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凡夫俗子》19

※王爺出場(心)

 

幾日,墨常胸口越來越悶痛、渾身無力,從骨子裡發出來的痛無處可避,他又不想告訴別人,死撐著的他沒多久便開始低燒,昏睡幾回,只覺得這房間越來越冷。

他最厭惡冬天,尤其是下雪的日子,總會使他想起當年的事,大宅、寺廟、旅館……然後有人在磚牆旁握住他的手,那雙暖暖的手溫暖了他的冰冷。

「蒼離……」胡亂的抓著床單,墨常的手止不住的冰冷,人還沉在夢裡,忽地有人握住他的手,覺得心安了。

於是又沉沉睡去。

下朝的顏青握著墨常的手,坐在床沿正聽著老大夫的叨叨唸唸。

「這位公子的身子骨實在不好,可得多養著,否則冬天難過啊。」老大夫搖頭。

「那有勞大夫您開些溫補的方子,回頭我便讓人抓藥。」顏青面上笑容以對,心下卻忖度著,他記得以前墨常的身體不錯,畢竟是靠著金銀養出來的,但他替對方淨身時,的確看到一些舊傷疤,烙刻似的在身軀上消退不去。

興許得跟太醫要些去疤的藥。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莫常……」

顏青幫忙掖好被角,這陣子跟鄰國西漠局勢緊張,自從西漠君主死亡之後,皇子爭鬥不斷,當然也有皇子想藉東和的兵力,種種狀況讓朝廷不得不繃緊神經。

對於是否支持西漠皇室中哪一位皇子,皇上漏夜與朝廷的文官武將商量,各種意見齊出,目前仍未有確切的定論。

就顏青看來,靜觀其變,才是上上策。

也由於這件事,讓他沒時間去探查當年在他離開後,墨常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外頭傳來一陣騷動,顏青皺起眉頭,是怎麼一回事?

才剛想著,大總管便叩門而入,端正的老臉上頭沁著汗,面上十分為難。

「怎麼了?」

「啟稟爺,那個……蒼王爺來了。」抹去額頭冷汗,他們這些下人實在擋不住對方,能拖得了一時,可拖不了一世。

更何況床舖躺著的,可是蒼王爺「客人」哪!

「讓他進來,別攔他。」攔了要是扣了個罪名,他可吃不消。

大總管還沒到外頭吩咐,門扉便往內敞開來,兩個護衛開道似的押著門板,只見一個雍容華貴的男人穩健的走進來。

七皇子東和蒼離,俊朗的臉上噙著一抹溫文的微笑,溫文儒雅的氣息讓他像個書院裡走出的公子,彎月似的眉眼盯顏青,笑意盈盈。

「可真讓顏尚書費心了。」解下狐皮大衣,精壯的身材包裹在衣服之下,雖然貴為王爺,但可不是閒散宗室,前幾年才剛從邊關回來。

「王爺言重了。」顏青勾起笑,人卻不動,蒼離也不在意,幾步便來到床邊。「王爺今日來訪,有何貴事?」

「沒什麼,只是來帶迷途的孩子回家。」蒼離彎腰,見顏青握著墨常的手,笑了笑把人擠開,直接坐在床沿。

在顏青的瞪視下,蒼離大剌剌的摸上墨常的臉,幾日沒見,人又瘦了,之前硬塞的那些食物不知道到跑哪兒去了。

見墨常睡得並不安穩,冷汗涔涔,蒼離笑著伸手拍拍他的臉,將人喚醒,完全視顏青握著的手於無物。

渾渾噩噩中感覺到有雙溫暖的手,迷迷糊糊的睜眼,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一雙笑意盈盈的眼,嘴角噙著的笑,異常熟悉。


(續)

***

噹噹噹~王爺出場YOOOOOOOOOOOO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瑞莉亞
  • 一出場就不得了啊這氣場
    不愧是王爺
  • 王爺嘛你看看,
    還有人開道呢W
    硬把之前出現的小爺都壓下去了(ㄎ

    襲音 於 2012/10/02 21: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