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8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特傳/冰漾】錯金書 城事(二之1)  


  迷濛的睜開雙眼,褚冥漾有些對不準焦距,眨了眨眼睛恢復神智,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床舖上,雖然身體的熱度還是下不去,但比起以往高燒不退的情形,現在的狀況實屬難得。

  由於體質的關係,褚冥漾只要染上風寒或妖氣入侵體內,通常他只能躺在床上燒個三、五天才有退燒的可能,而且全身疼痛難耐,尤其是背部傳來的痛楚,有幾次都讓他疼得在床上打滾。

  撐起身體,額上的布巾卻掉了下來,褚冥漾撿起被體溫煨暖的布巾,喉嚨乾澀的讓他吞不了口水,打算下床喝水潤喉,不過還沒有動作,門板咿呀一聲的打開,冷風跟著冰炎的腳步竄了進來,相對於褚冥漾看見冰炎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冰炎則是沒什麼驚訝的表情,他是感覺到對方氣息上的波動才進來,當然無須訝異。

  「想喝水?」冰炎看著桌上的茶壺問了一句,得到對方怯生生的點頭,便倒了一杯水遞去,不料他一接近對方,對方便扭著身體想往後退,卻又不好意思做得太明顯,於是身體像蟲子般扭來扭去的;冰炎撇撇嘴,腳步停了下來,一彈指,茶杯飄浮在空中往褚冥漾的方向送去,自己則是拉出一把椅子坐下。

  「謝、謝謝。」褚冥漾接下茶杯,不敢多看對方一眼,視線定格在茶杯及棉被上。「那個,您……」

  「你叫什麼名字?」冰炎斜睨他一眼,並不打算直接抽取對方的名字,昨日對方昏厥在他懷中時,他的確感受到那副軀體深處傳來熟悉的、隱隱屬於自己的氣息,但他記得自己在漫長的生命歲月中,並未留下任何子嗣。

  ──那麼,眼前的人為什麼會有他的氣息?這是冰炎想搞清楚的事情。

  「呃,這個,我不能說……」名字是掌握生靈的利器,知道對方的真名便能傷害到對方的靈魂,所以不能讓來路不明的人知道,尤其當對方還是隻深藏不露的大妖。

  時間彷彿因褚冥漾的拒絕而凝固,褚冥漾覺得屋內隨著對方的情緒波動,漸漸的充滿妖氣,讓他的頭又開始暈了起來,而沉默之中,院子突然傳來一陣跑步聲,接著有人朝屋內丟石頭,童稚的聲音還大聲唸著:「褚冥漾、大衰人,快快滾出北巖鎮!」

  然後輪唱般的不停複誦著,還伴隨著跺腳聲,石頭也一顆接著一顆丟來,有的還撞破紙窗射到屋內,冰炎微皺眉頭,隨手接下幾顆不長眼的石頭,而褚冥漾卻掙扎著想下床,想去阻止那些孩子們踩毀草藥的舉動,連茶杯翻倒了都沒注意,水色迅速暈染,但身體仍虛弱的他根本沒恢復多大力氣,晃了一下差點摔下床榻,幸好冰炎一把抓住讓他躺回去。

  看著掙扎著想起身的褚冥漾一眼,不知出於何種心態,下一秒,冰炎往屋外走去,那群孩子們原本還在嬉笑吵鬧,一見到不認識的人紛紛停下動作,冰炎只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霎時狂風乍起,銀色長髮隨風舞動,額前那綹紅髮襯著那雙紅眸,讓那些孩子們不知為何從骨子裡害怕起來,居然大喊一聲「鬼啊!」後丟下手中的東西逃跑。

(續)

***

龜速進行中...

終於跟夫君(?)討論完畢,然後再一次感嘆--
「偶真的不是溫情料!」(噴淚)

至於學長的感情嘛.....就隨風去吧(喂)
襲要趁過年多寫一些XDDDD大家加油唷WWWW


希望能看到感想啦啦啦(敲碗)


感謝鍵閱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闇月
  • 因為娘子不是溫情科所以才要來挑戰啊WWWWWW
    是說我真的覺得我們兩人中和一下就太好了,有虐又有溫情看吧多好(?
    辛苦啦XDDDDDDDD

  • 偶不太想挑戰哩T口T
    噗XDDD
    只可惜沒辦法那麼順利啊QDQQQQ

    我明天要把存稿多寫一點QQ

    襲音 於 2011/01/22 2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