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的意義!?】番外07

 

        「你不知道,偷漾漾是不合法的嗎?」

        黑館內部籠罩著一股低氣壓,風雨欲來的情況讓人不寒而慄,幾個人圍成一個三角形,瞪著跪坐在中央的男子,只見對方低著頭不發一語,隱約可見其身體微微抖動,身上的衣服沾滿泥土,腰際還破了一個大洞。

        「偷漾漾是會被學長種掉的,你不曉得嗎?」

        「哎,我只是想把漾漾帶回去看看嘛,水族聖地漾漾一定會有興趣……」當事者──雷多說到最後接受到前方兩位大魔王的瞪視,立刻噤聲把後半句吞回肚內。

        「哼。」前方大魔王之一──冰炎冷著一張臉,雙臂交握在胸前,若是眼神可以殺人,雷多大概已經死無全屍。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用偷的啊!」喵喵站在一旁指著雷多的鼻子,「你可以邀學長一起去嘛,隨便偷漾漾是會被學長種掉的!」

        「我現在知道了……」面對喵喵的發言,雷多今天剛用身體體會到什麼叫做「差點被種在黑館前」。

        「下次請不要用偷的,這是不合法的行為。」然坐在另一張椅上笑臉迎人,只是背後彷彿有個黑洞似的,令人望而生卻。「這樣很有可能被視為對妖師一族的宣戰,請不要再這麼做了。」

        「是……我知道了。」雷多再次點點頭,半點也不敢抬眼看然,那微笑的模樣比起伊多火大時對他們露出的笑容還要恐怖啊!

        不過這廂的雷多哀怨至極,那廂的雅多跟伊多倒是像無事人般,坐在椅上十分愜意,還喝著然帶來的綠豆湯,半點想替自家兄弟解圍的動作都沒有。

        ──誰叫惹事的是雷多,竟然妄想將獸化的褚冥漾偷偷摸摸的抱走!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話說,不知道是哪個大嘴巴洩露褚冥漾獸化成一隻小狐狸的事,於是身為妖師一族,理所當然受到大家的覬覦,無論是要趁機幹掉他的,還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想來一睹獸漾風采的,總之,這種人越來越多。

        聽說還有人因為獸漾太可愛,所以組成偷拍小組準備販賣褚冥漾獸化的周邊商品。

        這些人有多瘋狂呢?

        甚至當冰炎帶著褚冥漾要去散步時,還會有人從路旁跳出來,不是狂摸褚冥漾就是狂拍照,惹得冰炎煩不勝煩,差點沒把人全踢到保健室去,搞到最後也懶得出門,乾脆跟褚冥漾一起窩在黑館裡頭。

        但人潮並沒有因此而減退,許多人還是擠在黑館附近像個追星族不斷的想看褚冥漾的模樣,直到有人半夜遇到奴勒麗被拖去──跟──後,才有略微減少的跡象。

        可是褚冥漾獸化的消息可不止傳遍自家學園,連亞里斯學院也有耳聞,於是,和褚冥漾私交甚篤的三兄弟特地前來關心一番。

        「真的是小狐狸耶!」雙胞胎的雷多燦爛著一張笑顏,一見面便驚奇的指著褚冥漾的尾巴跟耳朵,幾個箭步便蹲在緊黏著冰炎褲腳的褚冥漾前,伸出雙手想抱抱他。「漾漾,我是雷多,給我抱抱好不好啊?」

        「別理他。」雅多送自家兄弟一個鄙視的眼神,自己也蹲下身注視著褚冥漾,但話卻是對著冰炎問的。「可以抱嗎?」

        雅多對於褚冥漾多出來的尾巴及獸耳感到非常有興趣。

        「問褚吧。」冰炎搓搓褚冥漾的頭,坐到一旁的沙發上。

        褚冥漾歪著頭,好似終於認出人來,才剛鬆開抓著褲腳的手,便被雷多一把抱起來。

        「好軟好可愛啊~」雷多還蹭了蹭,見褚冥漾沒有排斥的反應,還想在他嫩嫩的臉頰上香一個,不過這個動作被褚冥漾一個扭頭而閃過,下一秒雷多發出慘叫,因為褚冥漾抓著他的頭毛狠狠拉了三下。「痛痛痛!不要拉!」

        「不可親。」褚冥漾微嘟著嘴,將冰炎教的東西應用在雷多身上。

 

     ──其實是之前褚冥漾也曾有過在混亂之中被人偷親臉頰的狀況,對方濕濕黏黏的口水讓他相當不舒服,回到冰炎懷裡時差點沒把自己的臉頰擦破一層皮。

        於是之後冰炎就教他,如果再有人想偷親他的話,就狠狠的往對方臉頰賞一巴掌,或者是拉對方頭髮(就算整個扯成光頭也沒關係),反正有事冰炎幫他負責!

