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擺渡

 

※CP:冰炎X褚冥漾

※屬性:???

※語無倫次語焉不詳有!亂亂的時空背景有!東西雜揉(?)沒有查資料有!

※一切都是妄念妄想妄語,不要問我到底在寫什麼……T口T

 

 

他撐著一葉扁舟,立於冥府與現世的交界,為眾亡魂擺渡。

 

      這裡沒有月光,唯有亡魂的情緒化成球體,散發幽幽的光芒,最後墜入忘川之中。

      他為眾亡魂擺渡,將生前的愛恨情仇,一點一滴的抽離靈魂,進了冥府便是一個空殼,直接送往輪迴之道。

      這是最簡單的舉動,卻也讓他看盡人生百態,最終不過是消失。

這裡沒有時間,沒有流動,啪咑啪咑的搖槳聲激不起一絲漣漪。

渡船前後各點燃著一支火把,偶爾他看見牛頭馬面拘著惡魂歸來,火燄觸及惡魂便燃起漫天大火,直到燃盡惡性、燃盡執念為止。

但從來就沒有燃盡的時候,他總是看著惡魂纏著火進到冥府之中。

 

他在擺渡時,見過一個人。

一個銀髮、額前擁有一綹紅髮的男人,以肉身之軀頻頻來到冥府,那人踏上這艘渡船,他卻無法從對方身上看出情緒的端倪,或許這跟對方是肉身也有關係。

那男人總是急急的踏進冥府,然後風風火火的離開。

他笑,他知道那男人是來找尋愛人的魂魄。

已經不止一次,牛頭馬面笑著跟他提這件事。

他笑笑,繼續為眾魂擺渡。

「你知道,彼岸花在哪嗎?」一次,那男人從冥府出來後,在擺渡途中問了他一句,於是他默默的移動船身,往另一端前進,盡頭是一片縹緲如煙的花海。

「據說,花中都藏著一個靈魂。」那男人看著花海,默默的說著。「或許,他會在這裡。」

他笑笑,遞上船尾的火把後,緩緩的駛回歸途,讓男人空尋著一個夢。

──他知道,彼岸那端,綻開的花朵從來就沒有任何的靈魂寄居。

 

「我只希望,能再見學長一面。」或許是因為不同於常人,褚冥漾經過忘川卻還保持著清醒;不是惡魂,卻纏繞著執念的火燄。「來不及跟他說再見……」

「那又如何?冥府裡多的是執念的人。」

「拜託你,讓我見一面就行!就算、就算是託夢也好!」褚冥漾摳摳臉,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這冥府主宰者為什麼會隨著亡魂的想法而變動!居然變成扇董的臉……

「託夢?噗哈哈哈~」「扇董」笑了,一臉的鄙夷,末了揮揮手,說道,「你那位學長我不想惹,麻煩。而你留著,一樣也是麻煩。」

「……」

「不過,要讓你『見一面』也不是不行。」話題一轉,「扇董」瞬時變成褚冥玥的模樣。「只是,你要為此付出什麼?」

「……只要我能付出的,都行。」反正他已經想好自己可能下輩子更衰了……

「哦,夠爽快。」「褚冥玥」勾起冷笑,續說。「那麼,我會把你安排在最接近他的地方,但是他看不見你的臉、聽不見你的話,這樣,你還要嗎?」

「……」這個條件,實在過於嚴苛,褚冥漾有些游移,學長要是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不會朝他狂毆?

「如何,要不要?」「褚冥玥」吹著手指,一派悠閒貌。

「那如果,他看見了我呢?」褚冥漾突然想到這件事,這算違反約定嗎?

「那麼恭喜你,你終於跟他交談了。」「褚冥玥」挑眉,後綻開微笑。「你可以試著祈禱,我不反對。」

 

冰炎已經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以肉身擅闖冥府,雖然每次都沒有下文,但他還是不死心。

褚冥漾在他出任務的期間,被公會派到另一個地點執行清理鬼族的任務,但前遣部隊回報錯誤,那不該是褚冥漾這個白袍可以勝任的,於是人便死在那次任務中。

可冰炎卻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因為是與鬼族對戰,所以褚冥漾的遺體當場火化掉,連灰燼都沒有。

他知道,褚冥漾一定有話要跟他說。他得找到他。

就算只是一句再見也好。

但是他找不到任何線索。

冥府太大太廣,忘川沒有邊界,他像隻無頭蒼蠅尋尋覓覓。

他相信,那個人一定還沒進入輪迴,他們有百般的話語想對彼此述說,不會這麼快就離開。

一日他想到,據說,一朵彼岸花裡都藏一個靈魂,於是他請擺渡人送他到彼岸,一下渡船,所望無盡無際,低頭看花不見花,他以手撫過綻在虛空之中的花朵,卻是什麼感覺都沒有。

彼岸,只不過是一個幻境。

 

於是他高舉著火把,擺渡人緩緩駛來,踏上渡船後,今日又是鎩羽而歸。

等他踏到現世的土地時,才想起他還舉著火把,只轉身的一瞬,透過火燄他彷彿看見他四處尋覓的人就站在渡船之上,幽幽的看著他。

「──褚!?」

下一瞬,火燄驟熄。

當冰炎眨了一眨眼,渡船上只空餘一襲黑斗蓬,慢慢的消失在忘川之中。

 

「只不過,你會徹底消失。那麼,你還要嗎?」

 

(完)

 

***

 

嗯,這是不知所云的短打……

是個練筆用的東東OTL

對不起傷眼了QAQ

我的功力沒能唯美的表現出來……OTLLLL

 

感謝鍵閱!


【煩躁躁工商來一下】

【冰漾本】《寵愛的意義!?》預購處~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