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牌組日常】男人的夜生活

 

※CP:艾伯艾依、利恩雪莉、(醞釀中的)古魯艾茵

※屬性:輕鬆搞笑有崩壞。

※有羅布跟伯恩視角(何)

 

夜晚,到城鎮中心採買明天上路的糧食的伯恩回到旅館,由於一行人的錢不夠支付三間房,最後商量出來是大家一起睡大通舖,中間堆起棉被山隔開男生跟女生。

不過棉被山通常沒有效用,早上起床時早就散落在一旁,或者是被踢到牆角。

身為團隊裡年齡最大的伯恩自然擔負起「照顧」的雜事,誰叫團隊裡人人「居心剖測」。

想到這裡,伯恩嘆了口氣,原本就沒多少肉的臉龐,因嘆氣而更顯消瘦。

「我回來……」用肩膀推開門,原本還想喊人一起來搬東西,不過迎接他的是空盪盪的房間。

說好不會跑出去的人、說好要思考下一步去哪裡的人……通通都不見了。

伯恩覺得額角的青筋都要冒出來了!

 

「這到底是什麼店?」艾依被利恩帶出來,原以為是要去探勘之後的路線,沒想到居然是到城鎮裡一間看起來就是十分詭異的店

店面很大,上頭掛著七彩的霓虹燈正閃爍著,艾依只覺得剩下的那隻眼都快被閃瞎了;而門口貼著兩個大大的「純」字,但是艾依看見裡頭有著形形色色的女人,重點是都穿得很短!

「狗果然是狗,連這種店都不曉得。」古魯慵懶的丟出不屑的眼神,這玩意看不就知道了,哪需要問。

「閉嘴,你這傢伙不是應該在旅館睡覺嗎!」被人看扁,艾依十分不爽,要不是被艾伯勒令別打擾他思緒,他現在應該在房間裡陪艾伯。「我要回去了。」

這種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地方。

「別吵了,」利恩出來打圓場,順便抓住艾依想離開的後領,帶著人踏進店裡頭。「艾依,人生不能只有艾伯,你偶爾也該看看新世界,男人的夜生活。」

古魯聳聳肩跟著踏進去,完全無視於艾依想離開的吶喊。

 

踏進店內,小姐們看見三個不同類型的大帥哥,立即蜂擁而上,瞬間搶走其他客人的風采。

「哎呀呀,歡迎三位大帥哥,第一次來小店嗎?別擔心,小店堪稱是這附近『貨色』最齊全的店了。」老鴇看見肥羊上門,樂得從後頭休息室出來,嘖嘖嘖,紫髮的輕恌,一看就知道善讀女人心;黑髮的氣質不凡,八成是有錢的公子哥;金髮的這個看起來就是沒碰過女人,九成九是被帶來體驗『成年禮』的。

心下快速分析三人,老鴇咧開大大的笑容,指著不知何時已在她身後排成半圓的小姐們。「環肥燕瘦,等等任君挑選,看是要溫柔可人、大方優雅通通都有,有沒有看中哪位小姐啊?」

「哎,弟弟你躲什麼呢?」眼看沒人動作,其中一個挑染紅髮的小姐踩著三寸高跟鞋,叩叩叩的湊近艾依,不意外的看見艾依憋著氣想往後退,不過她伸手勾住艾依繫著槍的背帶,作風大膽的湊上唇在艾依臉頰上,啵了一個紅唇印。「別擔心,姊姊不吃人,包準讓你舒服。」

--濃到能薰昏人的香水、還有擠上胸膛的雄尾胸部,幾乎擊潰艾依的反應,軍隊裡哪有這種『豔福』可享,他連想推開人都不知道該推哪裡!

「AKIKO犯規啦!偷吃步!」一旁也看上艾依的小姐紛紛發出不滿之聲,不過對方才不理會,直直將艾依拉進一旁小包廂。

眼見有人動作成功了,其他小姐也不甘示弱,一個個湊上前去,嬌嗔著要利恩或王子選擇她們。

古魯對於湊上來那些童顏女人沒多大興趣,那只會讓他想起最近一直被一個沒胸只有臀的貓女纏住的事,於是他選了一個看起來經驗老道的小姐。

至於利恩還在跟小姐們聊天,身旁湊了一圈人,不過他是有目的的,最後他選中一個冷冰冰的金髮美人。

於是三人都有了各自的「伴」,老鴇呵呵笑個不停,全然不知等等自己的店將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災難。

 

話說艾依被小姐拉進房後,整個人像落入陷阱裡的小狗,手腳眼睛都不知道該擺哪裡。

「坐啊。」AKIKO拉著艾依到床舖,然後一屁股坐在艾依腿上,勾著他的脖子一臉媚笑。「都踏進來了才害臊,也太慢了點。」

「我……起來,我要離開了。」艾依覺得自己都要變成雕像了,為什麼這女人一直湊過來!

