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玄日狩/炎月/端午賀】濕身

 

※CP:日向炎X白蓮月

※人物特崩,不適者勿入

※標題不過是個美麗的錯誤(?)

 

        五月份最大盛事在今日舉行,大運河旁人山人海,人們除了來看賽龍舟之外,更多人是為了一睹日皇的風采。

        甚少出席這種活動的日皇,這次竟在主辦單位的邀請下出席,讓所有人著實嚇了一跳,就連主辦單位也是。

        據說是要參與公益活動,但是熟知日皇的人都知道,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而為了讓日皇能夠安心關看賽龍舟,不知道佈置了多少警力與人力,四周的高樓都有人員看守,看台上除了主持人、高官及日皇帶來的人之外,其餘人都不得靠近,原本還要加裝防彈玻璃,但是被日皇回絕了。

「請問日皇有想替哪一隊加油嗎?」在開賽前夕,主持人遞上麥克風訪問。

「當然是葉蘭學院。」日向炎交叉著雙腿,火紅的眸子盯著在對岸暖身的某位選手,迅速回答。

「哦?可以請問為什麼嗎?」主持人在其中嗅到一絲八卦味,趕緊追問,一旁的攝影機也立即替日皇做個特寫鏡頭──只因日皇現在的表情真是溫和極了!

「咳嗯,日皇,比賽要開始了。」一直站在日向炎身後默不作聲的白蓮月輕咳一聲,上前一步提醒眾人應該將焦點放在比賽上。

「也是,那我們就先看比賽吧!」日向炎立刻專注在比賽上,主持人則相當怨念,差一點就能套出話來了。

面對記者送來的兩顆白眼,白蓮月瞪回去,然後看著日向炎興奮的側臉。

什麼公益活動……分明是因為葉蘭學院這次派了格鬥系同學參加划龍舟比賽,想當然爾,日向夜這個好奇寶寶一定會參加,所以日向炎怎麼可能只在室內看比賽,要不是有阻止他,日向炎還想喬裝成民眾去幫日向夜加油!

又不是什麼追星族……每天在家裡都看得到,幹麻還特地來參觀!

「嗶──砰!」

比賽開始,有日向夜在的龍舟隊勢如破竹,更別說全隊都是格鬥系的學員,根本是十拿九穩。

在大幅領先的狀況下,日向夜探出身體準備搶旗,相當輕鬆的便把旗子拿到手中,笑得相當燦爛還對著看台揮舞。

見狀,日向炎也露出微笑,要不是還惦記著有攝影機及外人,他老早跳起來大叫了!

「哼。」白蓮月不滿的哼了一聲。

之後主辦單位請得獎的隊伍上臺頒獎,日向炎在頒獎給日向夜時還特地停留好久,甚至於握著日向夜的手不放,就跟「握到手就說我以後不洗手」的狂熱追星族沒有兩樣!

不知情的人搞不好還以為兩人手黏了強力膠咧!

 

「日皇要不要來嘗試划一下龍舟呢?」主持人突然提出一個提案,讓大家很是驚訝,而且還大聲詢問現場觀眾,於是盛情難卻之下,心情忒好的日向炎無視於白蓮月頻頻的暗示,答應了。

「阿炎!要是掉下去怎麼辦?水裡我們沒檢查過!」覷得一個空檔,白蓮月拉著日向炎急急的說,急忙要他打消念頭。

「擔心什麼?」日向炎無所謂的笑笑,然後把一件救生衣套到他身上。「你跟我一起下水不就得了,反正你也會游泳啊。」

「阿炎,這不好笑。」摸著自己的救生衣,白蓮月實在是笑不出來。「我會游泳,跟你要去嘗試划龍舟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啊!」

「反正高樓都是我們的人,河上也是我們的人,應該沒關係吧。」日向炎還是無謂的聳聳肩,突然湊進白蓮月耳邊說,「何況我有你,怎麼樣都不會有事啊。」

「你這個……」白蓮月還想說什麼,卻被日向炎打斷。

「走吧。」日向炎率先走到外頭,白蓮月只好穿好自己的救生衣跟了出去。

河水粼粼,陽光反射著水面,讓人不太能直視,見日向炎坐上小型的特殊龍舟,居然只有兩人座……

白蓮月很想說這哪是龍舟,是獨木舟吧!

坐上龍舟後,兩人拿起槳開始動作,一開始划得頗順,搖晃的幅度並不大,但到河中央時水流較急,慢慢的不能保持平衡,突然一個激流龍舟開始搖來晃去,日向炎居然也跟著搖擺,這下可好了,一起晃動的後果就是船、翻、了!

「阿炎!」白蓮月也被拖下水,情急之下他喊了日向炎的名字,伸出的手卻不小心扯到日向炎的救生衣,那件救生衣居然裂開了!

「天哪!日皇!」

「快、快!快去救他們!」

眾人頓時慌了手腳,不管是陸上還是水上都一樣,大家都看見那件救生衣被一扯就破的狀況,不知道日皇會不會游泳?

