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撒野


※練筆產物

※拜託不要問我這到底在寫什麼,自由心證好嗎(被打)


「又來了。」
推開門,銀髮男人連頭也未抬,他知道,這裡是屬於男人的領域,沒人可以在這裡撒野。
「大小姐叫我來買花。」將六百GEM放在櫃檯,他自動自發的走到花瓶前抽出一枝,不過下一秒,他的掌心被狠狠的打了一下,五指紅痕登時浮現。「幹麻打我?」
「誰准你隨便碰的。」男人完全不把隨意打人的錯當成錯--或者更貼切的說,男人總有種氣勢可以讓人把不屬於自己的錯通通往肚裡吞,於是不管是誰錯了,都不會是男人錯了。
那種唯我獨尊,真不知是聖女先天賜給對方的,還是後天養成的?


「你又沒動作。」忍不住辯駁,雖然這舉動十分的蠢。
「等待,是你該學會的事。」明明男人抽走花也沒做什麼事,只不過是經由對方的手交給他罷了。「拿去。」
「路德,你總是堅持著奇怪的地方。」怪不得沒什麼人想來商店,除非萬不得已。
「總比某人堅持在不該堅持的地方更好。」懶洋洋的回嘴,堵住他的回話。
「你那張嘴真的很不討喜。」哪天能毒啞店長的話,大概是眾人之幸。
「哼。」男人顯得嗤之以鼻。「那麼討人喜歡的梅倫,你得到什麼?」
「......大小姐的信任。」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大小姐最愛的是他的能力,其次是他的臉、他得體的應對,真有什麼是大小姐們真心接納的,他卻不知道了。


最後他擠出平日的笑容,頰邊的刺青往上攀升幾個角度。
「我說不過你。」縱使他平日再怎麼能言善道,在男人面前只有被壓著打的份。
「不想笑就別笑,用一張哭喪著臉笑著,看起來更像在哭。」
「哦,那這張哭喪的臉會得到店長的安慰嗎?」
「我說過,你可以在地上哭鬧著打滾。」指指紅地毯,男人甚至揚起一抹笑,看在他眼裡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沒心少肺。
「我該感謝你提供場地嗎?」
「不用。」擺擺手,男人走到另扇門前。


「路德。」
「嗯?」
「你說過,我可以在這裡做任何事,對吧?」大概是一時間不能理解為何他提出之前男人自己給予的承諾,男人站定位直直看著他,等待下一句話。「那麼,要是我將這裡的東西通通砸了呢?這個你也能容忍嗎?」
「第一,我想你沒這個膽子,除非你以後想去找布勞;」男人環臂,好整以暇的回答。「第二,你不是個會鬧脾氣的人,所以這問題毫無意義。」
「如果你是想測試我的底線,這個問題目前無解,但我可以容許你偶爾在這裡像隻小貓般撒野。」
「......」
「所以,小貓咪如果想打滾的話,請自便。」


他想,男人永遠也不知道自己說的那些話裡有什麼涵義。
也或許男人是曉得也不一定。
但,這大概是男人最溫柔的表現了。


(完)
***
胡言亂語。
有感想歡迎說說。
聽歌下的練筆產物。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