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的意義?】番外05

 

  當晚,半夜時分冰炎房裡傳出細細的呻吟,睡在靠牆的褚冥漾縮成一團毛球瑟瑟發抖,臉都皺成一團,眉間打了二十四個結,嘴裡不停有呻吟聲。

 

  「褚?」淺睡的冰炎醒來,打個響指,燈立刻亮起,看著把自己埋在棉被裡的褚冥漾,冰炎伸手推了推,卻感覺到掌下的溫度不對勁,一把掀開被子才發現褚冥漾燒得滿臉通紅,汗都浸濕床單了。「怎麼發燒了?」

 

  「唔嗚……嗚嗚……」褚冥漾睜開眼睛,微紅的眼浮著水霧,看到冰炎後驀地爆出大哭。「嗚……嗚哇……嗚哇……」

 

  不僅如此,褚冥漾一邊哭一邊抓著自己的衣服,連話都說不清楚,冰炎此時也沒有以前竊聽心聲的能力,當然也不懂褚冥漾的牙牙語,讓他難得慌了手腳。

 

  「褚!」查看不出哪裡特別有問題,褚冥漾哭得聲嘶力竭,急得冰炎一把抱起他想轉移到保健室。

 

  但不抱還好,一抱便大事不妙!

 

  褚冥漾被抱起來的剎那,因為壓迫到腹部,居然哇的一聲把今天吃的食物全嘔在床單上,還不小心嗆到,整張臉又紅又白,冰炎腳下出現陣法,瞬間來到保健室,然後一腳踹醒睡在椅子上輔長。

 

  「痛!是誰踹我……冰炎!」輔長捂著撞到地板的鼻子跳起來大罵,但在看見冰炎如惡鬼將發怒的表情後,感受到生命威脅的輔長立即見風轉舵。「漾漾小朋友怎麼啦?」

 

  「他在發燒,還吐了。」果然一提到褚冥漾,冰炎就把剛才的事給忘了,跟著輔長的腳步將褚冥漾放到診療臺上。

 

  此時褚冥漾還是在嗚嗚呻吟著,四肢都縮在一起,連尾巴都蜷了起來。

 

  「我看看。」輔長戴起手套做觸診,摸到腹部時褚冥漾突然用尾巴攻擊他,接著又開始吐了起來。「冰炎,讓他把臉朝下,別堵住呼吸!」

 

  冰炎趕緊將人翻過身,長指探入口中,讓褚冥漾順利嘔吐,一手還輕輕拍著他的背,眉頭也像褚冥漾一樣深鎖著。「到底怎麼回事?」

 

  「他今天吃了什麼東西?這些都沒有消化完全。」輔長詢問。

 

  「……甜點,還有飯糰。」想到下午褚冥漾大吃特吃才導致這樣,冰炎忍不住黑了臉,咬牙切齒的暗自決定,等他病好了要限制他的甜點量。

 

  「嗯,他可能有點受涼,幸好早發現,不然要是併發成嚴重腸胃炎就糟糕了。」輔長檢查完身體狀況後,拿了一些藥交給冰炎,接著不知從哪變出針筒與藥劑。「之後幾天多注意,要按時吃藥,現在打一針退燒比較快!」

 

  於是冰炎抱住褚冥漾不讓他亂動,順道摀住他的眼睛不讓他看到針頭,大概是已經非常不舒服了,褚冥漾沒多做反抗,呼吸聲很沉很重。

 

  「嗚嗯……」打完針褚冥漾也癱在冰炎懷裡,時不時抽動著鼻子,尾巴也無力擺動,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託打針的福,褚冥漾不再發燒及嘔吐,隔日病便好得七七八八。

 

  ──但戰爭才剛要開始。

 

 

  「褚,吃藥了。」冰炎手裡端著一杯飲料,回到房間,算一算時間,褚冥漾也該吃藥了。

 

  推開房門,卻空無一人,應該躺在床上睡覺的人不見了,冰炎嘆氣,將飲料放到桌上,開始找那位玩著躲貓貓的人。「褚?」

 

  浴室、衣櫃……差不多能躲人的地方都找了,冰炎手臂環著胸,褚冥漾縮小之後能躲的地方變多了,環視著室內,最後視線落到床舖底下。

 

  「褚,出來。」跟著趴到地上的冰炎,果不其然在床下找到縮成一團的褚冥漾,為了躲避吃藥,連低矮的床底也鑽進去,真是夠了!

 

  「唔嗯……」只見褚冥漾用大眼睛看著他,眼底似乎佈滿水霧,看來我見猶憐,不過冰炎現在不吃這套。

 

  「不要讓我動手把你抓出來,褚。」見褚冥漾沒動作,冰炎冷冷的勾起笑容,耐性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崩解。「出來!」

 

  「嗚……」大概是覺得逃不過這次,褚冥漾終於決定面對現實,但是他動了一下,立刻發現大事不妙!「唔嗚!」

 

  情急之下躲進床底的褚冥漾,當時並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其實塞不進去,硬擠進之後,現在變得要出來出不來,標準的「小老鼠,上燈臺,偷吃油,下不來」的狀況。

 

  「唔!唔、唔!」褚冥漾開始扭動身體,越是著急越是動彈不得,蓬鬆的尾巴現在變成最大的阻礙,成為卡在床下的元兇!