這個叫做嫖妓對不對?他記得以前在軍中有聽過這名詞。

更重要的是,他看過另個同袍嫖妓的下場,是被軍法鞭笞二十五鞭。

「哎,你真掃興,陪我玩玩嘛~」AKIKO才不理會,看準艾依這生手沒碰過女人,猛地將人壓上床,跨坐其上。

「硬梆梆的身體真不好玩,難道是有心上人,要為她守身如玉嗎?」AKIKO的纖指解開艾依軍裝的釦子,看到鎖骨處有個吻痕,挑挑眉的問。

「……不甘妳的事,起來。」艾依握住她要再往下解釦子的手,面色真正凝重起來。「別讓我說第三次。」

看艾依散發的氣勢不是在說笑,AKIKO聳聳肩,從艾依身上下來,坐到一旁去。「真是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嘖,到手的肉飛了。

冷著一張臉,艾依覺得渾身不自在,他強烈懷疑床舖上頭灑了什麼,才會讓他覺得全身癢。「跟妳借個浴室。」

AKIKO慵懶的指指一旁的門,順手點起煙,看著艾依進浴室沖洗,懶懶一笑。

但下一瞬她笑不出來,因為她的房門被一把亮晃晃的銀劍劈成兩半,門外站著穿軍裝的男人,冷凝著臉掃過她,明眼人都知道男人現在火氣大。

她驚得連手頭的煙掉在地上都沒感覺到。

「發生什麼事?」艾依聽到巨大聲響,沖澡沖到一半的人急忙跑出來,只來得及穿上軍褲,當他出了浴室門看到艾伯冰冷而慍怒的眼神時,寒意從腳底竄了上頭頂。「等、等等艾伯,我和她沒有,她……我……」

結結巴巴的解釋,卻解釋得丟三落四,艾依手忙腳亂的想穿回衣服、又想先解釋,慌張不已,剛剛對AKIKO的氣勢全然消失無蹤。

「妳,出去。」反客為主,艾伯用劍指著AKIKO要她出去,AKIKO完全不敢反駁,抬起腳步迅速奔出去。

清空閒雜人等,艾伯跨著大步到艾依面前,撫過前幾日留在鎖骨的吻痕,然後用力掐著艾依的肩頭,力量大得留下五指印,艾依吃痛的縮了縮。

「想跟女人上床?」

「才沒有!」艾依大聲反駁。

「是嗎?」都在女人房裡洗過澡了。

「洗澡只是為了沖掉身上沾染的味道罷了,」見艾伯的視線落在赤裸的半身,艾依趕緊解釋。「不信我叫那女人來作證!」

急急的想把AKIKO帶來作證,不過艾伯掐在肩頭的手並未放鬆,另隻手扳過艾依的臉用力親吻並囓咬,直到滲出血絲,才細細舔吻著。

「冷靜點。」艾伯露出微笑,他的軍犬當然不可能讓別人染指,就算不是他不許,艾依自己也不允許。「回旅館了。」

──只是對於艾依跑來這種地方,還是有些不悅。

 

話說古魯這邊倒是相安無事,以前在皇宮裡就有人負責服侍他,自然也不覺得有何不妥,兩人大大方方的從第一步驟迅速到達第三步驟。

唯一的缺點是兩人都沒發出太大的聲音,整間房繚繞著女人輕吟,古魯很久沒有發洩精力,不諱言這女人的確讓他十分盡興。

但就在此時,窗邊傳來一聲「叩叩」,喘息著的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瞬間心都涼了一半!

古魯看見艾茵倒掛在窗外,一臉驚奇又疑惑的看著他們,渾然不知自己的出現對兩人是多大的震撼!

「……這人……是誰?」這裡可是二樓,這女孩怎麼上來的!女人都嚇得呆了,完全忘記要拉棉被遮住自己的身體。

「王子你怎麼沒有找我一起來!」艾茵跳進屋裡,筆直的往古魯走過去,看到床上兩人的裸體半點害臊也沒有。

哇喔,這女人的胸部好大。

艾茵到古魯身旁探頭探腦,看著女人雄偉的上圍,忍不住驚呼一聲,想想自己的胸部與之相比,根本是高山與低谷的差別,頭頂的耳朵哀傷的略垂。

「我可以摸摸看嗎?」想到好點子,她耳朵開心的動了動,發出讓兩人再度傻眼的詢問。

就像人類會去摸什麼金牛金豬祈求好運,她要是摸摸看不知道自己的胸部是否也能長得跟她一樣大?

見女人似乎沒拒絕的跡象,她還真的伸出摸了摸,好軟!