 

        一旁的雅多因痛而賞了雷多一巴掌,然後將褚冥漾抱到自己懷中,見褚冥漾還很堅持的不肯放開雷多的頭髮,他摸摸褚冥漾的頭說。「漾漾放開,會痛。」

        面對雅多,褚冥漾倒是乾脆的放開手,還摸了摸他的頭,雅多勾起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笑。

        無視於雷多的哀怨,雅多開始抱著褚冥漾在黑館大廳四處溜噠,後頭跟著一隻雷多跟屁蟲。

        「漾漾真的很可愛呢,剛聽到這個消息,我還不太相信。」伊多喝自備的茶水,對著冰炎笑道。「解藥做好了嗎?」

        「現在還在等提爾那傢伙。」想到褚冥漾獸化的樣子還要繼續下去,冰炎很想掐死提爾慢吞吞的動作,那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不過,晚一點也無妨吧,畢竟漾漾這副模樣可不多見啊。」

        「最好早一點。」不然他遲早有一天會幹掉所有在黑館外徘徊的人。

        「呵,冰與炎的殿下沒有考慮幫漾漾拍照留念嗎?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得。」嗯,伊多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人會不顧性命危險也要偷拍了。

        「不需要,把底片拿回來就有了。」冰炎冷嗤一聲,偷拍者不計其數,要照片還怕沒有。

        「也對。」見雅多開始玩拋高高遊戲,伊多瞥見冰炎直起身子,注意力都集中在另一邊。「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

        另一方面,玩拋高高遊戲玩得十分盡興的褚冥漾,銀鈴般的笑聲充滿黑館大廳,直到玩累了才下到地面,還差點軟腳;雷多扶著他卻開始搔癢,害他笑得躲來躲去,最後一溜煙的跑到冰炎這邊。

        他趴在冰炎大腿上呼呼的喘氣,聞到一股香氣,轉過頭發現是伊多的茶杯裡散發的香味,他湊近杯口嗅了嗅,一臉想喝又不敢喝的模樣。

        「漾漾想喝的話,喝這杯吧。」伊多有先見之明的把另一杯早盛好的茶端過來,微涼的溫度正好適合褚冥漾飲用。

        只見他兩手抓著茶杯,還呼呼的吹了兩口氣,才咕嚕咕嚕的喝下肚,一旁的冰炎探過一隻手撐住茶杯底部,以免杯子摔到地上。

        「冰與炎的殿下真是細心。」伊多笑道,順手從一旁拿出甜點,正是褚冥漾愛吃的點心,見那精緻的小蛋糕,褚冥漾兩眼放光,還舔了舔嘴巴,一臉饞樣。

        接過點心,褚冥漾捧回冰炎身旁,一雙大眼睛瞅著他看,冰炎一把將人抱到大腿上。「要跟人家說什麼?」

        「謝、謝。」褚冥漾說完,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個蛋糕往自己嘴裡塞,滿足的臉讓大家也覺得真好吃。

        氣氛靜宓而溫馨,度過一個愉快的下午,只是外頭突然傳來一陣吵雜聲,他們覺得好奇而到外頭一瞧,而褚冥漾因為吃得飽飽的,躺在一旁的大抱枕上開始打瞌睡。

        冰炎等人到外面一看,原來是喵喵偕同千冬歲來到黑館,原本跟隱形人一樣的萊恩此時殺氣畢露,手中的幻武兵器架在某個偷拍者的脖頸,刀刃再往下壓就準備頭與身分家。

        「這人想在外頭偷拍漾漾。」萊恩死死的壓制住對方,不讓對方有機會逃掉。

        「嘖。」冰炎額間的青筋鼓鼓跳動著,防不勝防,他走上前將對方手中的偷拍器材一把掐爆。「再來,我就掐爆你的腦袋。」

        對方嚇得噤若寒蟬,瘋狂點頭表示自己不敢再來,身上的壓制鬆開時,卻被人從後頭狠狠敲一下,差點爆腦。

        只見始作俑者,那唯一在場的女性拍拍自己的手,丟下傳送陣將人丟到保健室裡。「所有對漾漾有妄想的人,都該處罰。」

        「原來是亞里斯學院的人,你們好。」千冬歲無視於喵喵的作為,推推眼鏡向伊多他們打招呼。

        「你好。」伊多微微笑,見天色暗了,便決定在此跟冰炎及漾漾道別。「雖然想再跟漾漾多相處一段時間,不過我們明天都還有事情,不方便待那麼久,而且我看漾漾似乎也累了。」

        「我叫褚跟你們說再見。」冰炎原本要進去把褚冥漾抱出來,不過被伊多阻止了。

        「下次換漾漾到水族聖地來玩,我和雅多還有伊多會準備很多好吃的!」雷多突然從後頭冒出來,笑得一臉燦爛。「別吵漾漾了,他好像睡沉了。」

        「嗯,再見。」冰炎轉身時卻察覺到褚冥漾的氣息憑空消失,厲眼一掃,立即發現沙發上哪有褚冥漾的影子?「褚!」

        身後傳來厲聲大吼,讓伊多等人愣住,紛紛轉頭詢問發生什麼事時,只有雷多多頓了一下。

        當冰炎大步走下臺階朝伊多等人前進時,另一道聲音從旁傳來,眾人轉頭,竟是妖師首領白陵然。

        「發生什麼事?」怎麼他一來就發現情況不對勁?

