人,正是白蓮星,只見他額際的青筋正憤怒的跳動著,一臉想把日向炎碎屍萬段的模樣,讓眾人看了膽顫心驚。「這裡不歡迎你,給我滾出去──」

白蓮星腳步欲動,卻被一旁的白家長老給拉住,才沒讓白蓮星衝上前揍人,但從白家長老們的表情看來,一個個也是想將日向炎剉骨揚灰的神情,只是為了不把事情鬧大而暫時忍氣吞聲。

「少爺!有記者在場,您冷靜一點。」要是揍了日向炎,難保他不會因此告上紫月盟。

「該死的混帳傢伙!滾──」

白蓮星的拳頭發出不堪緊握的聲音,但日向炎連瞟他一眼都沒有,不理會白蓮星的叫囂,逕自上前抽出三根線香,點燃後朝相框拜了三拜,將香插進香爐。

「你沒資格來拈香,日向炎!」上完香,日向炎轉身就要離開,那樣的姿態彷彿他只是路過湊熱鬧而已,在這個公祭會場停留的時間,前後不超過三分鐘。

於是也沒人發現日向炎的腳步其實很沉重。

「滾出去,你這個殺人兇手!」日向炎踏出會場的瞬間,背後傳來白蓮星的厲聲大吼,會場內的人一片嘩然,可是日向炎沒有回頭,在保鑣的撐傘下,坐上車在密雨中離開。

雨越來越大,密集的程度連雨刷調到最高速也來不及刷下雨水,車子在車陣中緩緩前進,世界似乎縮小成一個車廂的寂靜,彷彿連呼吸也沒了呼吸。

日向炎在後座閉上眼睛,司機也不敢多話,路過太陽聯盟時,後照鏡中的大門緊緊關上,原先飄揚的金色旗幟已換成黑旗。

今日太陽聯盟全體停班一天。


回到日宅,日向炎走進白蓮月的臥房,按開開關,暖色系的燈泡溫暖不了沒有主人的房間,光亮之外的陰影仍透著陣陣孤寂,一想到這裡,日向炎覺得空蕩蕩的胸口開始發出吵雜的聲響,讓他不得安寧。

摸索著坐上床沿,冷冰冰的床單傳遞寒意,日向炎感到一陣冷竄上全身。

「……月牙兒……」

是他把人性想得太過天真,還是太過偉大?

日向炎以為白蓮月已經放下過去的怨恨──那些他無意間犯下的過錯,以至於留在白蓮月心中無法消去的疤──以為白蓮月是真心真意地待在他的身邊,卻在日向炎投注信任之時,夥同外人狠狠將他的信任擊碎。

對於忠誠與信任,日向炎只給一次機會。

畢竟太陽聯盟這樣龐大的體系,在經濟方面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倘若聯盟內部出了內賊、出了亂子,後果不堪設想。

而環境的影響之巨大,在一個人的行事上便能清楚看出,於是造就日向炎不輕易相信別人,在人心之間反覆揣測著行事風格。

然而這是每個站在權利最高點的人,都要付出的代價──孤寂。

曾經,日向炎以為白蓮月是可以跟他一起站在最高點的人。

但這也已經是曾經了。

只是日向炎想不通,白蓮月是怎麼策劃整件事而不露出馬腳?

白蓮月所有的時間都耗在太陽聯盟,連紫月盟的事務也只是聽白蓮星的電話報告,若要說在短短的出差期間便策劃好所有的事情,那麼日向炎也只能說自己真的是小覷了白蓮月的能力。

只是──

「為什麼要背叛我……」

日向炎抓緊放在膝蓋的手,空氣中陰冷的雨味開始侵蝕肺部,漸漸地日向炎覺得喘不過氣,抬起頭想呼吸,卻發現白蓮月房間的東西少得可憐,三個矮櫃、兩個相框,一張大床將大坪數的套房襯得更為空曠。

那樣稀少的東西,彷彿房間的主人只是個過客,時間一到便要離開,令人想不到他曾經在這裡住過一年,然而這些少許的東西,卻是白蓮月曾經存在的證明。

日向炎環視一圈,心中猛然有種發酸的感覺,喉頭一縮一縮著,無法確切用言語表達出來。

(續)

***
喔喔喔襲終於發了(灑花)
剛剛要發試閱居然跳電囧囧囧
還連跳兩次=口=!
嚇得襲不太敢用OTL

慶幸的是沒打新的東西(揮汗)

《錯叛》應該會在十二月底、一月多出貨吧:D
襲到時會再發公告WWWWW

歡迎參考XDDDD

→以下是黑歷史(?)←

友人幫忙校稿時,在某句對白的後面,加上了這樣一句話...

 

 

 

 

 

 

 

 

 

 

 

 

 

 


「為什麼要背叛我……」(因為你的智商都被狗吃了


我實在不能同意她更多了(被某●開槍射殺)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鏡
  • 阿炎啊 你自己殺錯人竟然就良心不安 這就是弟控的矛盾處(誤)不過阿炎還是很帥的 哈哈哈
  • 咦,他有良心不安嗎OAO?
    原來給小鏡的感覺是良心不安啊XDDDD

    他的感謝本來就很矛盾(並沒有)

    阿炎的臉當然還是很帥XDDD

    襲音 於 2010/09/19 2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