下一秒只見女人發出尖叫,慘白著臉推開身上的古魯,捲起棉被火速衝進浴室。

「咦,怎麼走了?」艾茵一頭霧水,要轉頭問古魯時,一條毛巾當頭罩下,眼前白茫茫一片。「王子!」

狠瞪艾茵一眼,迅速著裝完畢的古魯只覺得滿腔怒火跟慾火,半點都得不到抒發,果然只要有這貓女在,就只有衰運沒好運!

轉身離開不理艾茵的嘟嘟嚷囔,古魯沒有再找人的興致,當然他也不想嗑一隻不懂情慾的貓!

「王子~王子!」艾茵蹦蹦跳跳的跟在後頭,見古魯一步踩得比一步重,在生氣嗎?不過她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說呢,所以,不能不理她。

於是她伸手拉住古魯,用了很大的力道才讓自己不被甩開,看見古魯慍怒的臉色,她動動耳朵,扯扯他的衣服要他往下看。

「王子,你的衣服穿反了啦!」

「……」見真的犯這種小錯誤,古魯額角的青筋再次鼓動著,不過瞧見艾茵邀功似的笑意,他忍不住伸手掐了她的臉頰。「啊好痛!」

煩死人的貓女!

 

至於一臉風流的利恩進房後,倒是沒有眾人所想的獸性大發,應該說,他來這裡的原因本就不是為了發洩生理慾望才來的。

對方坐在床邊,衣服連顆釦子都還沒解,利恩掏出幾張從店家拿來的紙,攤開在她面前。

「妳覺得,那一件比較適合她?」

「……你要送女友?」Gattino看著三件洋裝的草圖,覺得額頭降下三條線,要送女友怎麼會來問她。「你應該自己問她才對吧,要不,直接帶她去挑不就得了。」

「哈,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帶她去挑,不過這十成十會被打回票,我只好請美麗的小姐幫我挑選了。」

「每個人喜歡的又不一定。」Gattino睨了利恩一眼,「莫非我跟你女友很像嗎。」

「嗯,冷冰冰的氣質。」利恩不諱言的點頭。「身材也蠻像的。」

「好吧。」拿人錢財的手短,Gattino低頭將三件作工精緻的洋裝看了一遍。「這件吧。」

Gattino選中的是一件高雅的短洋裝,抓腰的剪裁、蓬蓬的蛋糕裙加上胸前的荷葉邊,增加了一些「份量」,適合纖瘦的女孩子。

「這件嘛,謝謝妳。」利恩也覺得這件雪莉穿起來定是十分適合,但其他的洋裝看起來也很棒,使他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我建議你還是直接問她比較好。」Gattino淡淡的說著,不覺得請別人幫忙選禮物是個好主意。

「如果有機會的話。」利恩笑了笑,就在此時,門板傳來扒抓的聲音,利恩與Gattino對看一眼,正躊躇著要不要開門時,砰的一聲,門板裂成五塊,力道大到飛出去差點砸到Gattino,不過利恩擋了下來。

定睛一看是化成魔犬的羅布,逆光站著一個人,利恩心中只覺得糟了。

不用說後頭那個一定是雪莉。

想著倘若雪莉攻擊,那就把人引出店外,至少不濫殺無辜,但是雪莉卻沒有如他想像的發動攻勢。

只是冷冷的看著,羅布眥牙咧嘴的、扒著腳步想攻擊,然而一聲口哨卻讓牠掉頭,跟著雪莉離開。

 

這下子,事情真發展到糟透了的地步。

 

 

回溯事情經過,當利恩與艾依、古魯離開旅館時,羅布稟著好奇心跟在利恩後頭,沒想到卻見到利恩等人被一群女的包圍,正當羅布思考要不要回去找主人時,主人先發現不見的牠。

不但如此,主人後頭還跟著兩個人,聽說是一隻貓的艾茵,還有一個面癱的軍官艾伯。

當三人一見那店,臉色不一,羅布覺得氣氛不對,抓著裙擺往上爬到主人肩膀舔舔她的臉,但是今天這招完全沒用,牠的主人冷靜到相當恐怖的地步。

然後--羅布就跟著主人跟她的隊友,一起把店轟了。

 

(完)

***

 

你問我後面?

後面就……

艾伯帶艾依回去好好「詢問」到底是哪裡不足需要艾依跑來這種店

王子臭著臉回旅館悶頭大睡

艾茵睡前仍感嘆著那女人胸部好大

雪莉把整間店都毒殺得差不多就離開了

利恩跑去追雪莉,兩人戰了一場五五分波,下回有機會再待續(?)


還要感謝亞紀子提供篇名與人名(????)XDDD

嘛結束!!!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