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習字(三之1)

 

  因與友人的約定,男人只好跑一趟北方,大概是太久沒有下到凡間,遺忘人間已入秋,而北方竟已降下大雪,男人隨手在周身設下結界,便不受風雪干擾的前行。


  「這風雪不太對勁。」走了一陣子,男人慢下腳步,仰首看天際越飄越密的雪花,發現風雪中竟然挾帶著魔氣,若非自己已佈下結界,恐怕也會一點一滴的侵襲而昏厥在雪地裡,然後被魔物吃乾抹淨。


  再加上幾層結界,男人感覺的到越往當初佈陣的地方前進,魔氣越重,怪不得附近了無生氣,大概都被魔物吸乾生氣了吧!


  漸漸的,魔物似乎也感受到有人入侵,開始有零星的攻擊,只可惜這些攻勢都無法突破男人設下的結界,也許是受到距離的影響,當男人越往中心前進,魔物的攻勢也更加凌厲,甚至化成妖物做近距離攻擊,謹慎的男人抽出腰間的武器把周圍的小妖殲滅。


  「已經壯大到這種程度了嗎?」男人略一皺眉,不過百年的時間已然從沉眠中覺醒,甚至轉成妖魔,莫非已經衝破第七層封印,拿回力量了嗎?


  終於到達當初佈陣的地點,普通人可能不覺有何變化,但看在男人眼裡立刻明白事情不妙,陣眼已被魔氣團團圍住,男人發現魔氣之中還混雜著妖及仙等氣息,腦中瞬間閃過一個想法,臉色頓時沉下,伸掌觸碰虛空,立即浮現一個金色的複雜陣法,而陣法上的金色紋路已有部分變黑,有部分已經被抹去。


  「糟!」


  男人當機立斷,劃開陣法進到封印核心,沒料到卻對上一雙純黑的瞳仁,滿載的恨意挾著排山倒海的魔氣直衝男人面上,周身的結界瞬間被撕裂,衝擊壓迫著他的五臟六腑,化做利刃在他身上砍出幾道深可見骨的痕跡。


  「該死……」男人只能護住頭部,而他身周突然出現兩個式神替他擋下攻擊,男人身下隨即出現一陣法,將他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離開極凍的冰雪之地,躺在溫暖的地方,男人確切的感受到身上的痛楚,血漸漸潤濕他的外衣,沾污了木質的地板,他知道自己應該盡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地方──他熟悉不已的地方,木質地板、沉木薰香,外頭令人感到平靜的流水聲,空氣中還帶著初雪的味道──但他做不到,傷勢比他想像中的還嚴重。


  沒想到封印的已成魔物……這點得趕緊告訴對方……


  男人還在思考時,一隻手拿著布巾壓在他血流不止的傷口上,一道道咒語不厭其煩的施展著,一點一點的治癒男人身上的傷。


  男人抬眼看見來人的臉流露著欲言又止的關心,想拒絕的話語頓時卡在喉間,末了只能默默的閉上嘴巴。


  「我已將訊息傳給那位殿下,」來人默默的開口,語氣還帶著一絲小心翼翼,時不時瞄著男人的臉色。「請你……在這裡稍作休息……」話末還帶著一抹希冀,深怕男人一口回絕。


  男人移開視線,凝視著天花板,然後默默的閉上眼睛假寐。


  來人見到他不表示拒絕,明白他願意留下休息的意願,不禁在臉上綻開一朵小小的笑花。


  「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拿衣物給你。」


  啪答啪答的腳步聲遠去,男人在心中微嘆一口氣,他不想看到對方眼中的神彩與對方臉上的笑靨,他知道那樣的表情有多誘人,可他不能……深陷其中。


(續)


***

已經到第三章了Q口QQQ

存稿啊啊啊--快給襲靈感寫第四章吧QDQQQQ


感想~~感想感想~~~

沒有感想不知道寫得如何........

痛學們快交感想吧Q口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