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淪陷(四之3)


 
  「叩叩叩!」


  突然,清脆的叩門聲傳入褚冥漾的耳膜,從雙臂間抬頭,一支紙鶴用尖喙敲著桌子吸引他的注意力,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那支似乎有生命的紙鶴,眼淚也自動停了下來。


  「這是……紙鶴吧?」是誰射進來的吧?剛剛應該是他看錯吧?紙鶴怎麼可能會動還會敲東西?


  當褚冥漾想抓紙鶴時,沒想到紙鶴身周浮現一圈金色咒文,指尖瞬間傳來一陣刺痛,再加上紙鶴居然重重啄了他一下,差點噴出血來。


  褚冥漾縮回手,看見紅腫的指頭趕緊放到嘴裡含著,沒想到眼前的紙鶴居然還一副不屑般的扭頭!


  如果紙鶴能出聲,大概現在是嗤笑一聲,然後用鼻孔看褚冥漾吧!


  褚冥漾想再伸手抓它卻被輕巧閃過,紙鶴在他身旁盤旋狀似要攻擊他,褚冥漾悄悄掀起棉被一角,準備用棉被抓紙鶴時,褚冥漾感覺冰炎回到屋內,想起夢境裡的事,不禁猜想什麼時候,對方也要離開他呢?


  至於紙鶴則看準這時機,朝褚冥漾俯衝而下──


  「褚?」進屋裡的冰炎察覺到一股神氣盤旋在屋內,而且是從褚冥漾的房裡傳來,於是一腳踹開房間,眼見紙鶴就要攻擊到褚冥漾,褚冥漾卻還一臉失神,手立即一揚,一道火焰在剎那間籠罩紙鶴,一團火在褚冥漾眼前燒起,嚇得他立刻回神。


  「哇!失火了!快滅火快滅火!水!水!」褚冥漾跳起來,正喊著失火時,沒想到紙鶴居然從火中突圍,飛到一旁抖抖翅膀,整個活靈活現,連個洞也沒破燒破,至於那團火焰也自動熄滅。


  「咦咦咦?」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紙鶴沒被燒成灰燼?那其實不是紙鶴對吧!


  「咦什麼。」隨手一巴頭讓褚冥漾停止腦部活動,冰炎一把抓起那支紙鶴,不知道是不是欺善怕惡,剛才很囂張的紙鶴此時卻乖乖待在原地,讓冰炎順利拆信。


  看見冰炎瀏覽完信後,一臉凝思,褚冥漾下床走到冰炎身旁,短短幾步只覺得身體頭重腳輕,腳步虛浮,力量如沙漏般的白沙一樣慢慢流失,但精神上卻反常的好。


  「亞,寫了什麼嗎?」


  「那傢伙派來的信使。」冰炎一把捏皺它,幾秒後又攤開它在其上憑空寫了一些字,最後在紙上注入一些力量,只見那張皺巴巴的紙變回紙鶴的模樣,搖搖擺擺的往外飛去。


  看著紙鶴離開,褚冥漾突然理解冰炎這個舉動下的含意,於是欲言又止,最後把想問的疑問通通吞回肚裡。


  「你在想什麼?」冰炎的聲音讓盯著窗外的褚冥漾回神,轉過身褚冥漾避開冰炎的視線,然後走到外廳。


  「沒什麼……現在幾時了?」褚冥漾到外頭倒了一杯茶水潤喉,隨即一件外衣從天而降罩在他頭上。


  「辰時。」見褚冥漾閃避的眼神,冰炎原本想逼問對方又在想什麼,但轉念一想,既然都要劃清界線,那麼問了也沒有意義。


  但有些事情還是得確認一下。


  「褚,我問你,你知道陣內封的是什麼妖物嗎?」


  「咦?我不知道,怎麼了嗎?」


  所以陣法內究竟是什麼褚冥漾也不知道,但褚冥漾的生命與靈魂卻跟陣法有密切的關係,如果陣法破了褚冥漾可能也會因此賠上性命,所以還是只能再加封印嗎?


(續)
***


嘛其實打這段時,襲最愛那支紙鶴了(竟然!)
然後越打越覺得它像某人這樣XDDD
但襲絕對不會說是誰的!


歡迎留下感想唷WW


現正修稿中Q口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