 

水面下,白蓮月先是脫下救生衣,然後划動雙手找尋日向炎,見日向炎因救生衣破了而浮不起來,想扯開衣服卻因在水下而不好動作,白蓮月上前從腳踝處摸出一把小刀,劃破繫著的帶子,接著居然把自己的救生衣套到日向炎身上。

突然間,日向炎湊上前親了一下白蓮月,白蓮月則拉過人將一口氣渡給對方,這時潛水伕帶著氧氣筒游過來,日向炎接過後塞到白蓮月嘴中,自己再咬著另一個,三人才上浮。

浮出水面後,水上摩托車將他們接上岸,並遞上毛巾跟熱茶,濕淋淋的白蓮月長髮都黏在頰邊,卻沒有先處理自己,而是交代手下趕緊去購買乾的衣物等等事項。

濕漉漉的白蓮月卻有種異樣的魅力,日向炎看了,抽出大毛巾把白蓮月從頭罩了起來。

「我要一間淋浴間。」面對要求,主辦單位趕緊恭請日向炎到內間淋浴梳洗,而日向炎也把白蓮月一併帶了進去。

一到淋浴間,日向炎立刻轉開熱水開關,然後把牽著的人推到熱水之下,熱氣騰騰,白蓮月被當頭淋了一把,伸手撥開眼前的髮,略瞪著日向炎。

「我就告訴你不要去划龍舟,你就不聽!」白蓮月有些生氣、有些無奈,思考著要不要脫下這身濕衣。「還有那是什麼爛救生衣!一撕就破,是黑心商品吧!」

「反正都濕了,就順便洗一洗吧。」日向炎卻轉開話題,摸到上邊一塊肥皂,遞給白蓮月。

「你要在這裡洗?又沒有換洗衣物!」白蓮月忍不住叫了起來,這什麼荒唐的提議,沒有乾的衣物是打算等等兩人光著身子出去是不是!

「你不是叫人去買了?很快就來了吧?」日向炎先是脫了自己的衣服,續道。「難道你覺得穿著浸過河水的衣服比較舒服?」

「怎麼可能!」白蓮月想想也有道理,於是卸下自己的衣物,金眸滴溜溜的轉過一圈,突然惡作劇的搶過日向炎的肥皂。「幫你擦背。」

日向炎轉身樂得讓人幫忙,自己享受,不過,當某個人一邊擦背一邊在自己耳後輕輕的吹氣,甚至於手越伸越下面,是男人都會有「反擊」的想法。

尤其是對方濕淋淋的模樣,很像某種時刻的狀況時,令日向炎也不禁動了念頭。

於是日向炎從白蓮月手中,把肥皂拿回來,直接抹上對方的胸膛,動作有些粗魯,刷過胸前的紅蕊,讓白蓮月縮了一下,但日向炎湊上前狠狠的吻住對方,吻的力道過猛,兩人不斷後退、退回熱水柱之下,微燙的水溫讓兩人體溫更高。

交纏的四唇,舌頭攻城掠地,兩人互不相讓,吻得越來越深,藉著水撫摸著對方,挑起彼此的情慾,如火苗碰著了引信,燃起情愛的漫天大火,一觸即發──

倘若沒有那道熟悉的喊叫聲,淋浴間大概就成為臨時臥房了。

 

「哥哥,你和白秘書的衣服都在這裡喔!不要再這裡『辦事情』,外面好多人在等!」早一步進來的日向夜拿著乾的衣服,正站在他們這間淋浴間的門外邊敲邊說。


「……」定格。

「……」不動。

「快點出來,不然大家不能沖涼啦,好熱!」

 

──可惡!那誰來替我(們)沖涼消火啊!

 

(完)

***

賀文如此謎樣,只出現龍舟啊龍舟(茶)

因為吃東西的點子用過了,就PASS一次(!)

依然是阿夜來打斷兩人,多好用XD

 

嗯哼,就先這樣,歡迎大家砸感想給我XDDD

這篇打到後頭都語無倫次了(抹臉)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XD

 

然後一定要來替自己工商一下(激煩!)

 

【特傳/冰漾本】《寵愛的意義!?》預購中,歡迎參考X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月
  • 有沒有番外啊......!?(被打
  • 這個嘛......
    目前是不會有的

    未來也不可知XDDD

    襲音 於 2011/06/08 12:37 回覆

  • 冰雨
  • 哦--阿夜打斷得太是時候了!
    是說……阿夜怎麼知道他倆在浴室裡幹嘛?(好神奇)
    襲音大繼續加油喔!期待下一篇炎月文^^

  • 哈哈哈
    其實阿夜是惦惦吃三碗公啊(戴墨鏡)
    當然早知道他老哥的姦情啦啦啦
    謝謝唷(啾)

    襲音 於 2011/06/14 21:11 回覆

  • 小鏡
  • 想像划船的阿炎中 (恩 還是一樣帥) 好就沒看到賀文哩
  • 哈哈哈
    他落水哩XD

    對啊WWW
    現在忙,都很少寫了(揮汗)

    襲音 於 2011/06/14 21: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