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願
仔羊-店長梅倫  


血從銳利的紙面滴落,所謂的殺生其實只是一個名詞,使人麻痺的詞彙。
他是沒有退路的。
與怪物戰鬥、與其他戰士戰鬥,身為侍僧的他,至今仍舊不明白為何會投身戰場之中。
是聖女的指示,一個植入腦中的命令。
就算以全身的力量反抗也無法違背的命令。

在沒有戰鬥的時候,他會去看看以前的「同事」,雖說是同事,但其實沒有多大的印象。
相對於暗房的布勞、相較於商店的店長,他與他們通通不同。
他們的手不用沾滿血腥,他們只需要一心一意的侍奉著聖女,為什麼他不能如此?

在他負傷的同時,他也為他的大小姐奪下勝利,但也只是如此。
那些碎片不是給他使用的。
所有的戰士都有歸途,都有過往的記憶,他們甚至有同伴能夠彼此扶持。
大小姐們心心念念的都是戰士們能回歸記憶,取得更強大的力量。
力量,他已經有了;記憶,卻似乎不曾存在過。

「你以為這麼做能得到什麼?」
遍地血腥,他曾握著的紙牌散落一地,在血泊中微微浮動,蓄著銀白色長髮的男人在他身旁停下。
「想看看……什麼是記憶……」
他微勾一笑,今日在同屬一隊的戰士拿到記憶而露出微笑後,他再也止不住心中那股衝動。

他也有血有肉,跟這些戰士沒兩樣,為何只有他們有生前的記憶。
他們不懂他的冀望,他們不解身為侍僧的他、擁有比他們更強的力量的他,到底想要什麼。
在他們看來,他是幾近完美的。然而他完美的只是空殼。

「不管幾次,你總是奢求著這個夢。」
男人淡然,對於他的念頭,男人一直都懂,但僅此於懂而已。
男人比誰都更瞭解這個世界,比任何人都懂聖女的盤算,但他不會插手,因為沒有必要。
不管是戰士還是眼前的人都一樣,他不想改變既定的命運,所有的事都是必然。

「……我只是……」
一隻大手捂住他的眼睛,那股黑暗十分熟悉,他想掙扎卻動彈不得,不僅僅是剛才經過打鬥被殺傷而乏力,更像是被人一點一滴偷走力氣。
在陷入完全的黑暗之前,他聽見男人無奈似的嘆了口氣。

「如果有神,你可以向神祈禱,但神不會回應你,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
這是任憑你卑躬屈膝,依舊無法改變事實。

(完)

***

不要問為什麼會出現這個.....
因為我聽歌又被打中了喔喔嗚喔喔喔喔媽媽誰來救我(痛哭)
店長我喜歡你但是不要常出現啊啊啊(捶心肝)

歡迎感想指教W

●新增阿羊畫的美圖喔喔喔喔
這一張讓我更愛梅倫(的臉)了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