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離愁(五之2)


  冰炎離開之後,褚冥漾呆坐了大半夜,原本悶痛的身體在下半夜突然好轉,發燙發疼的背部彷彿被誰冰敷一般,不再那麼難受,但痛楚仍如潮汐久久一次襲擊他。


  但現在痛的不是身體,是心。


  褚冥漾沒想到與冰炎分別的這天,來得這麼快這麼急,冰炎是少數幾個願意待他好,並在他身邊待了較久時間的人,雖然褚冥漾並沒有蠢到以為冰炎會一輩子待在他身旁,但也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經歷這件事。


  更何況,今日這一別,若無意外,他們將不可能再相見,這也就是為何褚冥漾不敢詢問冰炎歸期的原因,因為不會重逢,多此一問也只不過是憑添心酸。
所以當冰炎離開時,褚冥漾躲在房內假裝自己已睡去,完全不敢到外頭送行,他沒把握自己不會懦弱的掉下眼淚,離開的人就要放心離開,掉淚只會讓人走得不乾不脆。


  而且冰炎的離開,只是讓褚冥漾回到之前的生活罷了。


  「不要緊的,對,不要緊的。」抹掉不小心流過臉頰的淚水,褚冥漾拍拍自己的臉要自己振作點。


  披上外衣到外頭的水缸打瓢水擦臉,溫度驟降的夜晚讓水如冰寒冷,褚冥漾的手指一陣麻木,差點無法扭乾布巾,但也託冰水的福,褚冥漾的情緒總算不再陷溺在分別這件事。


  曉風從林間穿梭而來,驚醒林中的鳥兒,吹拂過褚冥漾的身軀,低垂的夜幕被從山的另一頭照耀的光芒,一寸寸的驅散。


  原來,已經過了一夜嗎?


  在北方濱臨冬的季節時,朝陽溫暖了萬物,卻照不暖褚冥漾被留在原地的心。




  這裡是鹿州最有名的白龍江,江的兩旁是鹿州最有名的市集大道與歌樓舞榭,正對著白龍江灣的燕子樓更是其中名景。


  燕子樓裡,歌伎正和著樂聲引吭高歌,透過天井與特殊的設計,就算是坐在二樓、三樓的客人,也能清楚聽見一樓的樂音。


  一位黑髮男客正坐在二樓窗邊品著溫茗,看來一片閒情逸緻,不過這樣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的,來客的出現打亂了他的悠閒。


  冰炎揮退帶路的店小二,直接上到二樓找到要找的人,完全不顧對方的意願便一屁股坐了下來。


  「真沒想到會真的見到你。」夏碎淺淺一笑,說是訝異卻沒在他眸中瞧見,情緒被他藏得太深,常人根本看不出所以然。


  「少來。」冰炎一坐下,機靈的店小二趕緊送上茶水,陪著笑臉等待點餐。


  「客倌要些什麼?」


  「龍井。」冰炎隨意點一壺,反正他也不用吃東西。


  「是、是,馬上替您送來。」店小二轉頭跟伙計說。「來壺龍井!」


  「你怎麼會來?」夏碎對冰炎真來赴約這件事,感到好奇萬分,簡直是不敢置信。


  「不正是你要我來這地方?」冰炎看了夏碎一眼,自己定的地方都忘記了嗎!


  「我在信使上講的地點的確是這裡沒錯,但是,我沒想到你真會來赴約。」夏碎只是藉著「公務」之便,行「偷閒」之實,反正等不到人就像往常一樣,向上秉報就可以,橫豎冰炎對這件事之不屑,全仙界的人都知道。


  「怎麼,來赴約有問題?」冰炎接過店小二送來的龍井,往自個兒的茶杯倒上。


  「來赴約沒有問題,但如果你能告訴我你『確實』會來那會更好。」夏碎忍不住在確實二字上加了重音,每年夏碎都是負責傳訊的人,但每年都被放鴿子。


  「我有回覆。」雖然只是簡陋的寫了一個好字。


  「不說這個了。」夏碎不想把話題都放在來不來這事,更讓他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你今年怎麼會想來赴約?我記得你一向是不理這件事的。莫非,你想登入仙籍了嗎?」


(續)
***


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要期考了啊啊啊--
再不去準備就要勾帶了啊Q口QQ


大家下下星期再見(廢話)
快讓我回來可以看到滿滿的感想X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