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離愁(五之1)



  寒風挾帶雪花從天際飄落,落在無端遭受地動之苦的遙北之地,在滿目瘡痍之中,更添一抹淒涼。


  走在北方市集裡,君主那頭如月光傾瀉的銀髮已變成如夜幕般的黑髮,冷凝著斯文俊帥的臉,周身雖然沒有帶著隨身侍衛,但氣勢仍舊不怒而威,經過之地人們都自動讓出一條路,所有人都不敢直視他,就算大家對他都十分好奇。


  然而君主是不管眾人好奇的眼光。


  君主仔細巡視著北地,在水鏡裡,他看見的北地屋舍頹圮、大地龜裂,但是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有個棲身之所,雖然只是茅草隨意搭起的,可已經足夠讓人遮風避雨,人類對於「活下去」的執著,總讓君主讚嘆不已。


  但這只是平和的假象。


  北地已被污染,空氣中、泥土裡都傳來魔物的氣息,封印的效力逐漸減弱,魔物蠢蠢欲動,該如何把封印恢復是當務之急。


  當然,如果以自己的能力,要解決魔物並不是難事,但,這就是那傢伙要的吧?最好是能戰得兩敗俱傷,若能同歸於盡,那就更合那傢伙的意了。


  想要坐收漁翁之利?如意算盤也打得太早些。


  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承擔後果,憑什麼要別人幫忙收拾爛攤子?


  君主勾了一下唇角,踩著不急不徐的腳步繼續巡視,突然空氣中傳來一股清新的靈動,君主邁開大步轉過崩塌一邊的牆角,一個茅草搭成的簡陋亭子立在眼前,許多的老弱婦孺都在此休憩。


  當她們看見君主時紛紛瞪大眼睛,開始交頭接耳,然後露出警戒的神情,但當君主踏進亭內時,卻沒人敢上前阻擋。


  要在這佈滿魔物氣息的北地找出那股清新的靈動,就好比在黑夜中找出一顆夜明珠一樣簡單,君主走到一名婦人眼前,她手上抱著一個在熟睡的娃娃,安安靜靜的窩在母親懷中,睡得無比安詳。


  君主看見娃娃周身繞著一圈靈氣,隱隱散著水藍色的光芒與寧靜的氣息,彷彿淨化了魔氣,連帶著也讓周遭的人精神更佳。


  婦人緊緊抱著娃娃,十分戒備,此時娃娃動了一下,緩緩睜開雙眼,黧黑的雙眼水汪汪的,彷彿能看見水波的流轉。


  而醒過來的娃娃並沒有一般娃兒會有的哇哇大哭,那雙眼滴溜溜的轉動,在看見君主時,還揮舞著雙手似在討抱。


  「咿、咿呀……」


  而君主也真在眾人面前抱起娃娃,靈氣並不銳利,如包容萬物的水般輕輕柔柔的接受了他的氣息,咿咿呀呀的牙牙語響起,小小的手看著眼前飄動的長髮,就好比貓看見逗貓棒一樣,忍不住伸手去抓。


  「放手。」


  娃娃一聽到話,張著無辜的大眼瞅著君主,小手又再拉了幾下才放開,然後轉攻君主身上的衣物,好奇的東摸西摸,還把飾品放進嘴裡咬一咬,弄得君主的衣物都是口水。


  「多大了?」君主意外的沒有不耐煩,拍著娃娃的背,低頭詢問婦人。


  「八、八九個月大了。」


  君主點點頭,將娃娃還給婦人,然後轉身離開。



(續)
***


喔我最近掉入盜墓坑中OTLLLL
誰快來讓我爬起來(吶喊)
快丟感想讓我燃起對特傳的愛吧(竟然!)X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