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淪陷(四之2)

 
  清晨,冰炎仍舊到樹林進行冥想,但卻不如往常的順利,只要想到昨日發生的事情,冰炎力持平靜如水的心也不禁盪起一陣漣漪。


  一想到那些鎮民的嘴臉,饒是他的火爆脾氣已被千年歲月磨平,也不禁火上心頭,不懂得感激他人幫忙的人,要是換成他,一定讓對方自生自滅,省得好心被雷親……


  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想起待在屋內的褚冥漾,十足十的濫好人。


  冰炎不禁嗤了一聲,從他出世到現在,還沒見過這麼蠢的人。


  但就是這麼一個蠢人讓冰炎看見,人類裡還是有值得交往的人存在,並非全部都是惡人。


  回想起褚冥漾,冰炎看得出來對方來日不多,不僅僅是因為身體虛弱這麼簡單的原因,更重要的癥結在於靈魂已經損傷,這是任何仙丹靈藥都沒辦法治癒的傷害,纏繞在他周身的氣已非人類的氣息,褚冥漾自己應該也有感覺,他比以往更為接近妖的狀態。


  至於被封在陣裡的東西,雖然不能確定是什麼,但是可以看出是跟褚冥漾的生命緊緊相繫,如果能在不危及褚冥漾性命的前提下,解開封印然後由他出手解決掉對方的話……


  想到這裡,冰炎意識到一件事,猛然愣了一下打斷思考。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把褚冥漾的問題當成自己的問題在處理了?


  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冰炎後退幾步在一旁的大石頭上坐了下來──他太過關心一個人,一個壽命比一般人類還短暫的人。


  體內有妖狼族血統的他,向來都是一個獨來獨往的妖族,一匹獨行的狼,冰炎從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過久,因為他知道,一旦對事物產生感情,那麼遺憾必定跟隨他一生,直到他幾盡永生的壽命終結為止。


  而冰炎最不想要的就是遺憾。


  看著熟悉的人生老病死,冰炎嚐過被留下的滋味,縱使是妖也有難以承受的事情,他不是萬能、也不是真的無血無淚,只是比別人更能冷靜處事罷了。


  他與褚冥漾的接觸在這獨行的百年裡,算是相當親密了,或許,就當他幫的最後一個忙吧!


  然後……與這個地方揮別吧!




  「華,你找我?咳咳,真是的,找人的人居然不在,咳咳咳……咳耍人嗎?」


  「唯。」


  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但沒來得及轉身,一道咒語籠罩全身,下一瞬化作五道鎖鏈束縛著自己。


  「你做什麼!」


  「唯,留下陪我吧!」


  揪心的疼痛勒進自己骨骼與經脈,抬頭卻看見男人臉上慢慢露出微笑,眸裡漸漸染上瘋狂的神色,男人捏住自己的下巴粗暴的吻著,相交的四唇卻沒有溫度,剎那間劇痛從腹部襲來,什麼東西被硬生生的奪走,力量迅速流失──


  「這樣,就不用擔心離開這件事情。」


  男人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四周沒有光,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制著自己,逃不掉也動不了,甚至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只有一個念頭在腦中不停盤旋著──別留下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別留下我!




  「別留下我──」褚冥漾從床上驚醒,彈起後又倒回床榻,心臟再一次被揪緊,這次突如其來的疼痛比起昨晚有過之而無不及,伴隨著夢境裡殘留的悲慟,讓褚冥漾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下兩腮,不禁用手抱緊自己。


  獨自一人被留在黑暗中,期望有人陪伴的心情重擊褚冥漾的心,孤單的滋味他嚐過太多太多,尤其夜幕低垂時最是難熬。




(續)


***


嗯...差不多要從頭開始修稿了QAQ
雖然襲常吶喊著不想碰感情戲...
但是還是得解決掉(握拳)


很感謝大家願意抽時間看這不成熟的作品
是說果然柔柔細細(?)的東西不太適合襲...
下次會記得不要衝動做傻事(?)


襲去也(哀怨飄走)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