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血印(六之4)

 

藍袍道長抽起第一根鐵釘接近褚冥漾,褚冥漾下意識想閃避卻動彈不得,鐵釘上的圖騰栩栩如生,只見對方勾起不懷好意的嘴角,一把撕開腕間的布料,詭異的笑道。

「你全身上下也就這身血液珍貴了,可不能讓這破布給佔了便宜。」

語畢,藍袍道長將釘子狠狠刺進褚冥漾的右腕,紅血滋的一聲濺出,伴隨褚冥漾淒厲的慘叫聲,猛然掙起的力道差點讓人按不住。

瞬間,人像站在劇風中被風刃狠狠撕裂,從筋骨到靈魂,硬生生撕成兩半似的,褚冥漾驀地吐出一口鮮血!

「剛剛那可是『風魂』,藉由四魂釘住你,並融合咒語及鮮血,才是完美且完整的封印。」藍袍道長看褚冥漾,彷彿在看螻蟻徒作無用的掙扎,後又假惺惺的開口。「不過這也是宿命啊,你就好好承受吧,哈哈哈!」

話竟,藍袍道長再次將其他釘子釘入褚冥漾的左腕及左右腳踝,每一根鐵釘刺入的時間既緩且長,力道一次比一次重,隨後藍袍道長直起身,揮退其他人開始喃喃念咒,由咒語構成、凡人看不見的金絲,將褚冥漾真實的『釘』在黃土之上,只得微微抽搐。

──鮮紅的血液如細流般流到黃土之上,彷彿聽見碎裂的聲響,冰炎的陣法被褚冥漾給破了!

隨著冰炎設下的結界失效,魔物再次竄出,這次卻被褚冥漾的血及藍袍道長的咒語壓制住,而反噬全發生在褚冥漾身上,想逃卻也無處可逃,只能硬生生承接下來!

力量漸漸流失,痛楚益發加劇,奄奄待斃的褚冥漾只在淚眼中記起,昨晚沒有鼓起勇氣向冰炎送別這件事。

如果他能鼓起勇氣,請求冰炎多留下一陣子,也許現在他就不會有遺憾。

如果可以的話,他好想再見亞一面,當面跟亞道謝,謝謝他這段時間的照顧……

想到對方,褚冥漾才算是真正的哭了出來,蒼白的唇瓣已吐不出話語,生命即將到盡頭,褚冥漾只有一個願望,就連自己也未曾察覺,原來自己已用氣音化成一個最真誠的咒。

「亞……我好想……再見你一面……」

朦朧之中,褚冥漾似乎又看見他朝朝暮暮想著的人,一身的霸氣與狂傲再次降臨──

 

話說,遠在千里之外的冰炎「看見」發生在褚冥漾身上的事,心念一動,陣法瞬間發動,登時轉移到褚冥漾身旁,無暇顧及夏碎的驚愕。

當冰炎看見褚冥漾的慘狀時,紅眸一縮,心中五味雜陳,有驚愕、有不捨、甚至於有些懊悔,但滿溢胸口的是滔天的怒火,幾乎要燒斷他的理智。

一見到不速之客,藍袍道長及鎮民們紛紛嚇了一跳,與藍袍道長相對眼時,冰炎立刻發現這人是仙界的使者,對方微微驚訝,手中立即甩出一道符,卻讓憑空竄出的火燄燒得一乾二淨。

「『那傢伙』的走狗,找死。」冰炎張手,憑空握住自己的長槍,朝對方猛攻,藍袍道長設下的防禦結界被一一攻破,根本來不及回防,一隻手臂便葬送在冰炎的攻勢下。

「你要是現在殺了我,就沒人能完成這封印!魔物也會再次出來危害世人!」藍袍道長痛苦的捂住傷處大喊。

「封印?你說的封印是指用褚冥漾的命去換,這城鎮裡最不該為此送命的人就是他,你們有什麼資格讓他為你們賠上性命!」冰炎未停下腳步,一字一句,怒不可遏。

為了一群不懂感激的人類賠上性命,根本不值得!

「這傢伙本來就是為了這件事而存在,難道你不曉得嗎!」藍袍道長見封印只完成一半,若沒成功,那麼剛才所做的事都沒有意義,一咬牙,他決定繼續封印。「如果不能以靈血鎮壓封印,將有更多人喪命!」

「誰說一定要以靈血鎮壓?你以為我會讓你這麼做?」

「誰說的?笑話,提出這方法,要這傢伙生生世世都流盡全身血而死,不正是──」

足尖輕點,冰炎瞬移到對方之前,右手長槍一掃,猛烈的力道居然將對方的頭揮斷,血液噴灑眾人面前,而頭落在地上,身體則砰然倒握在褚冥漾身旁,快速的浸染黃土地。

「我說過不會讓你完成,」冰炎冷冷的勾起嘴角,卻像個索命閻羅。「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去死。」

之後冰炎轉向鎮民們,那些人驚慌失措,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殘忍血腥的事,一個個幾乎崩潰──尤其是在冰炎將眾人的出口冰封住,而地上憑空冒出炙熱的火燄之時。

烈燄燎繞,卻獨獨繞過褚冥漾周身。

「殺人啊──」

「救命啊啊啊──」

冰炎冷眼笑看他們瑟縮著想逃命、有的人還跪在地上求饒,他一步步走到其面前,冷然道。

「用你們的血來贖罪吧!」

 

(續)

***

唷唷唷,終於要邁向第七章啦啦啦

這章的漾漾一點兒也不可憐(望)

果然腦海裡想像的跟實際上不一樣OTL

冰炎你終於回來啦(?)

英雄救美就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咩XD

大家快拿感想砸襲(!!)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