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雙艾貝傑】SCHOOL DAYS 04


放學回到家,為了三天後的復習考,艾依查庫回到租賃處後罕見的開始讀書。

認真的將上頭的灰多到快要能種小麥的高一課本挖出來,在手邊疊成高高的,難得的沒有翻開第一頁就準備夢周公。

艾伯李斯特放下書包,褪去外套及領帶並一一掛好,看著艾依查庫連領帶都沒解就坐下來用功的模樣,忍不住莞爾一笑,轉到廚房泡了兩杯咖啡,濃郁的香起環繞在室內,黑咖啡順著機器滴入杯中,帶起一陣芳香。

自從跟家裡的人爭取到外宿的權利後,他特地買下一臺咖啡機,雖然艾依查庫十分不認同,但不可否認考試前來一杯黑咖啡提神繼續衝刺時,只會覺得這真是天上人間來的好物。

開了冰箱門拿出牛奶,打成奶泡加到杯中,艾伯李斯特端著兩杯咖啡轉入房間,擺在艾依查庫手邊。

「嗯?咖啡,艾伯,你不會又喝黑咖啡了吧?」提下正在計算的筆,艾依查庫聞聞,忍不住端起來喝了一口。

「喏。」微傾斜自己的杯口,讓對方看到自己打的奶泡,證明他可沒喝黑咖啡,啜飲幾口,艾伯李斯特放下馬克杯,伸手抽掉艾依查庫的領帶。「外套給我。」

「謝啦,艾伯。」將遞外套遞過去後,艾依查庫噢的一聲、挽起袖子,卯足全力、全神貫注的讀書。

艾伯李斯特只用手揉了揉艾依查庫的頭。

夜幕低垂,時針滴滴答答的走到十二點,艾伯李斯特已復習完功課、甚至也預習完之後的功課,正背靠在床頭櫃,拿著一本不知名的英文書籍細細閱讀著;一旁的艾依查庫因為智慧熱讀得滿頭大汗,額前的金髮也隨意拿起小夾子往上一夾,認真的只差沒有在額頭上綁白布條寫必勝兩個字。

有時艾伯李斯特會聽見對方苦惱的呢喃著、抓著那頭亂翹的髮深思,側頭察看時、只覺得對方認真的……可愛。雖然這個形容詞似乎不太適合用於艾依查庫身上,但那樣的狀況除了這個詞,他也找不出相對應的詞彙能形容他的所見。

由於過於專注,所以忽略一旁的注視,艾依查庫現在只想釐清這題文法題。

USED TOBE USED TO……這不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嗎?是課本少印了一個BE吧!

雖然很想這樣說服自己,但是,下面之前沒好好跟著進度寫的習題卻要他二選一,腦袋長在膝蓋上的人也知道這一定有所不同,但偏偏他當時上課就是沒有註明到底哪裡不同。

該死,他這學期一定要記得認真聽課。

煩,跳過這部分好了。繼續翻下一頁,但是那欄文法也是一看三不懂……

幾乎要把整本英文課本翻爛了,艾依查庫挫敗到撐著桌面不知該怎麼吐槽自己,只要有一科不及格晚上就得留下來加強輔導,他才不要把跟艾伯相處的時間浪費在輔導課上!

雖然他身旁就有個能跟全年級第一名的庫勒尼西PK的艾伯李斯特,不過現在已經過十二點,大概是艾伯睡得正安穩的時候,他也不好意思吵醒對方──卻全然沒發覺大燈根本還沒關,而他不想吵醒的人此時已看完手頭的書,側一邊撐額看他。

打了個優雅的呵欠下床,艾伯李斯特俯身撐在艾依查庫兩旁,雙臂圍成一個空間,他還能看見艾依查庫的髮旋,輕輕抽走對方手中的筆,另一手迅速翻到最前面的文法單元,開始一邊畫重點、一邊講解。

「艾、艾伯,你不是睡了嗎?」沒料到艾伯李斯特尚未就寢,艾依查庫剎那間有些呆愣,艾伯一直都是準時十點睡覺的,沒見他熬夜過。

「等等再睡。」敲敲書面要艾依查庫回神,艾伯李斯特四兩撥千斤的帶過這話題。「把這邊搞懂再說,這一區的重點要記起來。」

結果這一教,教到隔日凌晨五點。

「艾伯,難得看你會趴著睡覺。」隔天,坐在旁邊的庫勒尼西微感訝異,雖然艾伯李斯特事務繁忙,身兼班長及學生會長,不過甚少見他精神不濟的模樣,看到人真的趴著休息有些不敢置信。

