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老九門】鳳求凰 04(完)




此後,二月紅漸漸在各溫柔鄉裡流連,戲曲、下斗仍照舊,而二月紅的風流、二月紅的多情,亦開始在街坊流傳,不少名媛妓女都想成為二月紅的續弦,卻無人能成。


也許,二月紅是試圖在這些人之中,找尋著能懂他的人,一如當年那位喊住他、讓他渾身一震的ㄚ頭,只可惜都不是她。


而老九門也開始動盪不安,山雨欲來。


一日,解九爺深夜拜訪,比起以往三不五時來聽戲的頻率,在二月紅喪偶後,解九爺是甚少來拜訪了,當二月紅獲知消息,一如從前的前去迎接,但此次兩人卻是進到密室談話。


「解家在我死後,大概就樹倒猢猻散了。」一坐下,解九爺劈頭便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二月紅。


原來當時解九爺的身體已大不如前,依他那殷實的家底,竟也快要站不住腳,只要他人一走,剩下的只有女眷,還有一個男孫,偏偏除了男孫之外,其他的都不可能成為當家,然而年齡尚小的男孫絕不可能能喝阻其他大人想分家產的舉動,只怕會被拆吃入腹,做事天衣無縫的解九爺,當然不可能任憑這樣的事發生。


「所以你想我做什麼?」二月紅知道,解九爺來找他,定是有事相託,也不拐彎抹角。


「我把他交給你,請你收他為弟子,教他唱戲吧。」只要有二月紅的幫忙,解家就能撐到唯一的男孫長大,再次取回當家的地位;倘若真是無法挽回,至少還有一技之長。


二月紅心裡明白,收了解九爺的孫子為弟子,便是納入了自己的保護之下,而他的戲班子也不是什麼正常的戲班,白天唱戲、夜晚下斗,哪可能只讓一個孩子學唱戲?


定是也得把一手功夫教給他。


想得更遠些,真讓自己護住解九爺的孫子,成人之後,仍是得讓他回去繼承解家,解家的基底與自家獨特的倒斗功夫,以後定能呼風喚雨。


解九爺這步棋,的確是精準。


「怎麼不找吳家?吳老狗與你們有姻親關係,不是更名正言順?」二月紅提出疑問,再怎麼看,也輪不到他這個外人來淌這趟混水才是。


「吳家之後恐怕也躲不過,」解九爺面色凝重,搖搖頭,想來是料到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老九門裡,除了吳老狗之外,陳皮阿四太狠、霍家太亂,都不牢靠,這些人裡頭,我只信你一個。」


「呵,就不怕我也倒了?或者,將你們解家給搶過來?這樣你解家的苗可沒了。」二月紅笑道,半真半假試探著。


「沒可能的事。」解九爺淺笑,斬釘截鐵的否決二月紅說的可能。「幫不幫?」


「待我看過那孩子,是否有資質吧!」


「成。」解九爺舉杯與二月紅擊杯,兩人一飲而盡。「待你見到他,你一定會收那孩子為弟子。」
密室裡又聊了一些事,關於老九門、關於解九爺之後的盤算等等,在解九爺要離開前,二月紅終於忍不住問了他一句。


「是因為當年的吻,你才找我嗎?」二月紅想到十幾年前,那夜想人相談甚歡,自己心中對解九爺的傾慕一如玲瓏所知悉,是有的。


於是酒意的助性下,他送解九爺離開前,在月光下、在青石路上,湊過身,在解九爺唇上輕輕一吻,沒有深入的擁吻,不過幾秒的唇瓣相接,退開身,解九爺眨動眼睫,沒做任何表態,依然是冷靜的態勢,然後與他告別。


「我只知道,你絕不會袖手旁觀。」臨走前,解九爺淺淺一笑。


而後,局勢真如解九爺所說的,樹倒猢猻散,至於老九門或多或少都受到牽連,吳老狗則遠避杭州。


二月紅到解家弔唁時,在吵鬧的廳堂裡,找到解家唯一的男孫,然後在眾人面前宣布收其為弟子。




「以後,你的藝名就叫解語花吧!」二月紅摸摸解雨臣的頭,那雙大眼瞅著他,隨即點點頭,淺淺一笑。


解九爺料得沒錯,他的確會收解雨臣為弟子,解九爺與玲瓏,是他珍視的兩個人,只可惜兩人都早他一步而去。


而過了那麼多年,他終於找到了她的眼、他的臉。



──找到一如當年,綻放在他心中,那朵永不凋零的解語花。


(全文完)


***


終於完結了WWW
日更傳說(?)也劃下句點啦啦
是說我還沒KEY稿子呢(望)
呀哈哈哈


是說我也好想補 黑背老六與老妓女的故事啊(茶)
改天讓我想到再說吧WW


感謝鍵閱唷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