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雨幕(一之3)


他們往樹林深處走去,途中還爬上一個小山坡,路途不算近;而夜雨仍下著,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冰炎注意到對方穿著的單衣早已淋濕,完全貼合在身軀上,呼吸聲也漸漸沉重,正想施展結界彈開雨時,一棟木造房屋亮著燈立在眼前,而對方像鬆了一口氣般加快腳步進屋去。

冰炎站在屋前看了一下,小巧的院子種滿不少菜,看來是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不過那棟木造屋……沒倒還真是奇蹟,屋頂像補丁般補得歪七扭八,遇到大雪時不塌才怪。

看見對方探頭要踏出門檻時,冰炎幾個大步踏進暖洋洋屋內,屋內不大但樸實溫馨,昏黃的燭火照亮屋子,也照亮對方的臉龐。

大概是回到溫暖的地方,對方的臉染上紅潤,紅紅的一片連到脖頸,不過他的身體還是抖個不停,而手上正拿著一個小瓶子。

「那、那個,這是藥藥……」不知道是真的冷還是害怕,對方說話依然結巴,不過手腳倒是麻利了些,將小瓶子放在他手邊。「請、請用……」

冰炎睨了他一眼,拔開瓶蓋,飄出一股濃郁但不刺鼻的藥香,裡面還有著不尋常的草藥,是專給特殊種族使用的;心下劃出了然的微笑,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見對方那身濕衣還未換掉,冰炎眉心露出個微微的川字。

「……去換衣服。」

「啥?」對方瞪大了眼,傻在原地。

「還愣在原地做什麼?不換新的衣服是想生病嗎?去換下來。」冰炎送去冷冷的一眼,嚇得對方連忙奔進內室還撞到桌角,見狀冰炎搖搖頭,手上這藥其實應該給對方使用才對。

畢竟──他根本沒有受傷,又何需傷藥?


進入內室的褚冥漾喘了一會兒,對方瞪人的表情好恐怖!

「哈啾!」不自覺打了個噴嚏,褚冥漾趕緊換下身上的衣服,剛才因為感受到妖氣,所以連傘都來不及撐就跑了出去,夜雨綿密淋得他一身濕。

原以為是鎮上的人受到攻擊,沒想到居然是一群魑魅圍攻一個人……

更正,對方不是人。

已經能化成人形想來是修煉千年甚至更久,妖氣已能收放自如,如果不是他的話……其他人搞不好真的會被騙過去。

默默換上乾爽的衣物,褚冥漾腦裡轉過許多想法與事情,他只是不希望看到有人在他面前受傷,就算是妖也一樣。

「真希望他擦完藥就走了……」

褚冥漾慢吞吞走到房門口,探頭想知道對方是否如他所願的離開,沒想到一個陰影瞬間罩在他頭上,妖氣瞬間的衝擊讓他頭暈目眩,差點站不住腳。

「換件衣服也慢吞吞的。」冰炎看著對方又開始抖得像米篩,眉心一皺,卻讓褚冥漾更為難受。「我有話要問你──小心!」

快手一撈將褚冥漾撐住,滾燙的身軀跟潮紅的臉色,冰炎知道這人染上風寒,無視於對方的推拒,冰炎將人帶到桌旁,拔開剛才的小瓶子隨手灌進褚冥漾的嘴巴。

「敢吐出來你就試試看。」這句話其實沒什麼惡意,實話說也沒什麼實質效果,褚冥漾一嚐到藥液立刻知道這是平常喝慣的東西,沒來得及細想對方為什麼沒擦藥的原因,喉嚨早已咕嚕咕嚕的把藥吞下去。

「呃……嗝!」褚冥漾覺得好多了,雖然身體似乎越來越燙,但是對方的妖氣總算可以隔絕一些。「那、那個您、您沒有擦藥嗎……」

還是說大妖已經神到能知道他放藥的地方了呢?

「不用管我怎麼做。」冰炎隨口回了一句,也沒打算告訴對方他根本沒受傷的事。「你知道我是誰吧?」

「……嗯。」不知名的大妖造訪,我要不要跪地叩首迎接呢?還是說他其實是來「覓食」的?嗚嗚,可不可以不要吃我……我不好吃……

「……你腦袋裡的東西最好給我清空。」冰炎見那顆腦袋似在神遊,眉眼間微微抖動,想也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蠢念頭。「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吃』掉你,我也可以如你所願。」

「不不不我不好吃──」嚇得站起來的褚冥漾由於頭重腳輕,所以向後栽去,但被冰炎一把拉住,免去倒栽蔥的危機。

「站好。」把人拉在懷中,冰炎忘記自己的動作太過接近,他一向跟人類、跟所有種族保持距離,全然不覺自己的界線已被自己打破。「我問你,你身上……」

話還沒說完,體力透支外加發高燒的褚冥漾再也撐不下去,兩眼一翻,昏厥在冰炎懷中。

(續)

***

這玩意就是所謂的存稿。
現在榨光了最後的一個字,襲會努力不要坑掉的(默)

然後襲發現自己幹麻把故事設這麼多...
偶的心都飛向夏千了(望)
虐虐虐這東西果然比較適合襲的胃口啊(食)
只是沒有辦法虐得驚天地泣鬼神而已OTL

其實現在沒有動力開這篇沃德(被人一槍爆腦)
祈禱襲早點找回手感吧(拜)

第一章到此結束(吧?)
歡迎留下感想(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