 

  冰炎環著手等人乖乖爬出來,但是等了半天只聽到「唔、唔」聲,而且越來越著急,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冰炎再次趴下察看,卻看見褚冥漾的蠢狀……心中的怒火越燒越旺,這是在搞什麼鬼!

 

  「唔嗚唔嗚嗚……」褚冥漾一見冰炎的臉如獲大赦,伸出小小的手想要冰炎拉他出去,紅紅的眼眶裡蓄滿了眼淚。「亞……嗚……」

 

  「……愛躲嘛。」此時,冰炎的眼神冷的像兩枝冰箭,接著怒極反笑,然後伸出大手一把將褚冥漾從床底抓出來,暴力而不留情的,差點讓褚冥漾脫了一層皮。「還躲!」

 

  冰炎把人抓出來後,坐到床上開始狂毆褚冥漾的小屁屁,啪啪啪的聲響不絕於耳,褚冥漾都哭濕了冰炎的褲子。

 

  「下次還敢不敢躲到床下去!」冰炎邊打邊問。

 

  「嗚哇……嗚嗚……不敢了……嗚嗚……不敢了……」小手不停擦著自己的臉,褚冥漾痛得哭花臉,頭頂紅紅的一痕,屁股被冰炎狂毆,尾巴也掉了幾根毛。

 

  打到一個段落,冰炎才收手,將褚冥漾轉過身,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哭得慘兮兮的樣子,實話說,他的力道其實沒有很大,只是聲音比較嚇人而已……

 

  「別哭了,坐好。」隨手抹掉對方臉上氾濫成災的淚水,冰炎決定給褚冥漾一個教訓──才不會每次都仗著獸化的可愛讓人心軟!

 

  冰炎把藥拿過來,褚冥漾這次駝鳥的把自己縮成一團。

 

  「嘴巴張開,吃藥。」將人緊緊抱在懷中,冰炎將感冒的藥水跟藥粉混合,接下來即將展開拉鋸戰。「張開。」

 

  「不要啦……」軟軟的嗓音加上鼻音,十足的我見猶憐──但冰炎不為所動。

 

  「張嘴。」

 

  褚冥漾把小手交疊摀住嘴巴,堅決不吃苦苦的藥,還搖頭強調自己不想吃的決心。

 

  「褚。」冰炎的耐性幾乎要磨盡了,很想出手直接掐開對方的嘴把藥灌進去,但這招昨天用過了,下場是藥吃了,卻足足哭了一個小時,怎麼哄都哄不聽。

 

  「嗚嗯……」褚冥漾二次搖頭,尾巴也跟著搖動。

 

  冰炎一手揉揉眉間,突然間,冰炎朝褚冥漾綻開一個溫和的微笑,說道:「啊──」

 

  「啊──」大概是難得看見冰炎的笑容,褚冥漾呆呆的有樣學樣,說時遲那時快,冰炎立刻將裝著藥粉的湯匙塞進他嘴巴,然後一掌托住後腦並壓著舌頭,讓褚冥漾把藥吞進喉嚨。

 

  「咳咳咳、咳咳苦苦……苦苦……嗚……」眼淚再次聚集,眼看即將來場雷陣雨,冰炎快手拿起一杯水灌了幾口給對方,甜甜的滋味轉移了褚冥漾的注意力。

 

  一杯水褚冥漾全喝完還一臉意猶未盡,那是精靈族的飲料,為此他還特地去跟賽塔拿。

 

  「過來擦藥。」冰炎拿起從輔長那拿來的藥膏,開始替褚冥漾擦藥,幸好從床底抓出來時沒把毛全磨光,禿頭就好笑了。

 

  「以後,不准你再亂跑,知道嗎?」冰炎對褚冥漾諄諄告誡著,知道自己錯了的褚冥漾,垂著耳朵點點頭。

 

  「去睡午覺。」把人放到靠牆處睡覺,冰炎要起身卻被拉住衣角。

 

  「睡睡……亞……睡睡……」褚冥漾搖著尾巴,一臉可憐。

 

  停格幾秒,於是冰炎默默的彈了個響指,東西不知道消失到哪裡,然後窩上床陪褚冥漾睡午覺。

 

 

(續)

***

 

第五章出現OWO!

依然是獸樣跟學長這樣WWW

然後襲在煩惱番外要寫什麼好(苦惱)

 

之後再動工第六章WWW

襲是隔兩週更一次寵愛唷WWWWW

 

然後容我繼續打個廣告XD

 

【特傳/冰漾本】《寵愛的意義!?》預購開跑囉W

連結下收或往 我想對你說 走WW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EJxTXgzMVJTYTEtNmt3S1gwTEhoaWc6MQ

 

大家快拿感想砸我W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