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8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玄日狩/炎月】有眼不識泰山


※不准說是泰水(?)
※我只是因為看了試閱三,一時有感而發,大家看看笑笑就好了哈
※阿月最棒了喔,不過因為太久沒寫了失真了就請多包涵
※此為短打接寫。


--「少爺啊!」小谷說:「那個白蓮月真的是男的啊?他的臉根本是個女人!我本來還以為他是日皇的情婦──」


「爹爹,那個叫小谷的好像看不起您,需不需要給他的教訓?」白蓮星沉著一張臉,對於手下傳回來的、膽敢鄙夷他爹爹的訊息感到非常不悅。
什麼日皇的情婦--咳呸!日向炎算什麼蔥什麼蒜,他不配!
相較於白蓮星的激動,白蓮月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慵懶,斜躺在貴妃椅上啜飲一壺好茶。
「星兒,你太閒的話就去把拍片的事情處理一下,別拿這種小事來煩我。」
白蓮月丟下話之後,也快手的把視頻給關了,徒留白蓮星一人對著黑漆漆的螢幕發呆。
嗚。
於是心不甘的他播了另一通電話。


「日向夜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說我爹爹是情婦!」
「白蓮星喔.....沒有啊,阿月哥是情夫不是情婦......」話筒裡傳來的聲音很納悶,不過四周好像有些吵雜聲,之後才慢慢靜下來。
「我爹爹才不是情夫!」直娘賊--誰是日向炎的情夫,日向炎不配,咳呸!
「不然要叫什麼?」原來那種關係不叫做情夫嗎?
「叫......不管叫什麼反正不能叫情夫!」一時間也想不出該叫什麼,遇到白蓮月的事,白蓮星就容易暴躁而且失去理智,這點從以前就沒變過。


「喔,叫男朋友?」
「嗯,這個可以接受。」這聽起來好多了。「那就這樣,喔對了,你那邊是不是有個叫小谷的人?」
「對啊,你要找小谷嗎?」不明白為什麼從白蓮月跳到小谷身上,但日向夜還是偏頭問了一句。「喏,小谷,白蓮星找你。」
「白蓮......紫月盟的主事者找我幹麻!?」話筒裡傳來一聲驚慌的叫聲,白蓮星哼了一聲。
「我沒打算浪費時間聽低下的人說話,你只要幫我轉告......再敢看不起我爹爹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少爺.......」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跟他嗆聲?「那個白蓮月......」
小谷拿著手機百思不得其解。
「喔對齁,我忘記跟你們說了。」一邊吃著大份量的食物,日向夜一臉平靜無波,彷彿他忘記的只是不小心沒把垃圾丟中垃圾桶的小事似的。「阿月哥是白蓮星的爸爸喔,他很喜歡阿月哥,所以不要在他面前講阿月哥的壞話,他會很生氣喔。」
--基本上特地打電話來只為了說這件事,已經不能只說是生氣了吧?


「然後也不要在阿月哥面前說他像女生,只有哥哥才能這麼說。」
「如果說他像女生的話咧?」變成母夜叉嗎?小谷等人非常好奇。
「嗯......阿月哥會殺了你喔。」偏頭想了想,日向夜回答。
「真、真假?」小谷額頭冒出一滴汗。
「真的,不要小看阿月哥喔,他很厲害的。」點點頭加強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他跟少爺比呢?」
「還是我贏吧,因為我不一樣啊。可是阿月哥沒有接受過任何改造喔,機械眼是因為右眼壞了才裝上去的,聽說爸爸有幫阿月哥裝什麼功能的,可是阿月哥不用那個。」
叨叨絮絮,日向夜繼續挖掘記憶中的事蹟來佐證自己的話。
「好幾年前有人要殺哥哥,那時候只有阿月哥在哥哥旁邊,最後我和爸爸趕到時,那些人都死了,哥哥跟阿月哥還在一旁的茶館喝茶。」
「......」
「所以不要去惹阿月哥,他會殺人的,而且讓白蓮星知道的話,那就更難解決了。」


大家都懂了。
惹上白蓮月就準備自己死一死吧,可是惹上白蓮月等於惹上白蓮星等於惹上紫月盟......
弄個不好,還會上報到日皇那邊,身為日皇的秘書,果然也不是好惹的貨啊。
「小谷,嘴巴記得放乾淨點、對人尊重點。」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對不起,是他有眼不識泰山。


***


--「少爺,這時候只要問一句話就夠了!」小谷把雙手搭在少爺的肩膀上,嚴肅的問:「那個白蓮月和日皇是住在同一間房嗎?」
--少爺毫不遲疑的回答:「不同間。」


「爹爹,據了解,那個叫小谷的人在探聽您的隱私,需不需要把人.....掉?」許久不見的白蓮星在螢幕後頭比了個割脖子的手勢。
「不用,那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用來煩我。」擺擺手,白蓮月打了個呵欠,隨即關掉通訊準備上床睡覺。
日向夜說得沒錯,他是跟阿炎住不同間。
那個叫什麼谷的問得也沒錯,只是不夠精確。


伸懶腰推開另一扇門,裡頭同樣也是另一張大床,還有另一個在辦公的人。
「阿炎你不睡嗎?」
「等一下。」
聳聳肩,白蓮月掀開棉被一角窩了進去,側躺著等待。
直到眼皮都快闔上了日向炎才關掉燈光,窩進大床。


「你在笑什麼?」日向炎偏頭詢問。
「沒,想到一個笑話罷了。」


--他的確跟日向炎住不同間,不過他們睡在同一張床。


***

 

看到試閱3整個激起我的萌點(?)

小谷的問話真是太GJ了!
終於讓阿月正名(誤)了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現在腦中閃過的是「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囧
(我覺得那兩句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是我一時想不起來)

嗯啊,這就是我腦補的狀況,謝謝大家觀賞W
歡迎跟我一起HSHSHS XD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筱月
  • 同樣也是看完試閱三之後腦補爆走的人
    終於等到阿月出場了嗚嗚嗚
  • 試閱整個就是讓人爆走啊啊
    讓我都忍不住...(RY
    阿月終於回來了TWT

    襲音 於 2012/04/18 19:23 回覆

  • 悄悄話
  • 藍離
  • 這是...?在平撫黑白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