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錯金書 命中劫(九之二)


捏緊手中的資料,冰炎心中的激動不是外表可以瞧出端倪的,沒人發現他的背部淌滿冷汗。

所有的事情至此串成一線,是他親手造成目前的狀況。

從記憶深處回憶起當年,面對「他」無來由的敵視,冰炎著實心煩,寧可待在人間行走千年也不願回天界;雖然在人間也遇到不少紛擾,但只要自己願意,隨時都可以離開。

因緣際會下,他促成這個國家,甚至當上一國之君,可不代表他所有的精力都要耗費於此,對他而言,這裡不過是個休憩站,時間一到他會離開。

何況妖族生命幾近永生,人類怎麼可能能接受這種近乎鬼怪的人?

冰炎沒興趣額外讓人類追殺自己,但也不想髒了自己的手,畢竟這都曾是他的子民。

正巧在他準備離開這個國家前,卻爆出封印動搖之事,他當然可以挑起武器直接與對方決一死戰,可他膩了、煩了、厭惡再處理任何與「他」相關的事物,所以他找了一個法子,以最小的犧牲換取最大的安寧。

──但世事最大的諷刺就在於,不管是人是妖是神,都無法掌握未來。

或許在他將血滴落在褚冥漾的心口處,就注定這段理不清、剪不斷的糾纏。

脫離過去的思緒,冰炎回頭盯著褚冥漾的臉,他們早在千年前便相識,那只詔書便是錯誤的起點,這緣份扯得太深太遠。

指甲刺入掌心緩緩流出鮮血,冰炎臉頰的傷血痕未乾,揮落在他臉龐的那一掌還熱辣辣的刺痛著;伸出手撫過褚冥漾的臉,冰炎感到心臟一抽一抽的痛,鑄成的大錯無法挽回,但,現在補救是否還來得及?

讓褚冥漾淪落到像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的狀況,是他始料未及的,不過他能確定的是,未來他不會再放褚一人獨自承受這些風雨。

「冰炎?」夏碎喊了一聲,讓冰炎回歸現實。「你有看到什麼關於封印的線索嗎?」

揉揉額際,回憶起不少東西的冰炎慢慢歸於冷靜。「我大概知道當年封印的母陣在哪裡,我會把這些事一併解決掉。」

「你要怎麼解決?」

「解鈴還需繫鈴人。」冰炎站起身,眼底充滿堅決。「既然是我下的封印,當然也只有我能解開。」

「等等,那褚冥漾他──」

「不會的。」冰炎打斷夏碎未出口的話,「褚的生命是和封印連結,並非與魔物的性命相連,現在會這麼痛苦是因為魔物試圖要衝破封印的關係。所以,只要我親自解開封印,褚便能解脫。」

「母陣下封印的東西,現在的力量應該比以往更強大,你解開封印勢必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夏碎臉色凝重的說道。

「莫非你要我犧牲褚?夏碎,千年前你我的角色可是相反的。」冰炎勾起唇角,這一席話堵得夏碎啞口無言。

「不用擔心,這一次,我會全部解決。」冰炎回頭看了褚冥漾一眼,握了一下他的手,然後將人拜託給夏碎。「褚就麻煩你了,我會儘快回來。」

夏碎看著冰炎離開的身影,踱步到褚冥漾的床旁,潮紅的臉與沉重的呼吸,正不省人事,如此病弱的模樣,任誰都看得出這人身體狀況之差。

然而誰會料到冰炎居然就是為這樣一個人類改變?

他不禁想著,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所謂的劫。千年前冰炎避的是「他」埋下的劫難,千年後冰炎遇上的是當年自己種下的「情劫」,興許兩人的相遇是命定。

(續)

***

我只能說,之後修稿修很大(蓋章確定)(目死)

這章節其實我寫的語無倫次語焉不詳,最弱的部分還是沒能補齊(哭)

這就是所謂的網路版對吧對吧(到最後修出來的東西應該落差很大我說啊啊)

嘛,大概、就是、這樣、吧、我想。

之後開學什麼事情都一起砸過來了,我想我會十月中才開始修這篇稿子,後面的章節我已寫完草稿(真的跟草稿差不多),會不會放我還在思考(放了真的會有爛尾感而已你們一定會打我(躲)。

可能會跳去寫其他CP,短時間內我不會想再碰特傳(眼神死)(至少讓我休息一個月OTL)

至於錯金書會修到什麼程度,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修補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OTL MAYBE從頭改過一遍也說不定(?)

最後我要說,真的很謝謝你們願意看這篇不成熟至極的文章(土下坐)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