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17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我還蠻重的,的確跟隻豬差不多,難為你了。」走到飯廳,琛毫不客氣的大口吃著稀飯,微涼的稀飯十分順口,沒兩下便吃得見底。

琛還在碗底撈到一枚稀有的伽羅星葉,這種葉子對於恢復體力與精神十分有效,再怎樣都還是珍貴的原居民,該有的資源並不會缺少。

只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用到就是了。

飯桌上呈現詭譎的安靜,琛發現冀的視線一直黏在自己身上,忖度著什麼。

「冀,看著我並不會增值的。」琛閒適的撐著腮,笑覷著冀。

只是沒等到意料中的嗔罵,讓他有些意外,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此時耳鈴響起,兩人同時皺眉,這時候會是誰?

琛接通電話,難得的流露出一絲詫異,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也讓冀留上心。

「流平?他是誰?」讀取到這個新名字,他原先還以為是羅爭要過來。

「一個粗神經的笨蛋。」掛斷電話,沒想到流平聽到他受傷的消息,竟會爭取要過來探病,琛的心中悄悄流過一絲暖。「如果他說了或想到什麼不雅的話,你就直接當成笑話聽聽就算了,那傢伙沒大腦的。」

「你跟他很要好啊,還特地來探病。」識不清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多麼酸溜溜,冀起身離開。

「吃醋了啊……」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琛挑眉,淺淺一笑。

回到自己房間換上軍服,拎著自己的雙刀來到外頭的小型會客室,流平已經掛上臨時訪客証,藍色短髮似乎又剃得更短了些。

流平驀地站起來,嘖嘖嘖的左看右看,突然出手朝他的肩膀打了一掌。

「看起來活得很好,沒被你的上司榨乾嘛──噗喔!」大咧咧笑著的流平下一秒就笑不出來,因為琛狠狠在他肚子回敬一拳。「要死了……有必要這樣揍我嗎!」

「我只是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痛罷了。」琛像摸小狗般的拍拍流平的頭,唇角劃開的笑充滿惡意。

「操!」流平罵了句髒話,剛要回嘴的他卻看見琛的右肩慢慢染紅軍服,驚得倒退一步,「等等我不知道你的肩膀也受傷啊!不知者無罪!」

「你怎麼會是不知者呢?你不正是因為接獲我受傷的消息才來的嗎?」知道縫線裂開,琛剮了流平一眼,粗魯的笨蛋。「你知道的,我一向錙銖必較。」

「等等,知道你受傷我才來是沒錯,但是我找你還有另外的原因──」流平冷汗涔涔,早知道就不要自告奮勇的來看琛了!

「親愛的流平,你不知道越描越黑嗎?」琛劃開嘴角,拉出一抹冷笑,讓流平瞬間抖了一下。

「呃……好、好啦,等你傷好我請你吃甜點賠罪啦!」嗚嗚,他的薪水要噴了啊!

「好乖,那就這麼敲定了。」敲詐成功,琛心情大好。「糖果交出來。」

「……你的食物除了糖果就沒有其他的嗎?」念歸念,流平還是把特地帶來的糖果交給琛,見對方喜滋滋的吃糖,不禁覺得剛才自己為什麼要屈服於惡勢力底下?

早知道他就拿這袋糖果威脅對方啊!

琛含著糖,見流平一臉錯失先機的挫敗,輕笑幾聲。


(續)

***

讓我們為可憐的流平掬一把眼淚XD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