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念】君子之交


這本是之前看的書,不過由於種種原因,最後是用TXT檔觀看。
已經忘記這是不是我第一本看藍淋的書,但可以確定它是我最常拿出來觀看的藍淋檔。

這本書算是比較新的書了,裡頭的主角果然還是一串肉粽中的肉粽。
共上中下三本,老實說,看上集實在會有種讓人砸書的衝動,因為主角實在是太窩囊了。

一味地委曲求全,任憑他人欺壓。
甚至以一種飛蛾撲火的姿態緊緊扒著他認定的「老大」。
但這些對他而言,還不是最悲慘的,最慘的是,對於周遭的人而言,他的存在太過於渺小;他的反抗是弱勢的,周遭的人相較之下比他強勢太多。
無力爭取,無力反抗,他的話總是被截斷的,沒有人去傾聽,加上他不擅言詞。其實此刻的他,「聲音」就漸漸地消失了。
回歸主因,不外乎是他太過懦弱。

雖然上集想摔書,但中下集故事開始精彩。

***

我想,沒有人可以接受,自己所仰慕的人,自己愛過的人,自己疼愛的人,其實都是謊言下的產物吧?

主角的生活其實是一個又一個謊言與錯誤構成的,事與事相互糾纏下,造成了不真實的世界。
但沒有人說破,總想著「之後再告訴他」,這一念之差就讓事情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

等到事情真正爆發,其實承受所有的只有一個人。

眾人站在任寧遠那邊,就像是一個不平衡的天秤。沒有人願意回過頭摸摸自己的心,沒有人願意將心比心。
沒有人去替他想一想,如自己是被欺瞞了大半輩子的那人,而今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表示自己的憤怒?
但主角的反抗在眾人的壓制之下,漸漸地消聲匿跡。
於是他把自己封鎖在自己的世界,在這樣沒有疼痛、沒有感覺的世界裡,就不會有傷害。

畢竟,最敬愛的人其實才是最兇狠的劊子手。這樣的事實誰真能接受?


是,任寧遠給過他恩惠。
這些恩賜就買了他的一生。像買一條狗。


人的一生無法用恩惠買賣,一個人的心也無法用金錢做交易。

***

至於任寧遠,只能說他是一個很謎樣,又充滿心機的人物。
凡事運籌帷幄,但或許他能看透事情的走向,卻沒辦法掌握命運的軌跡。


那個時候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做錯了。那年他十九歲,他只是個凡人,不是神,他預料不到將來。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照著他的安排來發生,他先犯了一個錯,為了彌補,又犯了另一個錯,然後就只能這麼迴圈著,無法回頭地錯下去。 


縱使他了解這個道理,卻不忍(想)撕破臉,而一念之差造成了他畢生最大的錯誤。
於是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下去,他始終扮演著主角的「老大」。

但事情合該爆發。對他而言,這是一個解脫,因為他說了大半輩子的謊言來造就主角半輩子的幸福。


在他一手製造出來的美好世界徹底裂開坍塌的時候,他也覺得全然的解脫。他終於,可以不用再扮演了。
天都破了一個大洞,大雨傾盆,他也不知道以後是不是也許會有陽光,他從這廢墟裏,能撿起什麼東西。


當主角失蹤時,他還能鎮定地報案找人;而接獲主角「身亡」的消息,他也能到太平間去。
沒有大聲的嘶叫,甚至於他在墓碑上圓了一個最大最諷刺的謊。


那個人是什麼都算不上,實在是太渺小了。和他比起來,也許只有一顆螺絲那麼大。
但是他心口的零件松了。
他還是能運轉,只是再也不安穩,少了那顆螺絲,胸口永遠有噪音,在漫長的時間裏,漸漸快要散了似的,連站也站不住。


但他卻在床頭放著主角照片,枕下放著一件主角衣物,在主角剛過世的一個月內總是於街頭上不停的誤認他人。

他只喜歡且習慣那種能掌握在手的感覺。能控制的關係才能令人安心。他本能地會想把對他重要的東西,都捏在手心裏。

但是他時常會想起那個不起眼的男人,回想起他們在那幾十年漫長的往來裏,那點短暫的相處,就再也無法入眠。
他覺得他快要得心臟病了。


若要說任寧遠的愛,只能說是隱密山林間的細水長流。
但我覺得其實應該叫做「偽柏拉圖」。


***

「真的疼一個人,你才是得費心思騙他,你要小心騙上他一輩子,讓他一直都高高興興的,」任寧遠頓了頓,「撒謊不一定就是壞,說實話也不一定就是好。」

這是很微妙的一句話。
到底我們是要說實話還是假話?
有時真話傷人卻能讓人大徹大悟,有時假話騙人卻能使人平靜心安。

究竟哪樣才是好,這是我們可以思考的問題。


***

以下是書裡寫到的童話。
我覺得這個童話其實比擬的很好。

從前有一條小丑魚,有一天在海底遇到一條大鯊魚。明明那是兇惡的鯊魚,很多魚都怕牠,不知道為什麼,小丑魚卻會當牠是善類,以為牠吃素的,覺得牠很帥氣,一心一意跟著牠,當牠的小跟班,每天上上下下幫牠打掃。
鯊魚一開始不太習慣,牠又不是海葵,根本不是小丑魚合適的共生對象。
但小丑魚對牠實在太好,大概是眼神不好,錯把牠看成溫柔美麗的海葵了,每天都帶食物來跟牠共用,還幫牠清理身上的廢物。

漸漸地,鯊魚也會把牙收起來,讓自己看起來更溫和良善些。
小丑魚鑽到牠嘴巴裏幫牠盡心盡力地清潔的時候,牠要很小心,才能保證自己不會一個不留神就把牠給咽下去。
小丑魚對鯊魚的那份情誼,值得鯊魚為牠做些什麼,好讓牠能安穩地活在牠那個小小的世界裏。

鯊魚並不需要做太多,因為小丑魚要求的一點也不多。於是鯊魚在遠離海底的地方圈了一個小珊瑚群,找了朵海葵,讓小丑魚在裏面安全而充實地游來遊去。

於是以後再也沒有魚來幫鯊魚做那些小丑魚做過的事了,沒有魚會高高興興地跟在牠身後,鯊魚覺得有點寂寞,有點想念小丑魚。
但小丑魚在那裏的生活都已經不輕鬆,而鯊魚所在的那現實的海底世界,比牠所知道的還要殘酷難看。
但是有一天小丑魚卻突然從珊瑚群裏出來,帶著全部家當來找鯊魚。
這實在太傻太不安全了,牠的體色是很鮮豔的,會給牠招來很多危險,輕易就成為捕食目標,被別的魚隨便吞吃掉。
牠太弱小了,卻又不容易躲起來,鯊魚不知道要把牠藏在哪里。也許只能鑽進鯊魚的嘴巴裏才安全,但鯊魚自己畢竟也是肉食性的,牠每頓都要吃很多很多的魚。


註:如有冒犯到版權問題,請跟我說,我會立即刪除,謝謝。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