        「雷多,你包包裡是什麼東西?」冰炎的口氣很冷,他明明記得只有雅多提著包包進來,但出黑館時雷多卻多了一個包包,而且……為什麼那個包包還會上下起伏!

        「呃,藝術品。」雷多冷汗直流,身後傳來的氣場讓他沒有勇氣轉頭面對。

        「褚呢?」

        「漾漾……可能在房間裡睡覺、吧?」雷多緊握著背帶,下一秒居然腳底抹油開溜了!

        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給我站住--」冰炎在雷多剛跑幾步時,手中的長槍頓時化做鏢槍狠狠的刺破背帶、穿破腰際的衣物,強大的力道硬生生把人插在泥地上。

        至於包包則被千冬歲瞬間施展的術法保護著,飄浮在半空中,直接冰炎將包包接下,拉開拉鏈,裡頭果然是睡得舒服又香甜的褚冥漾。

        這下人贓俱獲,雷多百口莫辯。

        「居然敢偷漾漾!」喵喵跑上前察看,義憤填膺的說道。「真是太可惡了!」

        「真是抱歉,我不知道雷多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伊多捂著額頭,這下雷多可真的闖了大禍。

        雅多看著自家兄弟,一臉鄙夷。

        「對不起……因為漾漾真的很可愛……」雷多還躺在地上爬不起來,見冰炎的臉有如零下四十幾度的寒冰,還隱隱有扭曲成惡鬼的模樣,深深覺得剛才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竅了!

        他怎麼會惹上一個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嗚嗚,大哥,他錯了!

        「漾漾可愛不代表,你就可以偷走。」白陵然一下子就掌握當下發生的事,他手上還拿著特地煮給褚冥漾的綠豆湯。「尤其漾漾還在別人的保護之下,更不應該這樣做。」

        難道就不怕被冰鎮後串燒嗎?真是膽大包天。

        「哼。」冰炎收回自己的武器,將褚冥漾抱回懷中轉身回黑館,只見褚冥漾感覺到熟悉的氣息,手一攏,立刻抓著冰炎額前的一綹紅髮呼呼大睡。

        「雅多,把雷多帶著。」雅多收到大哥的命令,立即抓著人回黑館「受審」!

 

        「我不敢了,請原諒我。」面對喵喵等人的「耳提面命」,雷多只覺得冰炎兩道視線如冰似火,讓他坐立難安,啊啊,這就是所謂的「冰鎮後串燒」嗎?

        「幸好漾漾沒受傷。」然摸摸不知世事仍安睡著的褚冥漾,看來今日是無緣見到他的綠豆湯被褚冥漾喝光光的樣子。「要是漾漾有一點損失,驚動到巡司可不是件小事。」

        一想到紫袍惡魔,雷多的眼淚差點要飆出來,他再也不敢打漾漾的主意了!

        「那麼冰與炎的殿下,雷多就交給你處置吧。」見事情差不多該告一個段落,伊多大方的表示願意讓雷多受罰,不過冰炎看了褚冥漾一眼,微微勾起嘴角。

        「既然您都這麼說,那就請雷多幫忙處理外頭想偷拍的人吧。」

        「咦就這樣嗎?」雷多有些驚訝,他原本以為自己真的會被扒掉一層皮!

        「然後,把他們手上的底片通通拿回來給我。」關於楮冥漾的照片,一張也不可以外流!

        「沒問題!」雷多拍拍胸脯掛保證,這點小事他一下子就能做完了!

        「往後要是再有類似的人出現,我就唯你是問。」冰炎丟下最後一句但書,跟眾人打過招呼後先送褚冥漾回房呼呼大睡。

        「呃!」

        ──獨留雷多想通這邏輯後在底下大聲哀號,天啊,那麼他不就得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在這裡當守衛,擊退所有存心不良的人嗎?

        眾人大笑三聲,紛紛向雷多表示:「活該!」

        雷多淚目了。

        從此有好一段日子,黑館周遭再也沒有來偷拍的人,讓冰炎終於可以鬆口氣,帶褚冥漾到戶外溜噠溜噠。

(續)

***

YOOOOOOOOOOOO這裡是襲WWWW

關於這章的開頭其實是個美麗的錯誤XDDDD

原先還很擔心要怎麼寫才好,不過因為一個小插曲讓我順利開頭,果然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最開頭其實是給●文者的忠告XDDD

「偷漾漾是不合法的,會被學長種掉!快把漾漾還回去!」

天曉得我多想這樣告訴對方WWWWW

請不要亂轉載喔OWO!

然後~~~~

《寵愛本》有新公告哩WWW

歡迎參觀選購X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