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老九門(?)】鳳求凰 01

 

※主演(?):二月紅、ㄚ頭、解九爺(?)

※屬性:???

※純粹是個人腦補,CP神馬的如浮雲,視角不一,不適者請輕按右上角離開。

 

        「夫人,您在做什麼?」酉時,廚房裡,一個生得水靈的女人正拿著鍋鏟煮食,白皙的臉頰上燻紅了兩抹,額頭冒出顆顆汗珠,轉頭則笑得一臉溫婉。「要吃什麼,叫廚子煮就行了,您怎麼自個兒動手?」

        「解九爺來了,爺總是很開心,我送些下酒菜過去,免得只喝酒卻傷了胃。」當年差點被人販子賣到妓院裡的ㄚ頭,如今已成為二月紅的夫人,而二月紅當年攔街贖人的事蹟,也在地方上傳為一段佳話。

        「我送過去,妳幫我將這整理一下吧。」端起大盤子款步離開,玲瓏──當年的ㄚ頭,早讓二月紅替她改了名字──走到前廳,人未到已先聽見二月紅爽朗的笑聲,和解九爺的渾厚嗓音,兩人相談甚歡。

        玲瓏敲門,待得裡頭人應好後,進門看見剛下完戲的二月紅及解九爺,後者看見她則微一頷首,淺勾一笑。

        「爺、解九爺,玲瓏替您送些下酒菜配著吃,免得傷胃。」玲瓏將幾碟下酒菜佈在兩人桌前,隨即轉進內廳去。

        「二爺好福氣,娶得一位賢內助。」解九爺持筷挾起一道小菜,入口。

        「可不是。」二月紅笑得開懷,此時玲瓏從內廳轉出來,手裡拿著一條濕布巾,走到二月紅身旁,輕拭他臉上的殘妝。

原來是剛下戲二月紅臉上還有殘留著上戲時的胭脂,戲服也只脫下最外層的衣物,一副下戲後草草梳洗,匆忙趕來與解九爺會面。

        二月紅微笑的接過玲瓏手中的布巾,拭完後,玲瓏收回布巾,盈盈一福後便退出廳堂,讓兩人促膝長談。

        門內笑聲連連,玲瓏回到房內,準備替二月紅裁製些新衣,秋季要來了,一會兒冬季就要到了,這冬衣也該提早準備起來。

        邊縫邊想起這幾年的日子,玲瓏這些年也逐漸看清一些事,比如戲班的另個『身分』,二爺的情等。

        那人呀,總是如此多情,這世態炎涼的社會裡,多情重義的人實在少數,當年若非讓她有幸認出他、喊了那一聲「哥」,恐怕如今已是勾欄裡的一名妓女,他是可以選擇不救的,但只有他在眾人冷眼旁觀之時,跳出來以天價贖了她。

        人一輩子只要覓得一個知你懂你的人即可,為了這一個人,做什麼都值得。

而玲瓏多麼希望,她的天也能有幸的,覓得那位知音。

戌時,門扉一開一合,玲瓏一抬首,原來是二月紅回房了,臉上被酒燻出一抹薄紅,兩道劍眉如月彎,看來心情很好,他大步邁向屏風後頭更衣,見狀玲瓏放下布剪,跟到屏風後頭幫忙。

「爺,您怎麼不把九爺留一宿?」玲瓏有些疑惑,二月紅最喜歡和解九爺談天說地,她原以為兩人會聊到天亮呢。

「呵,他能來看戲已屬難得,再留宿,他夫人應該是不許吧!」二月紅笑了起來,褪下衣物的身軀是精壯結實的,身上還有一些下斗時留下的傷疤。

玲瓏轉身想叫人燒些熱水來,但二月紅擺擺手,直接舀起一盆冷水清洗。

當二月紅與玲瓏回到床榻時,心情忒好的他摟著玲瓏,讓她枕在自己肩上。「聽我唱首曲子?」

「嗯。」

婉婉戲腔低繞在屋內,沒有絲竹的伴奏更讓二月紅的歌聲顯得清朗,一如一彎水流源遠流長似的,聽得玲瓏如癡如醉。

然,這曲〈鳳求凰〉,究竟唱給誰人聽呢?

 

(續)

***

一切都是不小心看了《私家筆記》之後,一發不可收拾的腦補。

我只是想寫二爺跟他的ㄚ頭的事,所以BG意味濃厚WWW

至於為什麼會有解九爺其實我也不知道(攤手)

其實我只是喜歡二月紅而已哈哈哈

張二九二什麼的其實都好,誰要洗腦我成為CP一員,就拿好文字來洗腦我最快了XDDD

 

喔,還有,其實這篇語調寫得有點怪(摳臉)

一點也不北京(跪)

一點也不民國(趴)

啊啊啊一切都是腦補啦Q口QQQQQQ

不要丟我雞蛋!鍋蓋!青菜!通通不可以!

但是你可以灑錢給我哈哈哈

 

喔對了,這篇不會坑,我可以確定XDDD

就醬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