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母子陣(八之1)

 

正如夏碎所言,褚冥漾的情況越來越糟,高燒不斷,手腳痙攣,生命力漸漸流失,有時還會沉睡不醒,一度中止呼吸,消瘦的速度快到才短短幾日,褚冥漾已經瘦得不成人形。

苦思對策的冰炎,最後在被褥畫上奇特的八卦陣法,並調理特殊的藥草替褚冥漾延緩傷勢及鎮定靈魂,除了非必要的事情,絕對不離褚冥漾左右。

直到褚冥漾的身體狀況較為穩定,冰炎在其周身設下多重結界,並留下式神守護後,便偕同夏碎重回庭院,濃濃的血腥味不散,當時困在裡頭的人早已不見,只留下慘死的無頭屍體。

冰炎蹲下身,查看被血浸濕的封印,照理說只完成一半的陣法應該會崩解,但是沒有,雖然微弱,但他感覺得到上頭的術法正在運轉的。

他與褚冥漾曾在這個地方設下許多封印,但一次次被打破,可是這一次封印未完,魔氣卻不如以往濃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你怎麼看?」冰炎抬頭問,夏碎肅著一張臉盯著陣法瞧,這種陣法他似乎在哪接觸過。

「照理說,褚冥漾的血只完成一半封印,就算是用那個道士的血來補,陣法還是未完成才對。」

「但魔氣幾乎消失無蹤,感覺不到魔物的存在,而且感覺得到術法的波動。」冰炎指出問題的徵結點。

「嗯,我們一個個來推論。」夏碎思考一下,拿起一旁的小石塊剛要寫下論點時,突然好奇一件事。「冰炎,你為什麼會知道這裡是封印地?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

「在你來之前,褚帶我來這裡設下幾次封印過,而且那個道士也說過,這陣法得以褚的血來鎮壓。」

「那麼,是誰告訴褚這裡就是封印魔物的地方?你們進行封印時,那個道士根本還沒出現。」

此話一出,冰炎頓時沉默。

「我記得他那裡有留下一些關於符咒的資料。」冰炎沉下臉色,想起之前褚冥漾翻箱倒篋,畫出幾張鬼畫符的事。「應該是有人帶領他做過這些事,但時間已經很久,褚是從箱底把東西翻出來,依樣畫葫蘆的描繪,證明他並熟練且不是固定時間下封印,而是感覺封印微弱時才這麼做。」

「照你這樣說,褚冥漾還跟封印有所關聯。」夏碎沉吟。

「嗯,封印與褚息息相關,否則,那個道士不會執意要用褚的血做封。」冰炎斷然推定,並跺了跺腳。「但問題不止這個。這底下封了些什麼也是一個關鍵。」

「褚冥漾沒說過這底下是什麼魔物嗎?能成魔的並不多數。」夏碎推測。「書裡會不會有記載?」

「不,我想他不知道。」說不出的預覺,但冰炎就是如此肯定。「知道的話,他不會袖手旁觀。」

尤其是在鎮上已經有人死亡的情況下,褚冥漾這個濫好人不會坐視不管。

「嗯……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封印、褚冥漾跟魔物三者的關係究竟為何。」

「待在這裡想破腦袋也沒用,一個個來確認。」冰炎隨手抽出自己的武器預備。「先從這裡頭到底封了什麼東西開始。」

(續)

***

唷大家好,這裡是錯金書WWWW

目前正緩慢解謎中,阿襲坑坑復坑坑,坑坑何其多(茶)

 

耶嘿大家不要催嘛~~~~~~

 

然後再工商一下XDD

【特傳/冰漾本】《寵愛的意義!?》預購開跑啦~

預計在十月特傳only首賣,歡迎大家參觀選購XD

 

表單在簽名檔快按(喂)

 

就醬OW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