「嗯。」戴起眼鏡繼續上課,不意外的看到坐在前面的艾依查庫早已睡到十八殿去,拿筆戳了戳對方的背心,「別睡了,起來。」

「唔……」神智不清的艾依查庫在聽到艾伯李斯特的聲音後,腦子就像以往般強制自己的身體遠離桌面,用手背摀住自己的眼睛,太陽的殺傷力好強大。

啪!啪!兩聲,艾依查庫為了使自己清醒,於是用力打了自己兩巴掌,聲響大到把旁邊的同學嚇了一跳,只見放下手的他,臉頰多了兩個大鍋貼,繼續挑戰昨日未讀完的部分,眾人看了都嘖嘖稱奇,原來常常在課堂上睡到十八殿的艾依查庫也有如此認真的時候。

「艾伯,艾依是不是吃錯藥了?」下課時,艾茵一臉「笨狗狗一定是被火星人汰換了」的模樣,神秘兮兮的跑來詢問他。

「他很正常。」艾伯李斯特勾起一抹笑,艾依查庫這模樣,他前一次看到時就是在國中升高中那段時期,那時候艾依查庫可以一天唸書十三個小時,硬是跌破師長們的眼鏡,跟他拚上同一間學校。「妳難道想被他看扁嗎?」

「才不要呢!太恐怖了,這根本不是艾依查庫嘛!」艾茵嘟著嘴囔囔的離開,為了不服輸也認真的復習功課。

就算放學了,艾依查庫整個人也浸在讀書的氛圍裡頭,邊走還邊拿著公式或歷史年代不斷背誦。

畢竟明天就要復習考,這可不像期中期末考一樣能有補考的機會,就算艾依查庫再怎麼努力,還有一部分沒能讀完,看著手邊的書山,雖然已經看過一遍但還是會遺忘,於是艾依查庫暗暗決定再拼一次通宵!

即將十二點,艾伯李斯特洗完澡換上睡衣,便換艾依查庫去浴室梳洗,他走到艾依查庫的桌旁,隨手翻閱自修跟課本,然後將其中幾本放入對方的書包,接著關上檯燈,窩到被窩中。

「咦?我的書咧?」擦著頭髮的艾依查庫出來,赫然發現他剛才讀的課本不見了、自修也被放到一旁,將金髮擦到半乾,當他要打開檯燈時,卻被叫住了。

「艾依查庫。」勾勾手指,「過來。」

「嗯?」艾依查庫乖乖走到床沿,順著艾伯李斯特的手勢一看,指著被窩,讀書讀到快腦抽筋的他有些不明所以。

「睡覺了。」

「喔,艾伯晚安。」

「我說,睡覺。」加重音在睡覺二字上,斜睨一眼,艾伯李斯特覺得對方真是夠蠢了。

「嗯,我知道,所以我跟你說晚安啊。」艾依查庫有些納悶,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露出大大的笑容。「喔,我知道了,我拿去廚房讀,這樣就不會開燈吵到你了。」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心中微嘆口氣,直接下命令句。「上床、睡覺。」

當艾依查庫回神時,整個人已經在被窩中躺得好好的,身體的動作比腦袋運轉的速度還快。

「不行啊我書還沒讀完!」艾依查庫驚恐的掀被爬起來,雖然暖暖的床舖不斷誘惑著他的理智。

「明早再起來念。」艾伯李斯特閉著雙眼淡然說道,不用看也知道艾依查庫的表情。「你已經熬夜兩天,再下去你的身體吃不消,當然,如果你想要到時在考試中睡過頭,導致分數通通不及格,那你現在就可以滾下床去讀書。」

緩緩睜眼,艾伯李斯特的墨瞳映出艾依查庫微懊悔的樣子,薄薄的嘴唇說的話簡潔卻直搗黃龍,凌厲的語氣讓對方乖乖臣服。

「哪樣的結果比較嚴重,你自己衡量。」丟下最後一句話,艾伯李斯特知道對方最後還是會乖乖躺回床舖。

「要是睡過頭怎麼辦……」閉上眼睡覺前,艾依查庫還擔心這問題,不過熬夜兩天的他,一沾枕便睡著。

艾伯李斯特微勾唇角,一點也不擔心這個問題,反正他會叫醒艾依查庫。

明早艾依查庫被艾伯李斯特挖起來,吃完早餐、做完最後的復習便精神抖擻的考試去,或許是上天也看見他的努力,總之艾依查庫是有驚無險的渡過這次復習考。

(續)

***

YOOOOOO這裡是襲,因為今天做完一部分的工作,想要慶祝一下,所以就PO出來啦WWWWWWW

就快要放假了,唷系!

大家加油!!!

也歡迎大家C30到攤位找我玩(對不起這次不是眼鏡犬本XD)

感想神馬的最好了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