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玄日狩/炎月】黑白之間  03
  

  是夜,金日堡少主房內多了一名「不速之客」,白蓮月撫著日向炎的傷口,一臉的懊悔。


  「阿炎,你的傷沒事吧?」


  「沒事的,安特契已經幫我治好傷。」日向炎對於手傷毫不在意,就算右手差點廢了也一樣,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什麼,前幾日的一場戲演得唯妙唯肖。「不會留下什麼問題的。」


  「沒辦法,我不能只把攻擊閃過你。」白蓮月坐在床邊,如果只有日向炎一個人沒受傷,那就太奇怪了,做戲,半真半假最適合。


  「我知道。」日向炎在白蓮月頰邊偷了個香,聊表安慰。「只是難為你了,這樣一來,你的名聲可被搞臭了。」


  「無妨。」白蓮月不以為意的聳聳肩,他個性本就乖張,對於別人的評議往往不放入心上,他只追求他要的,並且不擇手段。「幫得到你就好。」


  要什麼就要自己掙,其餘無關緊要的,都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等我掌握了白道,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日向炎摟了摟白蓮月,在他髮旋輕輕一吻。「再等我一段時日。」


  「我等你。」白蓮月回抱了日向炎,緊緊的、密不可分的擁抱。


  白蓮月不好久待,於是在探視完日向炎傷勢後,又回到紫月盟坐鎮,臨走前留下一盒傷藥。


  「雀兒,過來。」日向炎用指沾了一些,然後抓起籠中的鳥兒劃開一道口子,並把傷藥塗上,靜待一刻鐘後,日向炎將藥抹在傷口,涼涼的藥膏鎮靜傷口火辣辣的疼。


  「少主,該換藥了。」安特契抓抓頭髮,沒規沒矩的踏進房中,還大大打了個呵欠,身後跟著一臉嚴肅的日向炎心腹。


  「白道有什麼舉動嗎?」日向炎將白蓮月的藥遞給安特契,安特契從善如流的捨棄自己的藥方。


  「近日來反紫月盟的聲潮越來越大,同時也對武林盟主遲遲不敢下令召集各方人馬剷除紫月盟而大大不滿,對於您挺身而出要擊垮紫月盟,且提出的方案相當支持。」


  日向炎仰頭大笑,餌灑了那麼久,也差不多該收網了。


  「很好,待我再跟月牙兒商討過後,就可以動手了。」日向炎收回包紮好的右手,揮退他們。「叫所有人開始待命。」


  「是,少主。」


  門外,並肩而走的安特契突然向身旁人發問。


  「哎,你說,日向炎真的會保那個叫白蓮月的人嗎?」


  「……少主的事,不是我們能過問的。」他頓一頓,續道。「我們能做的,就是執行少主的命令。」


  安特契想問,卻發現根本無須再問。



為什麼?
那麼的相信讓我無窮無盡的心碎
那麼的付出給我傷心欲絕悲痛滋味
那麼的蒼白無法阻止我腦海記憶
對你,我不曾後悔

 

  「月牙兒,待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就能在一起。」


  「你要我假死?」


  「善於易容,不正是為了這一步?」


  「也是。」




  在約定時刻未到之前,紫月盟在暗夜之中被攻破,饒是冷靜的白蓮月也有些措手不及,既然變動已經發生,就要努力導向他們設定的劇本。


  ──日向炎殺了『紫月盟盟主』立功,而『白蓮月』即將成為日向炎的心腹。


  第一波箭雨射入房中時,白蓮月警覺的往旁一滾,揚手拍起古琴擋下破空而來的箭,穿透的箭矢離他的臉只有一個指尖的距離。


  手摸上就連睡夢中也不離身的銀鞭,白蓮月甩著鞭抵擋第二波衝進來的人群,卻在衝到庭院時停住腳步,日向炎帶著各路好手堵在出口,他微微詫異,這又跟他們設定的不同。


  「紫月盟盟主,你束手就擒吧。」日向炎緩緩開口,把白蓮月的詫異全看在眼中,更握緊了手中劍。


  「……呵,你們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投降?」白蓮月定下心神,嗤之以鼻的冷笑一聲。「少做你們的春秋大夢!」


  「協議破裂?」


  「想都別想。」


  日向炎火紅的眸透不出訊息,只見他手勢一揮,一群人如潮水般向白蓮月洶湧攻去,這些人都只是為了消耗白蓮月體力,他知道,這些人擋不住白蓮月。


  果然,不到百招,白蓮月覷了個空隙逃脫,日向炎趕緊帶人追擊。


  在新月之下,殺聲四起,日向炎與白蓮月卻像脫離這群人般,反常的沉默不語,他們都在思考。


  路,漸漸出現分岔。


  岔路口,白蓮月選了既定的那條路,日向炎自然隨後追上。


  只是白蓮月足尖落地的瞬間,牽動了陷阱,一條鑲著金剛鑽的鋼絲破空飛出,白蓮月舉鞭一擋、彎身一閃,銀鞭卻像根髮絲瞬間斷裂,擦過左肩綻開一道見骨的傷。


  白蓮月即將摔落地面,情急之下以手撐地,又觸動下一個機關,另一條鋼絲飛出,纏住白蓮月的右腳踝,成為一動就痛得撕心裂肺的腳鐐。


  白蓮月聽見腳步聲逼近,趕緊撐起身子,握緊剩下的短鞭,金眸是滿滿的不可置信。


  這是他們早約好的路線、鋼絲也是白蓮月交給日向炎,但是是為了絆住身後追擊的人,而不是用來對付他!


  握緊鞭柄的手施力過度,指間完全的蒼白,血浸染了他的衣袍,像一朵朵綻蕊的花,風帶過,日向炎等人已包圍他,插翅也難飛。


  事實明擺在眼前,莫非真要自欺欺人至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蓮月顫抖著身體,但不是害怕或哭泣,而是笑了,末了還仰天大笑,笑出眼角的淚。「真是高招,你說是吧,日向炎?」


  「黑白兩道,水火不容。」日向炎全然的冷漠,毫不閃避白蓮月的眼神。


  「為什麼?」死也要一個明白,不要讓他不明不白!


  「黑與白,本就不該交會。」


  「你後悔了?」白蓮月咬緊牙根,一字一句的吐出。


  「我會親手對付你。」日向炎沒回答,只是舉起劍,然後要其他人退後。


   ──白蓮月將成為他封劍前的最後一人,從此之後,再沒人可以把鮮血沾上他的手。



(續)
***


估算錯誤,原來還有一章XD
(其實是昨天少發了XDDD)


嗯,快結局了。
其實這故事如此簡單(茶)
如此老梗OTL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tuon6234
  • 補感想~~~
    為什麼......可惡的戀弟控不能在月牙兒之前就封劍呢?
    為什麼偏偏就是月牙兒當最後一人?
    我一整個心裡不平衡啊~~~
  • 因為這才有意義(!)
    啦啦啦
    跟他認真就輸了啦(啾啾)

    襲音 於 2011/05/29 23:08 回覆

  • 黑犬
  • 我看到阿炎拿雀兒試阿月月給他的藥就想扁他ˋ皿ˊ
    阿炎真的不會愛人(嘆~
  • 呀哈哈,你果然知道我想寫什麼WWWWW
    (是太白話了吧!)
    啦啦,阿炎本來就不會愛人,他只愛兒子(!)

    襲音 於 2011/05/29 23: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