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遍循(七之3)


為了應證自己的猜想,冰炎又回到山坡上的小屋,果然如他所料,褚冥漾立刻沒了那些不適的反應。

「唔嗚……」禁不起這些波折,褚冥漾發出悲鳴,氣息漸弱,正愁無處替褚冥漾療傷時,夏碎出現了。

「他不能再拖了,先穩住他的心脈。」夏碎瞧了褚冥漾一眼,立即在地上畫出一個陣法,要褚冥漾躺在上頭,冰炎雖不滿環境,但還是以治傷為先,配合夏碎一起治療對方。

但外傷雖然能治好,可體內受損的經絡及靈魂已是不可復原的狀況,加上之前的傷和身子骨本就不好,能保持穩定而不惡化已屬難得,未來只會更糟,不會更好。

夏碎面色凝重的交代,冷凝的面孔看不出情緒,唯有握緊的雙拳悄悄洩露冰炎的怒,深吸一口氣,他再度抱起褚冥漾,轉移到山腳下。

慶得這區域較少人涉足,他們看見一間空屋便破門而入,雖然有些破敗,但至少能遮風避雨,也還算乾淨,只是積了不少灰塵。

快步將褚冥漾放到圓桌上,冰炎脫掉自己的外衫蓋在他身上,隨即對夏碎丟了一句話「顧好他」,並進到內廳整理。

夏碎在外看著褚冥漾,默默感慨,這個人到底有什麼魔力,竟能讓冰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自己的原則?

不到一刻鐘,冰炎整頓好一切,讓褚冥漾躺在被褥上,冰炎守在他身旁看著對方難受的神情,眉間也不自覺的跟著深鎖,淡淡的悔恨襲上心頭,如一滴水落入湖中心,激起的漣漪一圈接著一圈擴大。

為什麼他當初決定要離開?身為妖族的自己,生命幾近無限,就算陪著褚冥漾直到老死,對他而言一如飛鴻踏雪,不過是往事的一點痕跡。

「嗯……你是因為想逃避什麼事情,才來赴我的約吧?」那時在茶樓上,夏碎對他這樣說,當時他還對夏碎的推論嗤之以鼻。

「笑話,我有什麼事好逃避。」

「我不知道。但事實證明你有,所以你才來。」

逃避……

深思的冰炎因自己的想法愣了一下,他是為了逃避跟褚冥漾有更深的接觸、更深的羈絆,才決定離去的嗎?

轉頭看向躺在床舖的褚冥漾,回想這段相處的日子,生性較為淡漠的他甚少為了他人動怒,卻三番兩次替褚冥漾抱不平,這對妖族而言實屬難得。

如滴水穿石,在不知不覺間,褚冥漾已經在他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只是當時的他還不懂這樣的感覺是什麼,於是一步錯、步步錯。

「在我看來,你很幸福呀,只是你不願意放開心房罷了。」

當時與夏碎的對話宛如當頭棒喝,看著褚冥漾蒼白的面容,虛弱的身體,冰炎知道自己為什麼當初堅持要離開。

因為人類的生命對他而言太過短暫,就算是活到百歲,在他眼裡看來也只是個孩提,褚冥漾斷不可能陪他到生命的盡頭,除非要逆天修仙或沉淪魔道,但這也不是說要就能做到的。

「知道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難就難在,你不願意為此停留。」

因為害怕自己要背負著死別的記憶直到生命盡頭,所以他選擇了逃避,可事實證明,交錯的時間齒輪早已將兩人緊緊相扣,當初執意離開卻差點造成遺憾,這一次他想通,便不可能再放手了。

「嗚……亞……」病榻上的褚冥漾突然嚶嚀出聲,冰炎隨即握住他的手,俯身在他臉旁。

「怎麼了?」冰炎關切的詢問,但回答他的是褚冥漾沉重的呼吸,似乎能感受到冰炎就在身旁,原本僵硬的肩膀也慢慢的放鬆,真正的陷入深眠。


(續)
***


大家好,這裡是卡卡組的襲音
襲覺得自己回到了錯叛時期(何)
事實證明這種輕柔的愛(?)真的不適合阿襲來寫
(痛哭失身(不要錯字)
到最後校出來的東西大概會跟現在寫得差多了(抹)
嗯,讓我們留待校稿時再說吧(溝代)
(此人語無倫次中)
感謝大家鍵閱owo!


最後讓我來不要臉的為自己工商一下(溝帶啦)


【特傳/冰漾本】《寵愛的意義!?》預購開跑啦~
預計在十月特傳only首賣,歡迎大家參觀選購XD


表單在簽名檔快按(喂)


就醬OW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