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離愁(五之3)


  「並沒有。」冰炎瞬間否決夏碎的想法,人不在仙界都有一堆事煩心,再登入仙籍根本是浪費時間與生命。


  「還是堅持不登入仙籍?那幫人巴不得你上去幫他們處理事情,瞧瞧,他們每年都發信給你,還不計較血統上的問題,就是希望你能考慮考慮呢。」


  冰炎雖然是妖狼族,但其實他是妖狼族與仙人結合下的混血種,有些惡毒的、瞧不起冰炎的傢伙會稱冰炎是半妖──包括現在想招攬冰炎的那些仙人也曾這樣稱呼過──不過這種話在他們見識過冰炎絕對的能耐後,通通不敢在冰炎面前說,除非真是不要命,想以自己來親身體驗冰鎮火烤的滋味,否則都只敢在暗地裡偷偷罵人。


  而冰炎另一半的血統,是仙界天帝分支中,冰牙一族的皇子,算是天帝的近親,但因為血緣的關係還曾在仙界惹出一場風波,波及人無數,導致在仙界豎立了最大的敵人──現任天帝,也讓冰炎更不想登入仙籍,省得無事惹上一身腥。


  對於冰炎而言,妖娘族的身份讓他可以順理成章走遍天地且不受規條侷限,登入仙籍這種事情根本是自討苦吃,說什麼他也不會登入仙籍。


  「沒興趣。」冰炎一口回絕,然後睨了對方一眼。「與其當對方的走狗,還不如活得自在些。」


  「走狗啊……呵,能達到目的,走狗不走狗的又如何呢?」夏碎淡然一笑,眼眸裡閃過一抹堅決。


  「也是。」冰炎點點頭,登入仙籍這種事就此告一段落。


  「但你會來還是讓我很訝異。」繞來繞去,還是繞回原話題。「平日想跟你聚一聚都找不到人呢。」


  「這話說的應該是你才對。」冰炎瞪了夏碎一眼。


  「我記得我是很好邀約的人。」夏碎微微一笑。


  「嗤。」


  「你是突然受到什麼感召,所以回心轉意決定赴約?」夏碎不死心,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想太多。」冰炎啜飲一口,避開夏碎的追問。


  「以前就算是找你出來,你明明有空也會回絕,今天是受到什麼刺激,突然開竅了嗎?」


  「……」冰炎繼續喝茶,但下一秒茶壺就被夏碎施了咒,倒不出半滴茶水。


  「還是你今天受到什麼打擊,所以頓悟了嗎?」


  「……」冰炎放下茶杯,打個呵欠開始看風景。


  「冰炎,你變了呢。」此話一出,夏碎便看見冰炎回頭看他一眼,笑容不禁加深。


  「變什麼?」


  「嗯……你是因為想逃避什麼事情,才來赴我的約吧?」夏碎盯著冰炎仔細瞧,說出自己的推斷。


  「笑話,我有什麼事好逃避。」冰炎對夏碎的推論嗤之以鼻。


  「我不知道。但事實證明你有,所以你才來。」


  「不歡迎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冰炎已經起身打算要離開,夏碎連忙拉住人。


  「沒有不歡迎,坐下來,老朋友,你的個性還是很急躁。」奇了,這脾氣跟千年前完全一樣。


  「嗤。」冰炎坐回原位,看著江上畫舫美景、對岸人潮交織成帶,眺望而去,白龍江順延而下,最遠處與天際交接,彷彿乘著船能夠上青天。


  景色很美,但鹿州白龍江最有名的景色不是人,而是黃昏時刻的晚霞之美。


  黃昏,又讓冰炎突然想起在山坡間,他告訴褚冥漾真名時,自己與褚冥漾的笑容。


  人間與自然的美景,冰炎不知看過數千數百遍,但褚冥漾可能連一次都沒見過,因褚冥漾一輩子汲汲營營的,不過是同類的認同,那麼他呢?


  身為妖狼族的冰炎,流浪在人世間,看過千山萬水的他,為什麼總無法在一個地方停留過久?而他的流浪,又是在追求什麼? 


  千年,冰炎做過很多事情,有的久遠到他根本記不清自己做了什麼事,有時連近十年的事物他也想不起來,記憶像個有著大漏洞的米篩,苦的樂的通通淹沒在時間的洪流裡。


  此時,樓下換了一首樂曲,換了一位歌伎,嗓音柔柔細細宛若一匹絲綢撫過人心,婉轉的聲調裡透著哀思哀怨,隨著歌聲扣人心弦。


  「一晌年光有限身,等閑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註:晏殊〈浣溪沙〉)


(續)
***

嗯,存稿快沒了(勾帶啊啊啊)
要趕快來寫稿子了OTL
但是但是襲現在盜墓沉淪嚴重......
草稿都要出現了啦Q口QQ
啾咪喔~~~~~~~~
誰快把我拉回來QAQQ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