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04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冀的嘴大概是被養刁了,現在餐餐都由琛負責。

但對於琛而言,做飯給一人吃跟給兩人吃是一樣的,沒有差別。

不過有一件事他還蠻在乎的,其實他一直期待著輪休的日子,雖然是護衛,可還是有屬於自己的假期,只是少得可憐。

在調職之前他的假早用光了,可是流平前幾日傳來一些新店的訊息,讓他了真想要外出一趟,解解饞。

雖然這麼想,但琛人正坐在冀的床位附近,仔細保養他的刀,這把刀其實是雙刀,一把薄如蟬翼、約莫手腕到手肘長,另一把鍛造的較堅硬,大約跟他手臂一樣長,雙刀插在同一個劍鞘之中,不仔細看還以為只有一把。

這刀是他自己造出來的,在第四層打混時,他進入的是所謂的冶煉場,專門學習鍛造刀劍,圖的就是造出一把認主的刀。

晨際星上的原石都有原靈,運用原石鍛造刀劍,製成後便能跟其進行認主儀式,發揮刀劍最大的效能。

漆黑刀面有著幾道水藍紋路,交錯著一些幾何圖案,出鞘時像揮出一抹流光,令人觀之驚嘆。

腕間的手錶傳來滴一聲,幾天下來,琛發現自己最主要的工作是替冀擋掉一些不想見的人,比如某某高官來詢問事情……原因都在於冀的預言百分百的準,每年都負責預言晨際星可能會發生的事。

只是這能力似乎對冀的身體及精神很傷,昨天才剛見過一個來詢問事情的某某高官,今日就看冀整個人臉色蒼白的躺臥於床,像被抽乾所有的木乃伊,行動都需要他攙扶。

琛快步離開寢室,不是急著去會客,而是不想腕間嗶嗶叫的刺耳聲音吵著冀。

踏著輕快的腳步,白色長髮在暗色的軍裝上晃動,成為全身的視覺焦點。

來到門外的迷你會客室,經過盤查,一位高官坐在上頭,十指絞著衣服下擺,臉上有些著急,而士兵仍舊目不斜視的站在門口守衛。

「請問有什麼事嗎?」琛挪了挪永遠戴不正的軍帽,中性美的臉龐劃開笑容,一身暗色的軍裝穿得直挺,左臂上頭的紅色徽章顯示他目前屬於一級護衛人員,直屬於頂頭上司──冀。

除了冀的命令之外,能讓他聽命的只有第二層級的最高統治者,晨際總統而已。

「冀呢?現在可以見我了?」高官冷冷睨了琛一眼,對他而言,琛就只是一隻看門狗──負責看住寶貴的原生居民。

「您來得恐怕不是時候,冀大人正在休息。」感覺得出對方對冀的不屑,琛當然不可能就像平常對冀說話那般的隨性,頂頭上司若被人瞧扁,那麼連帶的底下的人也難做事。

「休息?平日已經休息夠了吧!算了,我自己進去找他。」高官顯得不耐,於是起身打算直闖冀的宮殿,琛不動聲色的跟在後頭。

要立威,就是得一次出手就能喝止對方!

在高官的手即將碰上門把前,流光閃過,一把刀就架在把手上頭,劃出一道血痕,只差幾釐便會削斷對方的手。

不知何時,琛配戴在腰際的刀已然出鞘,那麼近的距離都能感受到刀鋒的冰冷。

士兵大驚,想上前卻被琛那凌厲的一眼,瞪住了腳步;至於高官的隨扈慢了整整一拍,琛若有心,高官的頭早掉在地上。

高官嚇一跳,連忙倒退三步,抬頭看著笑意深染的琛,寶石紅的眸子轉變成一種更深沉的血色。

「冀大人在休息,請不要打擾他。」琛眨了眨眼,血味讓他回想起以前賺外快時曾到競技場與人廝殺,純粹的肉身對戰。

不過他目前是貼身護衛,可得按捺下這種衝動。

「你算什麼東西!竟敢阻撓我,甚至碰我一根汗毛!」高官憤怒,不能接受只不過是隻低賤的狗竟然如此猖獗。

「我是冀大人的貼身護衛。」琛笑意深深,重複著同一句話。「專門替大人『請走』一些不識相的人。」


(續)

***

琛看起來規矩多了啊(感動)

今日七夕,祝大家情人節快樂WW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